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新網絡營銷基礎與實踐

你的位置:首頁 >網絡營銷 >不屑弟

不屑弟

不屑弟是黃藝博的同學。在東方衛視播出的一段關于黃藝博新聞的視頻上,坐在黃藝博側后的同學做出撇嘴不屑的表情看著他,這名同學立即在網絡走紅,并被稱為“不屑弟”。

不屑弟是黃藝博的同學。在東方衛視播出的一段關于黃藝博新聞的視頻上,坐在黃藝博側后的同學做出撇嘴不屑的表情看著他,這名同學立即在網絡走紅,并被稱為“不屑弟”。

這幾天,“五道杠少年”黃藝博在網上紅透了,其成人化的表情和行為,引發網友熱議,其父母也被各方批評的聲音推到風口浪尖上。微博上昨日又突然出現新情況,焦點在三張關于黃藝博戴著五道杠和紅領巾在教室上課的圖片上,身后的男同學斜視著黃藝博,并沖鏡頭做出連續撇嘴的不屑表情。這張照片被博友們瘋狂轉發,“亮了,不屑弟亮了!”“這才是超強的表情帝、藐視帝、白眼帝……”

從畫面上看,這應該是東方衛視的節目。成都晚報記者在網上找到了這段由東方衛視于3日播出的“爭議黃藝博”的采訪,而這三張圖片正是截自節目結尾處的幾秒鐘。而網友們還發現,整個教室里僅黃藝博一人戴著紅領巾和“五道杠”,且紅領巾大得離譜,明顯是“成人版”。而所有同學的椅子都是木靠背,黃藝博鄰座的同學卻似乎坐了一把辦公椅。這些“亮點”再次引發網友對“五道杠”擺拍炒作的質疑。[1]

短短幾個小時,“不屑弟”迅速走紅,風頭蓋過“五道杠”。“紅領巾”“總隊長”等詞匯也再次進入新浪微博最熱門話題前五名。網友們在轉發調侃之余,也將“不屑弟”封為“最真實少年”:“他的表情太經典了,這才是孩子時代的表情,天真而真實。”

網友“忍者泡泡兵”說:“我如果坐在那個位置,我也會成為藐視帝的!” 網友“小黑Wayne”則說:“赤裸裸的羨慕嫉妒恨啊,人間百態在一幫小學生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調侃的則稱:“可能是被迫當了群眾演員吧?不爽得很。”很多網友都表示對“不屑弟”十分欣賞:“比起五道杠男孩,我更加欣賞做背景的男孩,看他表情,將來必有一番作為!”“微笑我不是小貝”則說:“從做鬼臉的孩子臉上看到了天真!”

江蘇衛視主持人孟非也在其微博上轉發了這張圖片,直接稱其“真實”。作家寧財神則給“不屑弟”配上了簡潔的臺詞:“哼!”新周刊主編封新城則夸獎:“真好。”

隨著“不屑弟”的走紅,“五道杠少年”事件也開始轉向,從開始幾天對其父母教育方式的質疑,轉向調侃加惡搞的網絡狂歡。

首先是“不屑弟”畫面被PS,兩個小朋友被換上各種發型,并配上字幕:“用我一生,換你的五道杠行不行?”(改自《盜墓筆記》用我一生,換你十年天真無邪)

而一首用兒歌《讀書郎》曲譜重新作詞的惡搞歌曲《五道杠少年之歌》也在網上熱傳:“小呀嘛小兒郎,肩上掛著五道杠……”

商機也出現了,淘寶網一些店主則開始賣“五道杠”袖章:“接受訂制,黃隊長1:1標準版,完美還原兒時三道杠的手感……”價格從1元-10元不等,最高標價是888元一件。還有網店廣告稱:“神器!!!見過五道杠么?霸氣外露,晃瞎你的雙眼!記住,不是所有的隊長都能成為五道杠!”一家網店則干脆改名為“五道杠購物街”,專售各種帶紅杠的商品,T恤衫、運動鞋、襪子、領帶,甚至沙發套……

網絡時代人人都是評論家

其實,在“五道杠”和“不屑弟”之外,還有另一種聲音,認為網民們把這一事件變成惡搞,忽略了評論家們所指“黃藝博父母教育急功近利的警示意義”。表面上看,的確如此,昨天的網絡上幾乎全是狂歡者,很少看到對黃的父母直接的指責。黃藝博的微博也不再更新,博客上文章則全部被刪除。

事實上,自微博火起來之后,幾乎每個具有爭議的事件,最后都會演化成一場網絡狂歡。那些評論家、專家的聲音毫無例外地淹沒其中。因此有人稱網民都是一群烏合之眾。但恰恰相反,那些惡搞的段子、圖片和視頻,毫不掩飾地表達了人們的意見和觀點。網絡時代,人人都是評論家,只是方式不同。[2]

誰說“不屑弟”在表達“不屑”?

“每個五道杠少年的背后,總有一雙翻著的白眼兒”,“五道杠少年”事件轉向新一輪網絡狂歡……

這位“不屑弟”,按照時下網絡的規則,理所當然地被稱為“超強的表情帝、藐視帝、白眼帝……”,一言以蔽之,就是對“五道杠”的“不屑”。

然而,“不屑”,真是這位“不屑弟”所要表達的嗎?確實,“不屑弟”做出一副與“五道杠少年”截然不同的鬼臉,但這就是表達對“五道杠”的不屑嗎?誰都知道,對著鏡頭,雖然也有孩子如“五道杠少年”那樣老成持重,但更多的孩子則更會做出種種夸張的表情,其中就包括鬼臉,這幾乎是一種天性。

顯然,在把“不屑弟”稱為“不屑弟”,并認定是在表達“不屑”之前,誰也不在意是否“有圖沒真相”,就按照自己的想當然,把成人社會的規則,套用到了孩子的世界之中。

孩子的世界是天真的、單純的,然而,大人們總是在把自己的規則,強加給孩子,比如,是大人設計出了所謂的“五道杠”,然后,又由大人來對“五道杠”口誅筆伐,群起而攻之,似乎這都是孩子的錯,其實,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大人自己。

從“五道杠少年”到“不屑弟”,大人們顯然陷于自己制造的悖論之中。人們反感“五道杠少年”成人化的表情和行為,卻又理所當然地把“成人化的表情和行為”,強加于一個孩子頭上。 “每個五道杠少年的背后,總有一雙翻著的白眼兒”,如果孩子的世界真這么可怕,那么更可怕的是大人自己。沒有大人的“五道杠”和“不屑”,又怎么會有孩子的“五道杠”和“不屑”。顯然,救救孩子,還是得先救救大人。[3]

網絡營銷詞典內容均由網友提供,僅供參考。

平特心水报图 天天棋牌安卓官网 快三计划软件ios版 北京pk10稳赚心得技巧 11选5预测杀号专家 pk10计划准的计划 北京pk10 6码2期计划 澳洲幸运10的高手精准计划 pk1091计划网时时彩 排列三和值最准法 中国象棋十大高手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