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新網絡營銷基礎與實踐

你的位置:首頁 >網絡營銷 >有錢任性 沒錢也矯情

有錢任性 沒錢也矯情

有錢,就是這么任性!在《北京晨報》摘編的中,這句話最“亮”。“有錢人”誰?是在寧波打工的41歲的江西人老劉。何以“任性”?因為他在明知被騙的情況下仍堅持向騙子匯出54萬元巨款。

第一篇:

“神一樣的存在”,指的大概就是老劉這樣的人吧。《錢江晚報》報道顯示,今年4月,老劉在網上花了1760元買了一款男性保健品。不久之后,他接到一個陌生號碼的電話,對方稱老劉必須再買其他配藥,才會有療效。老劉信以為真,匯去了5500元。接下來,他就陷入了無休止的接電話中。在4個月的時間,他基本上就是在馬不停蹄跑銀行,給對方匯錢。而對于騙子來說,“老劉的存在,簡直超越了他們的想象。”到他們騙了老劉差不多30萬元的時候,所有的騙局理由已經用完了。他們不舍得放過這條“肥羊”,就找了個前一批人是騙子的理由,又把騙局再演了一遍。結果,老劉還是乖乖上當了。

第二篇:

更為離奇的是老劉的態度。老劉說,在他被騙了7萬元的時候,自己已經發現被騙了。那時候,他心想,才這么點錢,公安應該不會管的,干脆就賭一把,繼續讓騙子騙,把數額弄大一點:“當時一方面我是想穩住騙子,找機會報警。另一方面,騙子也說會退錢,我想或許真能把錢拿回來。”就這樣,老劉繼續選擇拖著,“我就是想看看,他們究竟能騙我多少錢!”結果這一騙就騙了54.4萬多元。

第三篇:

從來說是“看熱鬧的不嫌事大”,這回倒是受騙的只嫌被騙得少。正是老劉的這句“才這么點錢,公安應該不會管的”,讓評論家們感慨不已。打著這樣“把事情鬧大更能讓公安關注”主意的老劉到底是聰明還是傻?或者說,有多少人處于老劉這一境地的時候,會自覺不自覺產生這樣的想法?在《北京晨報》上,溫國鵬的回答是,“看騙子能騙走多少錢”與其說是一個“人傻錢多”的故事,不如說展現出了公民對公權力懶作為的焦慮。

第四篇:

誰愿意“為了一只雞,舍棄一頭牛”?是現實將人逼到了墻角,才不得不選擇做“沉默的羔羊”。晴川在紅網上感慨道,雖然“有事找警察”已讓我們耳朵生繭,但警察真的“很忙”,尤其是一些不入眼的小案件,即便立了案,也很可能爛尾,無疾而終。來自公安部的數據顯示,近三年全國通訊類詐騙案頻發,并且年均增長70%以上。然而,可悲的是,破案率和贓款追回率均不足5%。作者表示,將小案拖成大案,并最終完勝,堪稱一出輕喜劇,而老劉就是總導演。他的春秋筆法里,有酸楚有態度,看似愚蠢其實大有智慧。

第五篇:

就像是提供一種及時有力的佐證,在《瀟湘晨報》上,盛翔不禁想起一些過往的案例。兩年前,日本騎車環球旅行者河源啟一郎在武漢弄丟了自行車,武漢警方經過3天偵查,將被盜自行車“完璧歸趙”。連《人民日報》都發表評論稱,這位國際人士享受了一把VIP待遇,但顯然不是所有普通市民和游客都有此殊遇。公眾對于警方盡職盡責查“小案”的信任感,為何如此之低,同樣應該引起相關部門的重視。

第六篇:

在明知被騙仍向騙子匯出巨款事件中,我們不太確定的一個話題方向是,當地警方是否真像老劉所揣測的那樣,對受騙7萬的案值不予立案,或不予重視?但是不能不看到的是,小額詐騙不予立案則是長久以來的一個事實。早在2009年8月20日,新華時評就曾發表文章對此進行追問,“小額詐騙為何不能立案?”作者寫道,記者上網一查,發現有不少人都有類似遭遇,“我被詐騙了為什么不能立案”“典型的詐騙,為什么立案就那么難”類的帖子很多,可見小額詐騙維權難不是個別現象。同樣在2011年2月,紅網也曾發表朱永杰的評論文章疾呼,“該對"小額詐騙不立案"動手術了”。

第七篇:

不能不看到的是,老劉“錢被騙得太少,警察就不重視”的心態,不僅有其現實基礎,而且還會引發很多詐騙案件被害人的共鳴,成為民生痛點。在《新京報》上,徐明軒關注到了這樣一種司法現實:不少基層公安熱衷于辦“大案要案”,對于小案的熱情并不高。所以即使是盜竊、詐騙案的數額達到三五千元的立案標準,很多時候也得不到全力偵破。甚至有的時候,被害人已掌握了小偷盜竊的清晰監控視頻;詐騙電話是一門固定電話;被盜的蘋果手機有清晰的定位,但個別公安機關仍是消極辦案。我們經常看到這種讓人“心塞”的經歷。

第八篇:

在小額詐騙不被立案的背后,公安機關自然也有一些苦衷,比如電信、網絡詐騙,往往是跨地域作案,甚至有的涉及境外,偵破難度大,辦案費用高,需要協調的層級高,難免對一些案值不高的案件進行取舍。徐明軒對此指出,“怨不在大,可畏惟人”。絕大多數人一生都遇不上什么“大案要案”,需要公安機關提供公權救濟的,往往也只是些“小案子”。這些案子也是公民感受這個國家司法公正的窗口,各級警方都不能忽略。相反,警方應該積極整合內部的辦案力量,及時登記、串并詐騙案件信息,打出鐵拳,堅決不能讓“錢被騙得太少,警察就不重視”成為一種社會默認。

第九篇:

看來,有錢也不能任性。這個“任性”,已不僅僅是指類似老劉這些“受騙的只嫌被騙得少”的公民,同樣也是指那些應當為公民提供必要公權救濟的相關部門。在我看來,該立案而不予立案,該重視而不予重視,正是一種公權的任性,更是一種行政的不作為。

網絡營銷詞典內容均由網友提供,僅供參考。

平特心水报图 慈善网六肖 足球2串1稳赚技巧月入十万 吉林时时票开奖号码官网 后一稳赚技巧每天稳赚 超级大乐透基本走势图 太子中心网址 6码倍投6期方 江苏快3稳赚公式世界杯 福老时时第 山东十一运夺金几点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