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你不屑于大器晚成,只能平庸一生

你不屑于大器晚成,只能平庸一生

  你不屑于大器晚成,只能平庸一生

  文/南山以楠

  村上春樹30歲才寫了第一篇小說,之后深覺找到了終身的興趣,放棄餐館,潛心寫作。雖然是自由職業者,他仍然保持嚴苛的生活習慣,早起,跑步,看書,閱讀,沒有絲毫怠慢。

  他用整個漫長的人生印證著自己的話:不管全世界所有人怎么說,我都認為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確的。無論別人怎么看,我絕不打亂自己的節奏。

  也許你說,村上君少年時代就表現出了寫作的天賦,又是早稻田大學文學部畢業,日后成為著名作家水到渠成。

  成功是水到渠成,黎明到來前總要經歷最黑暗的時刻;成功也不是水到渠成,即使經歷了最黑暗的時刻,也有很多人倒下。

  都說妓女不能等有性欲才接客,作家不能等有靈感才寫作。可是,沒有性欲,沒有靈感的時候怎么熬過來呢?

  畢竟少年時有些小文采,又畢業于重點大學的人數不勝數,但是村上君僅此一個。他憑什么?

  憑內在的篤定。

  篤定到撞了南墻也不回頭,篤定到為自己選擇的人生負全部的責任,奮不顧身,永不死心。

  就像人皇Sky,用十年如一日的練習,把一種笨拙的打法,發展成一個流派,用200%的執行力成為中國電競界神話級的人物。

  就像辯手羅宏琨,和我們一樣羨慕國辯舞臺上高山仰止般的前輩,因而屢敗屢戰,日積跬步,最終成為臺上另一座高山。

  就像瑞卡斯說的,我們總是喜歡拿“順其自然”來敷衍人生道路上的荊棘坎坷,卻很少承認,真正的順其自然,其實是竭盡所能之后的不強求,而非兩手一攤的不作為。

  畢竟,努力不一定讓你的人生絢爛多姿,但不努力一定讓能它灰頭土臉。

  如果你覺得這些例子離你太遠,我告訴你我同班孟同學的個人檔案。

  中專,大專,專升本和兩年考研經歷。作為一個自小認真學習,本碩內保的孩子,對這種經歷即難以理解,又佩服不已。

  她自小學習一般,家庭條件一般,父母更是重男輕女,很早就計劃好讓她讀完中專去打工賺錢。她很聽話,雖然以尚可的成績進入中專,但也只是日日化妝早戀吃零食。

  如果不是當時老師的一句話,可能她現在跟曾經的同學,如今的打工妹并無二致。她上課睡覺,老師用粉筆砸醒她,怒吼:上課睡覺,下課玩鬧。你年輕你就可以為所欲為嗎?等你老了不過是個掃地大媽。

  她很漂亮,她不想當掃地大媽,即使老到五十歲。

  靈魂被痛擊的地方,才能真正覺醒。

  就像《墊底辣妹》中的沙耶加一樣,她很晚才開始努力。不同的是,連她媽媽都是鄙視她的。她媽媽說,你不想賺錢也可以,家里的錢是給你弟弟蓋房子用的,沒有錢讓你去耍。

  她瘋狂學習,半夜打著手電筒在被窩里看書,上化學課聽不懂曾急的哭出來。她沒有沙耶加的聰慧,更沒有補習老師的鼓勵;她只有自己,那就自己逼自己。

  讀研那年正好趕上收學費,她沒有錢,第一年是邊兼職邊復習,意料之中的失敗了;打了半年工,賺夠了不兼職也足夠用的生活費后,專心復習,第二年終于考上。

  人一旦有了夢想,就有了武器。

  一個人,在濃濃的鄙視和狠狠的逼迫下,披荊斬棘,考大專,考本科,考碩士,考了8年,考上了985大學,堵住了所有人的嘴。

  8年過去,她的中專同學在餐廳端盤子,她的老師在破舊的教室里念教案,她的爸媽在指望弟弟出人頭地。而她在一所重點大學的熱門專業讀碩士,已然手握一場不一樣的人生。

  這些人都在尚可的時機,找到了自己的人生轉折點。可是,更多的人,是和我一樣,從出生開始就按部就班,在一條可執行程序上踽踽獨行,未來是清晰的,更是茫然的。別說什么大器晚成,我們連自己是什么"器”都不清楚!

  我研一的時候加了學校一個領導力培訓班。班級里牛人眾多,社團領袖、學院骨干不計其數,而我,全憑一些小才智才險存其內,從開班就戰戰兢兢。

  一直到結束,我的領導力也沒什么提升,但是看著周圍人來來去去,仿佛也經歷了多種不一樣的生活。

  李同學一開始就想要留校,在班里事事認真負責,親力親為,最終被校領導發現,點名讓她組織某大型活動,出色的表現讓她順利獲得留校輔導員的名額;張同學不知道要干嘛,考取北大失敗后,待業一年,繼續準備雅思考試,最終以高英語成績和高GPA申請到了港中文的碩士名額。

  劉同學想要當老師,但工科院校的文科專業極為尷尬,只能排除萬難,奮起直追,曾一周寫完一篇論文,一天參加三場考試來爭取機會,現在已經成功進入學校,教書育人;王同學喜歡寫作,但工科出身,也深知寫作養活不了自己,故而進入體制工作,但仍堅持日更一文,保持寫作活力。

  你看,并不是每個人都有清晰的人生目標,即使有,也不會一帆風順;人生的不同并不是什么時候找到方向,而是什么時候開始拼盡全力。

  我一個課題組的師兄,二本院校考入,入學時六級都不曾考過。我看到過他焦灼時整個晚上打游戲,也看到過他憂慮時天天看小說。但是突然有一天,他合下打游戲的那臺電腦,開始認真學習,規律生活。三年過后,他已經發表三篇SCI論文,國獎到手,未來漸漸清晰起來。

  但是中間的過程,村上君在《奇鳥形狀錄》中已然詮釋。

  我或許敗北,或許迷失自己,或許哪里也抵達不了,或許我已失去一切,任憑怎么掙扎也只能徒呼奈何,或許我只是突然鞠一把廢墟灰燼,唯我一人蒙在鼓里,或許這里沒有任何人把賭注下在我身上。無所謂。有一點是明確的:至少我有值得等待又值得尋求的東西。

  最后班級結業的時候有個小環節,寫下對十年后的自己想說的話,我是這樣寫的。

  親愛的自己:

  看到這封信,你已經34歲了。先回答我三個問題。

  1.你現在多少斤?

  2.你喜歡現在的自己嗎?

  3.你現在真的拼盡全力了嗎?

  無論你在哪條路上走,水深火熱或者坦然篤定,都要保持好的身材,發自內心的愛自己的樣子,并盡力做到最好。

  也許你要早上七點起床,晚上一點睡覺,日復一日,踽踽獨行。但只要篤定而動情的活著,即使生不逢時,你人生最壞的結果,也只是大器晚成。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