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我們都患了一種病:間歇性努力癥

我們都患了一種病:間歇性努力癥

  我們都患了一種病:間歇性努力癥

  文/kris

  你是不是一段時間努力地快被自己感動,一段時間又墮落地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我們都患上了這種病——間歇性努力癥。

  01

  這一年,大林三十三了。

  北京的霧霾吸了一整年,孩子的咳嗽也斷斷續續半年多。看著桌上的一堆報銷單,點著那只早已有點遲鈍的鼠標,聽著隔壁桌王姐在聊他孩子又去哪個國家參加鋼琴演出了,伴隨著其他同事略有艷羨的稱贊,他開始懷疑:

  當初來到北京是不是一個錯誤?

  那時正是初冬,大林孤身一人,連秋褲都沒穿就從深圳熱氣騰騰地殺到北京,意氣奮發地沖進了金融街的那幢大樓。身后,則是老婆打包的十幾箱行李家當,還有恨不得一塊打包寄快遞的兩個兒子。

  02

  當初,因為老板的一句話,他馬首是瞻,毫不猶豫地下了決定:“離開已經生活了10年的深圳,帶著老婆和兩個兒子遷居北京。”

  周圍人都說他瘋了,老婆也一直在他耳邊念叨著要不要再考慮一下。但大林毅然決然,因為老板說:“到了北京,有我的就有你的!”

  老板確實努力地幫著大林上下打點,眼看著提職的事兒就要落定了,結果在一個周三的午后,老板被悄無聲息地帶走了。調任北京三個月,卻因為碰上股災救市的事惹了一身騷。

  于是,大林又一次陷入了徹底的低谷。

  茶不思飯不想,老板以前許諾的升職也打了水漂,他再一次從打雞血的狀態陷入了熟悉的模式:墮落。

  這種感覺對于大林來說,太熟悉不過了。在他印象中,從上高中開始,這種雞血與墮落的交替變換構成了他生活常態。

  一段時間努力地快被自己感動,一段時間又墮落地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典型的:間歇性努力癥。

  03

  因為老師的一句表揚,發誓一定要沖進學校前三名;結果模考判卷老師給他的跑題作文打了零分,他鼓起來的熱情一下子又被扎破了;渾渾噩噩了一星期。

  偶爾看到了同桌手里的讀者,瞄了一篇文章《現在不夠努力,以后夠你流淚》,雞血又來了,老子可不愿意以后抱頭痛哭,于是又向著目標開始沖沖沖。

  大林運氣夠好,高考發揮有些失常分數剛到一本線,陰差陽錯報了一所全國前十的985,因為那年是小年,人都沒招滿,一本線就是錄取線,他竟然被神奇的錄取了。

  大林向師哥師姐們打聽著大學的奇聞逸事,幻想著自己的美好大學生活。還沒進校園,他就給自己定了大學四年的目標:拿一次國家獎學金,發一篇頂級論文,談一場不散場的戀愛。

  畢業時,除了依然緊握著女朋友的手,其他的目標一個都沒實現。

  在走出校園的那一刻,他覺得世界是公平的。都說一份耕耘一份收獲,他四年里付出最多的就是這份感情,而最后的結果也如他所意,王子和公主一起畢業從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04

  女人在戀愛時的智商為零,大林覺得,應該把男人也加上。

  因為這四年的大學時光,他每次考試都覺得自己是個弱智。跌跌撞撞補考了好幾次,總算是有驚無險的畢業了。

  四年之中,除了愛情的甜蜜之外,他感受最深的便是那種間歇性的努力和墮落。

  前一天聽了俞敏洪的演講,發誓要把丟掉的英語甩起來,堅持聽了三天單詞,發現記住的還是沒幾個,看著那本大一就買了的四六級單詞,他把自己逗笑了:“看了那么久,還依然沒見過D開頭的單詞呢!”于是,把單詞書一扔,跑去操場打球了。

  單詞書的狀態像極了他四年的大學生活,書的前一小段被翻了太多次,書頁都有些破舊了,但后邊的大部分內容卻從來都沒有看過,嶄新如初。

  那時阿里還沒有現在這么如日中天,但馬云爸爸也已經成為了創業的傳奇。大林最愛看的就是名人傳記,當墮落的時候,無助的時候,看看那些痛苦中起死回生的大佬們,覺得自己似乎也跟著他們重生了。

  那段時間,他最喜歡的就是站在西湖邊上,捧著從地攤上10塊錢一本買來的盜版馬云自傳,一看就是一下午。如癡如醉的狀態持續了三天,第四天一覺醒來,他跟室友鄭重宣布:

  "我要創業啦!"

  創業內容是他在這三天里想到的——送外賣。那時還沒有什么餓了么、美團、百度,他算是當年專職做外賣的第一家,他后來總是自嘲:“說不定我當年再堅持堅持,也能拼個億萬富翁啥的……”

  模式依然:從雞血到墮落。

  外賣第一單很順利,靠著他從各種銷售傳奇傳記里看的各種奇淫絕技,很快就把那家成都小吃老板征服了。三個人,第一單賺了200多,這對于當時的窮學生來說已經是筆巨款了。

  嘗到了甜頭,信心爆棚,于是大刀闊斧又找了三個同學,每天晚上開會打雞血,談夢想。

  夢想要有,萬一實現了呢?

