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我們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平庸的?

我們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平庸的?

  我們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平庸的?

  1

  2004年,從北大退休的錢理群教授在南京師大附中開了一門名為“魯迅作品選讀”的選修課。

  在開課之前,南師大附中的老師是這樣向同學們宣傳的:你們都想進北大,錢先生是北大最受學生歡迎的教授之一,但你們現在考上北大也聽不到錢先生的課了,因為他已經退休了。這是他頭一次到中學講課,這個機會難得啊。

  頭一回上課,連過道都站滿了人,可不到一個月,空曠的大教室就只剩下了不過二三十個學生。

  錢教授傷心了,是自己講得不好嗎?當然不是。

  一位同學在寫給錢教授的信里揭開了謎底:“我們不是不喜歡聽你的課,而是因為你的課與高考無關,寧愿在考上北大以后再毫無負擔地來聽您的課。”

  上中學,與高考無關的課,不學;到了大學,與就業無關的知識,不問;到了職場,與生計無關的事,不做。

  對于極力追求有用人生的人們而言,從這一刻起,他們就向著那條漫長的平庸之路,邁出了第一步。

  2

  錢理群教授之所以想在退休后投身基礎教育,就是因為對中國大學教育失望了,他曾說,中國的大學培養出來都是“精致的利己主義者”。

  那么國外的大學呢?耶魯大學一個名叫Williams Deresiewicz的教授寫了一本書,叫《精致的綿羊》,說這些頂級高校培養出來的,都是像綿羊一樣聽話的優等生。

  表面上看,這些學校強調創新人才,強調個性發展。但實際上,這個社會對于個性的評價標準又十分類似,導致學生們說同樣的話,看同樣的書,做類似的課外活動,關心類似的問題。他們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創新,只能相互模仿,生怕跟別人不一樣,畢不了業。

  大多數學生畢業后都進了金融和咨詢行業,也是因為大家都這么做,而且這個行業收入高,只要名校就收。

  這不就是一群群的綿羊嗎?

  我曾經對一位著名大公司的HR表示過羨慕,他們手里永遠有一大把名校的應聘名單,而她卻向我大道苦水:

  “這些名校的畢業生,一個個單獨看,都很優秀,很有個性,表達能力很強,但放在一起看,你總是覺得他們都是一個模子里出來的,你幾乎可以看到他們幾年后的樣子。”

  怪他們嗎?在很多公司里,你比別人優秀,不一定能勝出,但你比別人犯的錯誤多,那你就輸定了。如果和別人一樣,能夠讓你更安全,收入更高,更符合這個社會的標準,那他們為什么要可別人不一樣呢?

  這就是我們走向平庸的第二步。

  3

  幾年前,我的一個同事到工商局辦理公司的一個手續,跑了幾趟后,忍不住很沒有風度地破口大罵——當然,是在回來之后。

  大概是問題比較特殊,每次遇到的辦事員又不一樣,每次都會提出不同的要求。其中一些所謂的不合規范的地方,正是上次的辦事員要他改的地方,這一修改,反倒變成不合格了。

  就這樣跑了幾趟,總算材料齊了,可最后公司抬頭又出了問題。

  拜托,這么大的字,你們是第一次看到嗎?你們也是公務員考試出來的社會精英,就沒有能力一次性把問題都指出來嗎?

  我相信,這些辦事員絕不是故意玩弄我的同事,他們只是被一根一尺長的繩子緊緊地拴在了一個叫“職業化”的木樁上。

  對于他們而言,標準重于目標,程序大于服務,這一尺長的繩子就是整個世界,這就是走向平庸的第三步。

  4

  我上淘寶網商EMBA的課時,有學員分享了自己的品牌理念和發展規劃。提問環節剛開始,一個同學就問:“那些有什么用?你賣得好的款,我就跟你上同款,比你便宜,不停地刷單,找淘寶關系上活動,還找人天天給你差評,你怎么辦?”

  Excuse me?這是EMBA的課堂啊,為什么你們第一個念頭就是這種下三路的濫招?

