平特心水报图
新網絡營銷基礎與實踐

你的位置:首頁 >網絡營銷 >陸豐白字戲

陸豐白字戲

白字戲是流行于廣東省汕尾市(海陸豐)地區的漢族戲曲劇種之一。白字戲歷史悠久,元末明初(或更早些時候)從閩南流入粵東,到了海陸豐,與當地方言、民間藝術結合,遂逐漸形成了具有濃厚地方特色的海陸豐白字戲。音樂唱腔基本為曲牌聯套體,輔以民歌小調。因唱曲多用“啊咿噯”襯詞拉腔,故俗又叫“啊咿噯”。后來吸納竹馬、錢鼓、漁歌音樂等漢族民間藝術,逐步形成自己的風格特點。汕尾市三稀有劇種之一。白字戲曲劇種。正字戲傳入閩南、粵東后,與當地的潮調、泉調及漢族民間藝術相結合,并用方言演唱而逐漸形成。當地稱中州官話為“正字”,稱本地方言為“白字”,故名白字戲。白字戲原有老白字(閩 南地方戲)、潮州白字(今稱潮劇)和南下白字沒有“啊咿噯”襯詞拉腔,跟(海陸豐白字戲)有所差別。白字戲流行于廣東海豐、陸豐兩縣及惠東、惠來、紫金等縣的部分地區。早年白字戲如與正字戲同地演出,正字戲必居正棚,白字戲居偏棚;如同臺演出,則正字戲在前半夜,白字戲在后半夜,稱為“半夜反”;民間并有“正字母生白字仔”的諺語。它與梨園戲在劇目、唱腔、語言上頗多相似之處,特別是潮劇,兩者方言不同,唱法不同,從音樂上都有所不同,海陸豐白字戲是用當地的福佬方言(學佬方言演唱),海陸豐地區方言只是跟潮汕方言都是來自閩南系。

2006年5月20日,白字戲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白字戲有一套自己獨特的拉腔調式,叫"噯咿噯"。這種"噯咿噯"調,是在拉腔和尾腔的地方,不唱字而只唱一種有聲無字的"噯咿噯"的腔調。這種腔調和海陸豐宗教音樂--"師公歌"以及漁歌、歌有密切的關系。它們也有"噯咿噯"。宗教音樂以及漁歌、民歌等漢族民間聲腔音樂,比之戲曲音樂,淵源更為古老。白字戲流入海豐,舍去其南音本有的"咿咿呀呀"、"哩",而把這種"噯咿噯"吸收溶入,就成為本劇種獨特的拉調,"噯咿噯"也即"哩"。 白字戲的傳統劇目,文戲方面,共有兩百多個,其中有些源于明清傳奇,但大多數是家庭社會戲劇。全連戲較多,錦出戲較少。按源流和聲腔的特點,可分為大鑼戲、小鑼戲、民歌戲、反線戲、科白戲等五種:

大鑼戲主要劇目有:《白鶴寺》、《珍珠記》、《同窗記》(又名《英臺連》)、《西廂記》、《書琴緣》、《三元記》(又名《教子連》)、《珍珠衫》、《血掌記》、《蘆花記》、《白蛇傳》等。

小鑼戲有《荔枝記》、《杜十娘》、《金花記》、《王邦進》、《蘇六娘》、《周奇蘇英》等。

民歌戲有《桃花搭渡》、《鬧花燈》、《事久問路》、《補缸》、《打磨》、《騎驢探親》、《唐二別妻》、《劉二妹割草》等。

反線戲有《李唔直》、《剪月容》、《挽面記》、《金殿配》(又名《審馮旭》)、《南洋案》(又名《雙鳳奪妻》)、《老少配》、《柴房會》、《張古董借妻》、《審猿猴》、《水雞記》、《金山案》等。