  但夢想有了,大林發現,實現起來遠沒有那么一帆風順。第一單生意雖然錢賺到了,卻因為送餐倉促,搞混了好幾次,時間有延誤,于是他們的送餐隊伍被一個宿舍投訴了。

  成都小吃的老板可沒見過這架勢,把200塊給了大林,就再也不接電話了。大林跑到店里和老板溝通,老板顯然心已涼,給他們上了一碗揚州炒飯,然后就騎著摩托車跑市場去了。

  于是,雞血打的滿,跌得也快。在苦苦掙扎了一個月之后,他把團隊解散了。

  又是一個輪回,這種間歇性努力似乎變成了大林的一個死循環,怎么走都走不出來。

  間歇性努力癥,意味著很多事情都是淺嘗輒止,或許成功就差那一步,但一旦進入了那個間歇期,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成了泡影。

  05

  離開學校,大林靠著親戚的關系,拿到了一家券商的offer。從杭州到深圳的火車上,一路牽著女朋友的手,心里默默發誓一定要干出個人樣來!

  但間歇性努力的魔咒卻總是甩也甩不掉。

  工作一年,大林結婚了,從初戀到結婚,他覺得這應該是自己這輩子最酷的事兒了。

  那時深圳房價還不高,而且首付比例很低,他從縣城老家的父母手里拿著20萬,買了一套市中心的小房子。

  有房有媳婦,緊接著兒子也來了。一家人其樂融融,大林覺得這應該就是幸福了吧。

  雖說是高大上的券商,但其實后臺工作讓大林很郁悶。看著業務的同事每天風風火火,他有些迷茫。真的一輩子要干這些沒有“技術含量”的活兒嗎?

  他的努力又開始了,考CFA!

  他把計劃告訴了老婆,老婆很支持,但也有憂慮,CFA考試費用不低,孩子剛出生,房貸也要還,生活壓力真的很大。老婆不想傷害大林的積極性,“老公加油,你是最棒的!”

  拿著老婆的背書,大林的復習計劃開始了。要想過,先要把錢拍在哪兒逼著自己看書,于是,大林很自覺地做了報考的“earlybird”,信用卡錢一刷完,大林有一種“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悲壯,緊接著便是“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斗志滿滿。

  但大林隱隱覺得,這種斗志似曾相識,又有些害怕了。他從不缺斗志,但斗志卻總是在某個中間時點蕩然無存。

  間歇性努力的有一個癥狀,便是給自己制造一種假象、幻覺。要努力,要奮斗,要拼出個人樣!當喊出這些勵志的口號時,大林感覺似乎已經成功了一半。

  心理學講,我們對自己通常是高估的。

  而高估之外,又給了自己更高的評價,于是,我們便會把潛意識地把一件事情的難度看得過低,原本需要一年來完成,那種充血的斗志會告訴自己:“老子半年就能搞定!”

  于是,我們真的努力了半年,卻發現,怎么離目標還是那么遠?然后就再一次掉進了自我懷疑,自我否定的怪圈,從雞血到墮落的死循環又來了。

  大林也一樣,真的開始看書之后,他才發現CFA遠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但既然錢都交了,破釜沉舟也得硬著頭皮看啊!

  第一年,CFA一級低空飄過,他洋洋得意,老子還是棒棒棒的呀,都沒怎么看書就考過了。是啊,一級的那些基礎知識,不就是應該那么輕松考過么?

  第二年,考二級,掛了;再考,又掛了;三戰,還是掛了。

  大林欲哭無淚,他想不通,為什么復習一級的時候就隨隨便便看看書能過,考二級都已經加大復習時間了,卻屢屢敗北。

  自我懷疑,自我否定果然又包圍了大林,緊接著便是自我放棄。在第三次掛的那天,他給老婆發了條短信:“老婆,我不考了,對不起。”

  間歇性努力的人,還有一個“優秀”的品質,就是喜歡自我批評,而且把自己批的非常恨。

  那種對自己的憎惡,對墮落狀態的愧疚,對身邊人的辜負,所有的惡毒詞語都狠狠地甩到自己身上。

  這種所謂的“千夫所指”依然是他們的一種幻覺,大林的媳婦沒有怪他,他卻已經無法原諒自己。

  自我批評也要有度,但間歇性努力癥的人們卻喜歡把自己批到極致,于是,大林自己被自己打敗了。

  06

  這一年,大林三十三了。

  從四川的一個小縣城,到美如畫的杭州,再到奮進向上的深圳,再到霧氣騰騰的帝都,大林有些累了。

  有時候,他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努力的人,但有時候又覺得自己簡直就是一堆扶不起的爛泥,他感覺似乎永遠也逃不開這個忽冷忽熱的魔咒。

  很想對大林說,其實我們都在用同樣的方式,走同樣的路,間歇性努力癥很惱人,但絕不是不治之癥。

  不以努力為榮,也不以墮落為恥,只要試著把努力的時間拉長哪怕一點點,或許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共勉。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