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成年人的友誼,就是不要靠得太近

成年人的友誼,就是不要靠得太近

  成年人的友誼,就是不要靠得太近

  周日,我找一個朋友參考選題。她愛搭不理,垂頭喪氣。她說:我不是不理你,我這個周末累壞了,你等我冷靜一下再想。

  原來,她周五趕去外地做高中同學的伴娘,臨時扮演了大總管的角色,事無巨細,紅包少了,花童哭了,新娘的二舅的三表叔煙沒了,都打發她去處理。跑遠了回來沒趕上送賓客,被新娘一陣奚落:三缺一,你這是多么不想我婚禮齊齊整整。

  風塵仆仆回來,又被另一個閨蜜叫去她家,也沒別的事兒,就是一個月一次的習慣式鬧分手。

  她強撐住勞累和委屈,耐心聽閨蜜抽泣著說完男友是如何愛游戲不愛美人,如何甩門而去。吧啦吧啦一小時,她有些惱怒:老是這樣,那你就分手嘛。

  閨蜜怔住了:我喊你來解決問題的,你怎么能這么說呢。兩個人不歡而散。

  朋友也一肚子怨氣:我這么好的人,怎么凈碰上這么些胡攪蠻纏的,最后還不落好。

  好友就好比一群各有爹媽的蛋,因為相似的喜愛,有了“一籃子”蛋的緣分。可你偏偏不守護好自己的殼,非要敲開蛋殼,過分接近,最后只能雞飛蛋打。你做慣了本來她可以自行解決的事,把自己置于曖昧不清的位置,稍有差池,就容易變成一個“壞蛋”。

  成年人的友誼,就是不要靠得太近。堅守界限,尊重對方,保護自己。這不是逃避友誼的責任,相反,這是維護友誼最好的方式。

  我們上學的時候,通常有一位“廁所之友”。下課時間,明明你不尿急,卻可以忍受廁所的臟亂差,陪她去上廁所。然后你們手挽手,踏著上課的鈴聲往教室走。

  這是友誼最初最美好的樣子。因為你們的時間是同步的,一起上課,一起下課。你只是挪用彼此可以自控的下課消閑時間。你們談論的事情無非就是哪個老師拖堂惹人嫌,哪個男生打籃球好帥。

  我們漸漸長大,面臨的事情鋪天蓋地,時間不同步,距離不接近,面對的事情性質不一樣,妄圖維持“你尿急,我也尿急”的友誼,那是違背成年規則的過猶不及。

  閨蜜被男友欺騙,顫抖著雙手拿著手機定位,拉我去壯膽。看到小三和男友一同從咖啡店手拉手出來,我比她更激動,手舞足蹈罵她男友是個白眼狼。閨蜜有了我這只出頭鳥,之前說好的好像都忘了,只是站在一旁嚎啕大哭。

  故事的結局,他們經歷了如此艱巨的“考驗”,深信對方是真愛,不但沒分手,還談婚論嫁了。我就很尷尬了,罵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我從此不能直面閨蜜的男友,對見證過他們的不堪感到十分羞怯。

  而我之于閨蜜,也好像一塊大寫的傷疤,見到我當日情景就重復播放,不能釋懷。久而久之,我們的閨蜜之情,轉變成了點頭之交。

  我錯就錯在,把友誼的手伸過了界限,心甘情愿成了靶心。當我們面臨友誼的求助,要去思考這件事的界限。你所付出的所有幫助,要有三個原則——

  考慮她是否能夠獨立承擔。她能夠獨立承擔的事,你的肝膽相助,不但會影響她的真實判斷,減弱她處理事情的能力,還會把自己攪入無妄之災。特別是情感的糾結,沒有客觀準線,只有當局人才能從心解決。你能做的,只有客觀冷靜的跟她分析局勢,告訴她應該勇敢面對。最好的朋友,是幫助對方成為更好的人,而不是好孬都壯膽。

  考慮你的能力所限。當你提前結束加班,硬著頭皮去幫朋友寫一份自己毫不精通的文案,結局就是,朋友不滿意,老板不開心,自己不痛快。能力之外的相助,就是大寫的沒頭腦,全盤的不高興。我們每個人都有獨立性,需要各自焦頭爛額,去解決自己的問題。認真地告訴她:對不起,我現在沒空;這個我不太懂;我最近情緒不佳不想做。所有的相助,都應該是:我有空,我可以,我愿意。

  客觀考慮能否承受這件事的責任。當你答應了朋友的請求,就等于攬了一樁責任。你們共同默認,這已經是兩個人的事兒了。你接洽這件事之前,就要考慮好,當結果不盡如人意,你是否能夠面對,對方是否能諒解。做朋友,不是有事你開口,而是我盡力,你決定。

  健康的友誼,都是以舒適穩定為準則的。不要逾越每個人的界限,陷入往前一步委屈自己,往后一步內疚自責的境地。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