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你總抱怨得不到,其實也沒多想要

你總抱怨得不到,其實也沒多想要

  你總抱怨得不到,其實也沒多想要

  文/陶瓷兔子

  當年做實習記者時,曾經采訪過一位創業成功、名利雙收的師兄。

  采訪比想象中要順利,原本預約了兩個小時的采訪,時間到了之后他主動說:“你們要是不著急,就再留一會兒,等我開一個會,然后一起去吃個晚飯?好久沒聽到學校的事了,感覺自己一下子又年輕了幾歲。”

  我們欣然應允。他離開之后,我和前輩在會客室里一邊等著,一邊整理采訪稿。前輩一拍腦門,問我:“你有沒有覺得這個報道缺點什么?”

  “人家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了,還缺什么?”

  “他逆襲的故事啊,成功的心路歷程、奮斗史、得到的和放棄的,有關他個人的一切,雞湯的、狗血的都行。”

  前輩掛著一絲壞笑看我,“這個部分就交給你了,今晚吃完飯回去整理好給我,在線等。”

  晚飯茶過三巡,我鼓起勇氣問出前輩教我的問題,“你這一路走來,有什么背后的故事可以分享的嗎?”

  他挑挑眉,“你們這些孩子,就是故事聽得太多,以為照著別人的故事給自己打打雞血就能成功了?”我語塞,倒是他看出我的尷尬,補充一句:“不過,我倒是不介意講給你聽。”

  剛畢業的時候他進了一家小私企,雖然職位低工資少,但好歹圖個安穩。誰知道剛滿一年,公司就因為收購失敗導致現金流短缺,員工每個月能領到的,是只有平時三分之一的工資以及一張簽著老板名字的白條。

  他是在連續領了五個月白條的時候決定辭職的。父母、親戚、朋友,所有人都在反對。他們告訴他,忍一忍就過去了,要是現在離職,欠的錢可都打水漂了。

  讓他下決心的,是一個普通的午后。

  他女友工作的地方離家近,為了省錢,每天中午都會回家做飯,并給他送上一份。從不重樣的兩葷一素,在他的薪水陡然少了大半之后,依然沒有任何變化。

  他在她營造的溫柔錯覺里,也曾一度以為自己還能撐得起一個家,直到他有天忘了東西回去取,才發現她做給他吃的菜,就真的只有那么一點點。菜湯和殘渣還剩在巴掌大的小盤子里,而她正拿著饅頭蘸著那些湯汁吃,吃得很香。

  “就是那種當時一塊錢四個的白饅頭,而她每頓給我送的都是米飯”,他說。隔著氤氳的咖啡香氣,看不到他眼圈的微紅,卻能聽得出聲音中的一絲哽咽。

  “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那么失敗過,看到別人開著豪車,沒有這樣覺得;看著別人洋房別墅一擲千金,我也沒這么覺得。只有那一刻。”他正是在那一天,決定要自己創業的。

  沒想過有一天能做到盈利百萬,只想讓她過上能好好吃一頓晚飯的生活。

  沒有啟動資本,就腆著臉拿著商業計劃書去找好友、親戚、同學借錢,被一次又一次質疑、拒絕,甚至辱罵。沒有員工,他一個人做著一個公司的活兒,每天只睡三個小時,靠著樓下商場的免費咖啡提神,厚著臉皮應對服務員驚異又鄙視的眼神。

  “當年我拿著這么大一個水壺去接咖啡,做賊似的,連我自己都鄙視我自己。”他比劃了一個軍用水壺的形狀,苦笑一聲。

  “我從來都不講自己的成功故事,倒不是因為見不得人,而是因為聽故事的所有人都不是我。”他這樣說,“光談成功的光鮮時刻,自然是人人想要,可很少有人真的舍得讓自己付出相應的代價。太多的人嫌苦、嫌累、嫌創業的初期看人臉色、巴結奉承、丟人現眼,但是對于真正急切地想要出人頭地的人來說,這點事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困難。”

  我們想要成功,想要博學,想要被喜歡,我們想要有很多的愛和很多的錢。至少,我們以為自己是渴望的。可是,我們卻常常懶得為自己的渴望付出一絲一毫。我們討厭屈就,也討厭枯燥,討厭虛與委蛇,討厭示弱,討厭加班,也討厭重復。

  所以,有些東西我們永遠也得不到,而越得不到的東西越難以放下,竟逐漸變成一種執念。我們為它取了個好聽的名字,叫做夢想。

  夢想這東西,本來就是有可能實現不了的啊。我們這樣安慰自己,所以不盡力的話,也沒關系的吧。

  那些說著“今天已經健身兩小時了,吃塊蛋糕安撫一下自己吧”的人,總是為自己絲毫沒有下降的體重痛心疾首。

  那些說“今天加班好累,就不看書了吧”的人,每到年終也總會為自己差了一大截的閱讀計劃懊喪不已。

  那些說“本來應該做三個備選方案的,但是最近太忙了”的人,在年終常常會為得不到加薪升職而忿忿不平。

  我曾經很想不通,為什么克服有些困難對一些人來說易如反掌,對另外一些人卻重于泰山。后來慢慢明白,浮于表面的欲望和扎根在心中的渴望,所激發的力量真的是不一樣的。

  一個人無法管住自己的嘴,無法控制自己的腿,無法左右自己的心,并不是因為德行有虧或是智商有缺,而是因為那個你以為自己渴望著的東西,其實根本就沒那么想要罷了。

  教條沒用,雞血也無法長久。只有“喜歡”和“需求”,才是生活最好的老師。

  面對自己既不喜歡又不需要的事,是很難盡全力爭取的。那努力只流于表面,像是跟生活的一場賭氣;那堅持只淺嘗輒止,像是對這無聊節奏的挑釁。

  決定做一件事情前,咬牙堅持著把自己弄得辛苦又狼狽之前,不妨先問問自己吧:對于這件事,我到底是喜歡還是需要呢?喜歡到什么程度?又是生活中怎樣的必要?我愿意為它放棄什么,又想通過它爭取什么?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生活比我們意想之外的公平,你愿意為它付出多大的代價,才有資格期冀多少回報。

平特心水报图 皇庭娱乐棋牌下载1.0 福彩p3开机号今天查询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链接 极速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双色球红球分布 欢乐生肖是官方彩吗 中小板块股票推荐 10月6日福彩开奖 同花顺股票软件下载 极速快3有规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