  前天微信自媒體出了大事,微信官方突然打擊刷流量的技術,導致一大批自媒體大號被扒了底褲,那些年廣告收入上千萬的號,竟然大部分閱讀數都是刷出來的。

  做淘寶靠刷單,做APP靠刷榜,做微信靠刷閱讀,做直播靠刷觀眾,一個“刷”字,就是我們的互聯網精英的社會貢獻。

  他們津津樂道于低維打擊高維,滿足于用破壞市場手段維護生存。他們相信大風來了,豬也能飛上天。

  他們覺得自己特委屈:別人都這么做,你不做就活不下去。

  當他們認為“這是一個人人有罪的世界,而唯一的罪過就是被抓住”時,這就是走向平庸的第四步。

  5

  微軟曾是一個改變世界的創新性企業,但后來卻漸漸失去了創新的動力,前副總裁布拉斯曾在《紐約時報》撰文反思,文中舉了一個例子。

  十幾年前,研發團隊曾發明了一種用“色點”顯示文字的技術ClearType,這是電子書顯示技術的一個突破。

  但微軟的其他部門不干了:Windows部門說,ClearType顯示某些顏色時,字體會失真;Office部門說,ClearType太模糊,看得他頭暈;便攜設備部門表示支持,但有個條件,這個項目得由他們負責。

  于是,這個技術在各部門扯皮扯了十年后,才開始應用到Windows中。

  我曾在東方衛視看過一個談話節目,里面一個食品專家信誓旦旦,說工業明膠絕對不可能做出果凍來。

  談話節目立刻變成釣魚節目,記者馬上放了一段事先準備好的暗訪鏡頭,證實地下工場確實可以用工業明膠做出以假亂真的果凍來。

  可這位專家仍然微笑著堅持:這不可能,不可能。

  我發現,當專家們發現自己的經驗被科技發展挑戰時,他們通常會閉上眼睛,用權威堅持自己錯誤,否則又能怎么辦呢?

  弱小不一定導致平庸,傲慢才會。一個傲慢的人,不僅自己在走向平庸的路上回不了頭,還會竭力讓這個世界也變得平庸。

  6

  有一萬條道路將帶我們走向平庸,卻只有一條能幫助我們擺脫它。

  土豆網的前CEO王微講過這么一件事,當年土豆網在美國上市,王微忙中抽空請自己在美國的老師吃飯。

  聊到上市,老師問他:除了做這個公司,這幾年你還干過什么?

  王微想了想,說:我還寫了一個話劇,寫了一些小說,還去過很多地方旅游。

  老師說:還不錯,沒白活,如果只是搞了一個上市公司,那就白活這么多年了。

  比起馬云、馬化騰,甚至后來收購土豆的古永鏘,王微都不算成功。但他毫無疑問,是一個活明白的CEO。

  鳳凰衛視的名節目“鏘鏘三人行”在開播之初,是一個標準的談話節目,三個主持人說的所有的內容都是事先寫好的。播了一段時間,收視不好,鳳凰臺決定撤掉此節目。

  在節目“臨終”的一個月里,竇文濤開始“破罐子破摔”,三個人跑題像跑火車似的,收視率卻神奇地一路狂飚。

  竇文濤把自己的私人體驗變成一個個“我一個朋友的故事”,引誘嘉賓跟著他胡吹亂侃,肆言無忌,結果是這個節目越來越真誠,形成了他自己的個人風格。

  在人人喜歡套路的時候,多點個人風格才是避免平庸的道路;

  在人人把有趣當春藥的時候,多點深刻的痛苦才是避免平庸的道路;

  在人人選擇趨利避害時,堅持做一個死板教條的人才是避免平庸的道路;

  人人都在追求有用成功的人生,反而那些看起來無用的事,看起來很笨的事,看起來沒人理解的事,才會讓你避免重復平庸的道路。

  一片樹林里分出兩條路,

  而我選了人跡更少的一條,

  從此決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弗羅斯特《未選擇的路》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