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你最絕望的時候是怎么熬過來的

你最絕望的時候是怎么熬過來的

  你最絕望的時候是怎么熬過來的

  文/韓大爺的雜貨鋪

  1

  童年的時候住在村子里,最怕走夜路。

  那蜿蜒曲折的小道,仿佛天色越晚越延長,道兩旁的樹叢里,也總像藏著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

  哥哥僅比我年長兩歲,膽子卻大很多,甭管天多黑,路多長,哪怕陰風陣陣、月暗星稀,他也能獨來獨往,淡定自若。

  有一次,我又是不敢一個人回家,好在他來接我。

  村里的人沒什么夜生活,家家戶戶早就熄了燈,無邊的黑帳下,只籠罩著我們并肩前行的兩個。

  我忍不住好奇地問他:哥,你真的從來都沒怕過?

  他僵硬地笑了兩聲,尷尬地說:怕,其實我一直,都特別害怕。

  我更加不解:怕你還能走?怎么從來沒見你嚇哭過呢?

  哥哥的回答簡明有力:我越走,剩下的路就越短。我知道,一切只是個時間的問題,只要我一直這么走啊走,天總會亮,我也終會到家的。

  2

  回想成長的過程,明媚的微笑與渾濁的淚水幾乎同樣多。

  我發現我有句口頭禪,每當遭遇打擊時它就會自動從嘴里蹦出來:完了,這下子全完了。

  然而另一個有趣的事實是:這句“預言”,壓根就沒靈驗過。

  考試考得不理想,我對自己說:完了,這下可壞了。可時間一長,回頭一看,那簡直就是個笑話,我還是活得好好的。

  類似這樣的事情數不勝數,我說過一萬多次“完了完了,這回徹底算廢了”,也一萬零一次地覺得自己的人生會就此潰爛掉。

  可是啊,結局總會告訴我:你看,你還是沒廢掉吧?從來沒有絕境,只是多些波折。

  3

  一次深夜里,一位遭遇失戀打擊的年輕讀者給我發私信,說她剛剛被男友甩掉,五年多的感情說垮就垮了。

  想想為這段感情付出得無以復加,把一切都給了對方,如今對方一走,全完了,全沒了,自己留下也再無意義,真的不想活了。

  我仿佛又聽到了自己的那句“口頭禪”,原來,遇到絕境時大家都會這么說,原來,大多數的“死刑”,都是我們自己給自己判的。

  我跟那位讀者朋友講:我在網上看到過一些大學生自殺的新聞,他們有的已經讀到了碩士,甚至還是名牌大學,我當時特別不理解,一切都好好的干嘛要尋短見呢,多不值得。

  后來我自己也讀到了碩士,也多少遇到些困難,那時我才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顧慮,真到了某個節骨眼上一根稻草都能把我們壓垮。

  外人總覺得他們不知足,可外人不了解,他們背負了太多的期望與壓力,人很難做到保持初心,有時出發了就回不去了,拿到之后就想要更多。

  所以,我不會覺得你遇到的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我知道我眼里的小事,對你而言已經意味著太多;我也不會勸你要看開,跟你講“分分合合很正常”一類的輕松話,我承認,你就是遇到大事情了。

  但我還想多告訴你幾句話:那些尋短見的學生,只要再多活些日子,說不定問題就會化解,但可惜,他們永遠沒機會了,他們選擇撕掉了門票,再也沒有資格看劇情的轉折,再也沒有了……

  所以,哪怕你的難題大過天,現在門票就握在你的手里,你真的要撕掉嗎?撕掉了,哪怕后邊的戲再精彩,也不能進來看,還不如趁劇情煩亂的時候睡一覺,醒了也許更好,也可能更爛。但你起碼保留著這張入場券,占著座位,保留著資格,同時劇情也保留了它的可能性,保留了一絲希望。

  而咱們人活著,為的不就是這份可能性與希望嗎?

  那位讀者朋友,現在仍坐在觀眾席,她沒有離場。不是我的功勞,是她自己做出了一個理性人該做的選擇。

  4

  我經歷過一段深不見底的絕望,那時還在青春期,主人公卻不是我,是我的父親。

  那階段母親患了重病,一病就是十年多,家中只有父親一人算個完整的勞動力,開始尚能勉強周旋,越到后期窟窿越大,借錢,看病,再借錢,再看病。

  二十多萬的債務,還趕不上白領的年薪,但你應該大體能知道,這對于一個農民來說,意味著什么。

  左邊是臥床多年,隨時都能被推進搶救室的妻子,右邊是正讀中學,自己卻沒法照看的兒子,身后一大堆債主在催債,前邊是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未來,他就這么孤零零地站著,周圍則是四面楚歌。

  記得高三時的某個中午,我蹲在寢室的水泥地上給遠在江西的父親打電話,話筒那邊的他嗓子啞得發不清聲音,模模糊糊聽他說:你媽搶救過來了,又搶救過來了。

  我重重地嗯了一聲。

  他突然清了清嗓,高八度地向我呼喊:我覺得只要咱們一家三口,這個,齊心協力,都好好的,一切就會……日子會越來越好!

  我再重重嗯了一聲。

  父親聲音又回到了模糊,遲疑地問我:你說,會嗎?

  “會的”。

  我和父親在電話兩頭莫名地朗聲大笑,我知道他哭了,他也知道我哭了。

  大約是在四五年前的一天,已經患上抑郁癥的父親跟我說:咱們家的饑荒啊,全都還清了。

  我已經忘記了這事,輕輕啊了一聲,突然想起父親查出病情前,每到晚上就自言自語:得睡覺了,必須去睡覺。

  我轉而問他:那時候你總提醒自己去睡覺,是感到難受了嗎,腦袋感覺不舒服?

  他說:也是不舒服,另外,我告訴自己不能垮,我得堅持住,必須保證第二天還能想出法子來,我要是一垮掉,咱們家就完了。

  如今,父母的病都有已康復,三個人都不用在心煩的時候就逼著自己去睡覺了。

  5

  你最絕望的時候,是怎么熬過來的,這個問題,哪怕別人不問,生活也總問我。

  其實人的一生就是不斷的絕望與希望相伴而行,好一陣子,再壞一陣子,吃一點苦,快要吃不消的時候,再來一點甜。

  你最絕望的時候,是怎么熬過來的,這個問題,隨著不斷前行,答案也越來越多。

  “不要停止邁步,只要抱持雙腳交替運動,天會亮,你會到家的。”

  “別太早判定自己’這回徹底廢了’,哪一回你也不會真正廢掉,辦法總比困難多。”

  “保管好那張門票,不管暫時的戲好不好看,起碼坐一會,撕了,就回不來了。”

  “熬不住了不要死撐,跟親朋好友聊一聊,他們是你的羈絆,愿意聽你說,也讓你舍不得。”

  “債務會還清、事情也能夠一點點地做成,螞蟻也有出路,保持充足的睡眠,每頓吃兩大碗米飯,讓自己有更多的力氣,掙脫得越頻繁,黑暗便能越早地變成身后的景色”……

  話說,后來,我長大了,但走夜路還是有點怕啊哈哈。

  不過,我仍能想起哥哥傳授給我的“夜路秘籍”,他在那之后的不久,就患上白血病去世了。

  風兒刮落干癟的稻草,卻能讓風車轉動;我總覺得,他還活著。(來源:簡書)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