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學會這件事,比奮斗10年更重要

學會這件事,比奮斗10年更重要

  學會這件事,比奮斗10年更重要

  文/周昶帆

  美國作家格拉德威爾的書《異類》前兩年非常流行,它講的是一個超出常人的“異類”要成功,在自身的天賦、努力之外,機遇和環境會怎樣影響他,其中有些內容講到時代的因素。

  20世紀四五十年代,一個猶太人出身的法學院畢業生,去紐約曼哈頓那些頂級的律師事務所找工作,他們是找不到的。

  即使再優秀,也會因出身原因而被拒絕。給他們出路的只有去別的二三流律所打工,或者自己合伙創業,但都是接一些頂級律所不要的生意。

  四五十年代主流商業社會對企業間的惡意并購非常反感。老牌律所不接這樣的案子,就轉給了那些“二三流”的猶太人律所。

  但到了七十年代,這些老牌發現,再想進入這個領域,時機已經晚了。

  因為經濟全球化,海外的日本、歐洲企業參與競爭,新技術新消費趨勢的出現,企業間的并購越來越頻繁,美國主流商業社會對此看法改變了。

  老頭子們已經不屬于新時代了,他們沒有做錯什么,只是因為過時了。

  而那些猶太律所,則借此趨勢爆發性成長,包攬了曼哈頓排名前三的位置。

  就像國內所說的“大風來了,豬也可能飛上天”,時代的機遇讓那些猶太律師們登上了浪潮之巔。當然,他們本來就是優秀的人。

  產業發展常常是像波浪一樣,一波一波趨勢襲來。

  一個新趨勢來了,然后就變了天,延續幾年,又變成了新的常態。接著,再來一波新趨勢繼續改變。如果你抓住了變化的趨勢,就抓住了時代賦予你的機會。

  眼下,在互聯網行業中,自媒體、直播等等,還有前一段時間下棋戰勝人類的人工智能,產業內每隔一段時間也會出現新的趨勢,它們已經滲透在我們身邊了。

  那些會寫作的人轉身一變,變成了自媒體人,做大了就成立公司團隊化運營。像網紅咪蒙,去年的廣告費用已經達到50萬元一篇。

  而之前,她只是《南方都市報》的一名編輯,對文學有深入的研究。

  直播則孵化出了很多大小網紅,風口改變了一批普通主播的收入。至于人工智能,將來你在淘寶上對話的就是一個機器人,它像人一樣扮演客服角色。

  你即使去國外電商網站買東西也會很便利,因為人工智能完全能替代翻譯。而無人駕駛汽車已經在路上測試了。那,將來是不是有大量人力會被替代掉?

  其實未來已來,它只不過是沒有平均分布在世界上。

  企業家、生意人包括政治家、學者,可以說,這些精英們都會有前瞻性眼光,都強調視野的重要。

  現在有一種論調,說是不要低質量的勤奮,其實強調的就是要抬頭多看看天,多看看接下來的發展趨勢,要為未來做準備,要讓當下有危機意識。

  人在一個地方呆久了,又常做重復性工作,往往會習慣把一年經驗用五年當做是成績。其實他們在學習時間上是稀缺的,在深度思考上是稀缺的,等到變了天,就束手無策了。因為,已經溫水煮青蛙變懶了。

  最近,中年危機話題不是熱起來了嗎?其實年輕人也是變得普遍焦慮的。再有,華為裁掉35歲以上不能再跟著企業一起成長的老員工,這事也熱起來了,成為了標志性事件。

  中國宏觀經濟今后將進入低速成長的“L形”新常態,頭部企業已經敏感地認識到了。而那些充滿穩定的企業最終會因為市場、競爭,要么動起來,要么死去。

  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穩定,只有不斷走出舒適區,規劃未來,把握趨勢才能增強自己的實力,努力走在不敗的行列上。

  就像風險投資人的思維,這一群人是站在未來看現在的人,他們要經受考驗的核心能力就是看趨勢、看未來。

  他們投進去成百上千萬美元給早期的滴滴,給早期的摩拜單車,就是篤定未來趨勢會是這樣,希望他們成長為將來的阿里巴巴。未來是不確定的,那就要深入的研究,去調研,去把握人性,去琢磨商業。而風險的回報則是巨大的,當然,也可能會有巨大損失。

  五年后的大趨勢,這也是馬云、馬化騰他們所想的。

  普通人把握不了五年后的趨勢,但是可以理性分析一下下一個熱門是不是真的熱門,你可以看看那些優秀的人才的流向。在就業和換工作的時候,可以提前判斷和規劃。

  比如互聯網行業,人所共知的是朝陽行業。但下一步,傳統行業實體經濟也要互聯網化,那些既了解傳統行業,又懂互聯網的復合型人才必然會更受歡迎。

  而一個會計、一個法務、一個HR,什么行業都需要這樣的人才,你是可以做出自己的選擇。如果同等條件,是不是可以選擇一個發展迅速的行業?而不是活少和離家近的?

  如果你求安穩,到最后是沒有絕對的安穩,安穩著到最后是絕望和被殺死的不甘心,那會伴隨著中年危機反復折磨自己。還不如隨趨勢一起,相對更安穩。真正要著眼的是未來、發展和成長。

  Facebook的COO 桑德伯格在選擇工作時,獲得了一個非常好的建議,也適用于我們每個人。

  在上大學時,她就是非常棒的學生,畢業后跟隨導師進入了美國財政部,而當導師任期結束后,桑德伯格考慮加入企業之時,Google的CEO施密特給了她一個建議:

  “當公司迅速發展,正在產生影響的時候,你的事業自然就有了。如果你能有機會得到在火箭船上的工作,就別問是什么職位了,跳上去再說。”

  20世紀70年代,美國大學開始陸陸續續配備計算機。1967年,比爾蓋茨轉入西雅圖湖濱學校。

  那年,普遍富裕的家長義賣出了3000元美金,學校決定建了一間電腦室。由此,比爾蓋茨就對電腦編程開始感興趣了。他走在了一代人的前面。

  但看看眼下硅谷大公司的創始人名單,還有那些中堅力量,他們幾乎都是60年代末70年代上班前開始接觸電腦的,并且為之著迷,瘋狂練習,攢夠了一萬小時的經驗,成為行家。

  個人電腦時代的開啟,也讓硅谷一代人得以崛起。格拉德威爾粗略統計了一下,基本上,他們是在1954-1956年之間出生的。而互聯網也同樣讓一批中國和美國的70后、80后一撥人爆發。

  趨勢和潮流幾年一變,但每一代人有屬于每一代人的機會。人的一生,因時代機遇給你的機會會有3-4次左右,上學、選工作和行業、跳槽、創業與做生意、轉行等等。

  而正是這些選擇,決定了你的方向,決定了你將來是什么樣的人。選擇并不是無限的,也并不是臆想的也許就能撞大運、明天可能就會碰上。

  你不去思考它、把握它,它才不會理你呢。

  作者簡介:周昶帆,前自身財經記者,現創業,個人公眾號:北極光閱讀(ID:kanbeijiguang),一個關于思維、職場、成長、學習的公眾號。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