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年輕時,吃一點苦真的沒有關系

年輕時,吃一點苦真的沒有關系

  年輕時,吃一點苦真的沒有關系

  文/胡識

  1

  前幾天,我和朋友一起逛街,在路邊看到一個賣甘蔗的小男孩。他大概只有十來歲,身旁擺著一只舊水桶,里面裝滿了甘蔗。

  朋友向小男孩靠近,指著那只水桶問:“你這里面的甘蔗多少錢一節?”

  小男孩眨巴著眼睛,望著朋友回答說:“兩塊錢一節,好甜的,這是我自己家里種的。”

  朋友笑呵呵地從口袋里掏出幾個硬幣,拉扯著我的衣服說:“你幫我挑選兩節甘蔗吧,我付錢。”

  朋友是北方人,很少吃到這種東西,因而對挑選甘蔗沒有什么經驗可談。

  那只水桶很老舊,里面裝了很多甘蔗,它們正拼盡全力地吮吸著桶底下的清水,好像對我的出現一點都不感到害怕。我彎下腰,注視著它們,水桶里的倒影不禁讓我想起了我賣甘蔗的童年時光。

  2

  我九歲那年,在外頭打工的阿媽被阿爸趕回了老家。阿爸說,阿媽的眼睛不好使,找不到任何一份工作,還不如回家種田。

  而那個時候正好要開學,我和阿弟都急著要一筆學費。但阿爸只給阿媽買了一張回老家的火車票,并沒有讓阿媽帶錢給我和阿弟讀書。那時候,沒有錢是不能報名上學的。因此,我和阿弟每天醒來的第一件事便是圍著阿媽嗚嗚地哭。阿媽瞅了瞅我們,然后也坐在灶前擦拭著眼睛,一言不發。

  每次鄰居看到這種情形,就會勸阿媽去管我奶奶借點錢,幫我們兄弟倆交學費。但阿媽和奶奶的關系一直不是很好,奶奶會罵阿媽沒用,阿媽會罵奶奶不近人情。

  她們隔三差五就會鬧矛盾。但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也許是我們窮得實在揭不開鍋,阿媽只好低下頭向奶奶認錯,奶奶才答應阿媽把園子里的農作物分給我們吃。

  奶奶的園子很大,種了許多蔬菜瓜果,尤其是那塊甘蔗地,著實讓我們看了會禁不住流出口水。

  為了把菜地里的農作物換成我和阿弟的學費,阿媽就去集市上賣蔬菜,我就去村口的加油站賣甘蔗。加油站坐落在公路的中心地帶,是人們去小鎮或縣城的必經之地。每當大巴開到這里,總會停上三四分鐘。

  那時候,我就是一心想快點攢夠錢好讀書。所以,我每天一大早起來就開始洗甘蔗,用菜刀把甘蔗分成一節一節,裝進桶里,早飯都顧不上吃就跑去加油站。

  等到了加油站時,太陽也剛好毒辣起來。我緊張地躲在小樹底下等著過往的大巴和人群。只要一聽見大巴剎車的聲音,我就立馬從水桶里撈起幾節甘蔗,站在凳子上朝車窗里的人問去,“大哥哥、大姐姐,你們買甘蔗嗎?這是我家種的,很甜的!”

  ……

  3

  其實,在我家那個小縣城,甘蔗并不好賣,因為大多數人家都有種,真正能問津的也只有那些城里人。但那時候我不能明白的是,為什么每次我去賣甘蔗,總會有那么一群人喜歡買我的甘蔗,然后當著我的面大口大口地咬著吃,像是很饞、很好吃的樣子。

  直到長大以后我才明白,或許大家都愿意幫助那些一時貧窮卻敢于吃苦的孩子吧。可能在他們看來,這樣的孩子從小就敢于直面苦難,學會勞動,會幫大人們減輕負擔,這是一種能讓人為之動容并感到溫暖踏實的精神力量。

  俄國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說,我一直在考慮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是否對得起我所經歷過的那些苦難。苦難是什么,苦難應該是土壤,只要你愿意把你內心所有的感受隱忍在這個土壤里面,很有可能會開出你想象不到的、燦爛的花朵。

  年輕時,吃一點苦真的沒有關系。當我們走了不少坎坷的路,吃了不少難吃的苦,我們才會被這些經歷訓練成一個不怕困難、樂觀向上、懂得堅持、熱愛生活、感恩生命的人,就好像那一株正在慢慢綻放光彩的木棉。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