科白戲有《天門陣》、《雙白燕》、《綠牡丹》、《殺四門》、《三齊王》、《女搜宮》等。

白字戲的主要劇目稱之為"八大連":英臺連(《同窗記》)、陳三連(《荔鏡記》)、高文舉連(《珍珠記》)、秦雪梅連(《三元記》)、蔣興哥連(《珍珠衫》)、王雙福連(《臨江樓》)、袁文正連(《還魂》)、崔鳴鳳連。 《英臺連》又稱《紅羅記》,寫梁山伯、祝英臺故事,全本包括"埋羅別家"、"松蔭結拜"、"書館共讀"、"踏青擲鳥"、"河梁分袂"、"賞花望樓"、"山伯訪友"、"梁媽求婚"、"鸚哥帶書"、"山伯殉情"、"英臺祭墳"、"閻王審案"、"還魂成親"等二十多出。這個戲源于明代《同窗記》,又糅合了若干民間傳說而成,頗有特色。

語言特點: 白字戲采用地方語言,并不是把正音劇本的官話改用方言唱、念,而是把海陸豐人民的生活語言藝術化。它包括語法修辭、俗語、俚語、諺語、歇后語、口頭語、諧音語、雙關語、謎語的選擇利用,為劇目增添了濃厚的生活氣息和鄉土情趣。

曲體特點: 白字戲采用聯曲體的結構,接近宋元的“套曲”和“小令”。一段曲由幾個曲牌組成,孰先孰后,都有一定的次序。特別哪個開頭,哪個結尾,有一定格局。某曲調的基本情緒、句板、字數、標點、節奏、用韻,都有一定的規定。曲牌的強弱快慢、抑揚頓挫,安排曲詞的起承轉合,比、興、賦,近似填詞的規律,但比較自由。

滾唱特點:清王正祥《新定十二律京腔譜凡例》說:“在某句曲文之下,加滾已畢;然后接下句曲文者,謂之加滾。”試舉《珍珠記》為例,日本內閣文庫藏的明萬歷四十四年(1616年)刻的《鼎刻時興滾調歌會玉谷調簧》中的《書館逢夫》影印本,與白字戲的《掃窗會》對比,可以看到這種“滾”的發展。

民歌特點:民歌實為兩種,一種是小調,一種是本地民歌。小調是由正字戲傳入的,是早已戲曲化了的民歌。本地民歌則是后期從群眾生活中吸收過來的。如《荔枝記》中《睇燈斗歌》,無疑是源于漁歌的:阮今唱歌乞你聽,待恁坐聽企也聽。

程式特點: 白字戲表演程式比較豐富。戲劇“場口”的設計,“科介”的安排,“生離死別”、“悲歡離合”,都有一定的程式可依。“走報”、“聞兇”、“激面”、“想計”、“分門”、“合水”、“拷打”、“奔逃”、“追殺”等也都有程式。

白字戲和潮劇原都稱白字戲。白字戲稱"海陸豐白字",又稱"南下白字";潮劇稱"潮州白字",又稱"頂頭白字"。海、陸豐和潮汕,同屬閩南方言語系的兩個方言區。海、陸豐的白字戲,用海、陸豐方言規范;潮汕的白字戲,用潮州方言規范。它們是同一語系的孿生姐妹。兩個劇種的劇目體系、音樂聲腔體系、表演體系、舞臺美術體系,也都基本相同。不同的地方,主要在于后來的發展和規范的方言不同。白字戲的藝人,尊奉田元帥為戲神,與福建南部的梨園戲、老白字戲,以及"正音戲"、"潮音戲"等相同,它們是同源異流的劇種。 白字戲淵源于南戲的泉調、潮調。現在保留下來的最古老的泉調、潮調劇本,有明嘉靖丙寅年(1566年)的重刊本《荔鏡記》,以及稍后的《摘錦潮調金花女》、《蘇六娘》等。

網絡營銷詞典內容均由網友提供,僅供參考。

平特心水报图 腾讯分分彩全自动挂机赚钱 网上购彩票合法网站 双色拖胆计算器 彩票为什么不能网购 竞彩投注单打印系统 北京pk10六码计划 黑龙江时时开奖投注 怎么跟计划软件盈利 3d直选包号价目表 北京塞车计划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