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最漆黑的那段路,始終要自己走完

最漆黑的那段路,始終要自己走完

  最漆黑的那段路,始終要自己走完

  文/江羅

  1

  記得剛入大學時,我活得挺迷茫,壓根就沒想過要考研。和周圍人一樣,打算畢業后找份工作。當時想,那樣安分過日子,不必操勞,可以活得輕松。起初的想法很單純,圖個安穩。可一次偶然的機會,讓我慢慢改變了。

  那是個大學軍訓的午后,我陪室友去圖書館借書。正巧,邂逅了趙姐。她是個文靜的女生,坐在一隅翻翻閱《海邊的卡夫卡》。我也迷戀村上春樹,于是跟她攀談。漸漸地,我知道了她在備考北大中文系。

  當時,身邊的朋友常開玩笑說:“你看,這不是北大才女么?”她們語氣里帶著刺,充滿著輕蔑,讓人不舒服。趙姐顯得大度,并未多加理會,莞爾一笑后,做自己該做的事。

  日子雖然單調,但她卻過得很充實。在那份平靜下,我看到了一份成熟。每次路過她的位置,看著堆滿的書,心里總會有些莫名的觸動。

  一個夜里,走在昏暗的路燈下,她突然對我說,家里不讓她考研,她爸托關系,幫他找了一份國企的文員工作。十一月末時,由于壓力過大,她患了支氣管炎,耽誤了最佳沖刺時期。

  得知她考試失利后,我發了一封郵件給她,里面寫了一段話:許多人過得很盲目,可能終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該干什么。你比他們要優秀,盡管失敗了,但也沒關系,至少你是在為自己而活。

  再次遇見她,是在她離校時,也只是匆匆一個告別。之前的一些事情,我們沒有談論。似乎就在那么一瞬間,我們形同陌路,回到了原點。而她的那些掙扎,也成了垂死。

  那一年,我從別人身上聽到了夢碎的聲音。

  2

  在銷聲匿跡的那段日子,趙姐按照父親的安排,進了一家國企。但她并不喜歡那種壓抑的環境。由于學歷低,晉升空間小,她也看不到希望。當時,她背著家人,默默開始復習,但那一年,她考得更糟糕。

  為了更好地復習,在第三年的暑假,她不顧家人反對,決定辭職,繼續走上了那條路。我曾傷感地認為,與她自此后便再無交集,但不料世事難料,她又重新坐在離我五十公分距離的對面。

  萬一考不上怎么辦?我為她捏了把汗。

  趙姐說,只管努力,剩下的交給命運。那段時間,看書倦了,她就跑到陽臺,看著窗外的繁華,吹一陣冷風,之后又悄無聲息回到教室繼續奮斗。

  我很羨慕那些輕而易舉就成功的人。我不明白,對于我們這種不聰明的人,要有多努力才能走向成功。

  我也曾在深夜哭泣,懊惱自己為何那么笨,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失敗。作為一個平凡人,我們要為夢想奮斗多久,要經受多少次現實的撞擊,才能抵達幸運的彼岸。

  誰也不知道,但唯一能知道的是,自己現在一無所有。如果不努力,這一輩子也就那樣,在社會底層卑微地茍且。

  那一年,趙姐的付出得到的回報。雖然沒有通過北大中文系的復試,但經老師介紹調劑去了北師大。通過復試后,她跟我分享成功的喜悅。

  從趙姐身上,我看到一個小人物的掙扎。如你,或者我一樣,更如每個在繁華都市里生活的人。仿佛狗尾巴草,生活在城市的每個角落,或繁華,或荒蕪,堅強地成長。

  我始終相信成功不會缺席,只會遲到。一個有夢想的人,無論走到哪里,都能活得精彩。

  3

  我考研失敗后,在職場混跡了一段時間,可依然感到不順利。在最困頓時,趙姐微信對我說:“你甘心么?”

  那一年,我獨自背包來到一座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學校,住在一個陌生的房間里。仿佛浮萍,在這人世間里顛沛流離。

  每天背著書包,穿行于陌生的人群中;面對墻壁,背著那些生澀的單詞。那時候,不光別人質問,連我都沒打算放過自己:那樣做真的值得么?

  有人說考研不是唯一的出路,確實如此。但對于我這種貧寒出身的人而言,考研確實是唯一能承受得起,跨入更高層次圈子的入場券。

  兩年的心路歷程,讓我明白了趙姐當年四面楚歌,不得不破釜沉舟的處境。而如今,她研三了,并且申請到海外讀博的機會。她踏入了夢寐以求的圈子,過上了想要的生活。而我,還走在披荊斬棘,前行的路上。

  當結束了最后一場考試,趙姐電話問我考得怎樣。我說,還不錯。電話那頭的她,徹底松了一口氣,對我說“北京見。”那聲快慰,讓我忽然想起了風雨無阻的日子里,那一道道單薄的身影,孤獨前行。

  是你,是我,同樣也是每一個懷揣夢想走在路上的普通人。

  我們都一樣,平凡且倔強。

  4

  曾有位朋友對我說:“如果決意做一件事情,就不要再問別人和自己是否值得,心甘情愿才能理所當然,理所當然才會義無反顧。”

  至今,我很難忘記每一個遲回的夜晚,也很難忘記每一個早起的清晨,看著日出,照耀新一天的開始。

  曾經在論壇上碰到一位大叔,他在縣城當公務員。照他的話說,如果不試圖改變,一輩子也就是科員的命。他考中央黨校,用了五年。在最后一年,他以第一名的優異成績順利通過考試。

  那位大叔對我說,當時心里頭還有一股勁,想要拼一把。可這一拼,就是五年。對于別人而言,五年很長,而對于他來說,卻仿佛昨天才下的決定。

  這幾年的經歷,讓我深刻地明白,最漆黑的路,始終要自己走完。當熬過了一段又有一段的黑夜,你終將會看到黎明,以及那些遲到的風景。  如果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請分享給身邊更多的朋友!

平特心水报图 后二平刷稳赚方案 金湖资讯网游戏下载 nba投注官网 河南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3d万能AB两组六码必出 锦州棋牌下载 现在农民市场赚钱吗 南通长牌群 部落冲突新手最快赚钱吗 时时彩最稳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