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小小說四則,看完的都沉默了

小小說四則,看完的都沉默了

  小小說四則,看完的都沉默了

  《遺囑》

  有位老人,收藏著許多價值連城的古董。他的老伴過世得早,留下三個孩子,可孩子長大后都出了國,有了自己的生活圈。

  孩子不在身邊,所幸老人還有個學生,忙前忙后地伺候他。

  許多人都說:"看這年輕人,放著自己的正事不干,成天陪著老頭子,好像很孝順的樣子。誰不知道,他是為了老頭子的錢。"

  老人的孩子們,也常從國外打來電話,叮囑老父要小心,不要被學生騙了。

  "我當然知道!"老人不耐煩地說,"我又不是傻子!"

  終于有一天,老人過世了,三個孩子都從國外趕了回來,但看到遺囑后,他們急眼了,因為老人居然真糊涂到把大部分的收藏都給了那個學生。

  老人的遺囑是這樣寫的:

  "我知道我的學生可能貪圖我的收藏,但是在我蒼涼的晚年,真正陪我的是他。就算我的孩子們愛我,說在嘴里、掛在心上,卻不伸出手來,那真愛也成了假愛。相反,就算我這個學生對我的情都是假的,假的幫我十幾年,連句怨言都沒有,也就算是真的!"

  《請客》

  又到周末,章明早早就約定好,請了三個人吃飯。三個人中,有兩位是他的領導,另外一位是相處多年的好朋友,對他來說都很重要。章明提前幾天就和他們約定好,并又特意提前一天再次通過電話和他們確認,每個人都說沒問題,到時見。于是,章明在新城區最為豪華的大酒店訂了個小包廂,一下班就早早地趕到了。

  服務生介紹說,酒店有一種火鍋套餐,正好夠3-5個人吃,分280元、580元和880元三個檔次,章明不假思索,就挑了880元那一檔的。請這幾個人吃飯,最重要的就是要講面子,錢是次要考慮的。

  章明在新城區上班,父母還住在老城區,盡管離家并不遠,坐地鐵就很方便,但他卻很少回家,因為總有做不完的事。就是到了周末,也安排的滿滿的,不但報了補習班,學習英語、電子商務和國際貿易,還要打各種各樣的電話、請人吃飯或者被人請。總之,畢業才兩三年,靠著這樣一點一點的努力,他的事業也算慢慢發展起來了,前途似乎光明一片。

  眼看下班都很久了,但請的人一個也沒到,章明首先撥通劉姓領導的手機,問他到哪里了。劉姓領導在電話那端先是一愣,接著一副恍然大悟的口氣,說:"小章啊,真不巧,剛有一個重要客戶要我去一趟,事關重大,不能來了……"

  章明連忙說:"領導,沒關系,您忙您的,下次再專門請您。"掛下電話,章明把服務生喊過來,說:"我們少了個人,有位朋友不能來,請把套餐換成580元錢那一檔的……"

  服務員才說好哩,還沒出包間,章明的手機就響了,是另一位張姓領導打來的,說家里突然出了點事,需要立馬回去,不能來了……

  章明忍不住自己的失望,說:"菜都點好了,先來吃點再回吧?"

  張姓領導說:"章明啊,真得不吃了。這樣吧,明天或者下個周末,我請你。"

  話說到這個份上,章明也只好認了,遂有點尷尬地對還沒出包間的服務生說:"有一個朋友有事,我們還剩倆人,能不能換成280元錢那一檔的?"

  服務生有些不樂意了地同意了。

  只剩那位相處多年的好朋友了,章明想,這么要好的哥們,一起吃個大排檔,60塊錢就能讓兩個人吃得樂呵呵的,這頓飯請得有些多余了,但已經到了這個時候,朋友肯定快到了,于是他就讓服務生先上菜。

  啤酒和菜很快上齊,桌子上的煮鍋開始沸騰。但就在這個時候,章明那位好朋友也發來短信,說感冒嚴重得很了,得去醫院掛水,實在對不起兄弟,改日再專門請客謝罪。

  章明心中好一股怨氣。怨歸怨,現實的問題:這滿滿一桌菜怎么辦?自個兒享用,不說沒胃口了,即便放開吃,也吃不完啊。

  正沮喪間,手機又一次響了起來,這次是父親打來的,問章明:"小明,今天周五了,晚上還回家?"

  章明強作笑臉,說:"這兩天比較忙,就不回了。"

  父親堅持說:"你得空還是回來看看吧,你已經有倆月沒回來了,你媽老是念叨你,都把我念叨煩了。"

  章明嘿嘿笑了幾聲,說:"真的有點忙啊。"

  父親又問:"你明天中午有空吧,你媽說她明天想去看看你,到你宿舍給你做個午飯。"

  老爸這一說,章明才想到,既然都點了菜了,不如就喊父母來吃吧,遂說:"哦,對了,你和媽還沒吃飯吧?要是沒吃,你們現在就過來一起和我吃吧,我在單位不遠的酒店等你們。"

  父親在電話那頭愣怔了一下,然后問章明:"你說讓我們現在過去和你一起吃晚飯?"

  "是啊是啊,我請你和媽來吃飯,我都點好菜了,我馬上把地址發給你,你和媽就打車過來,也不貴的,不要省錢!"

  放下手機,章明想起自己請過無數人吃了數不清的飯,卻唯獨沒有請父母吃過一頓飯呢!

  父母這次果然沒省錢,打出租車一會兒工夫就趕了過來,兩位老人滿臉笑容,老媽還特意穿了件新上衣,并抱怨章明老爸催的急,絲毫沒多想兒子為什么突然請他們出來吃飯,而且是在大飯店里吃賊貴的套餐。

  章明敬了父親一杯酒,當他將酒一飲而盡的時候,心里突然涌出想哭的沖動。

  吃完飯,章明和父母一起回了家……

  星期一一上班,一位和章明父母同住一個小區的同事就跑過來告訴章明:"這兩天你爸媽在小區里逢人就說,你請他們在大酒店里吃了一頓高檔大餐,還說你給他們敬了酒,祝他們身體健康……"

  章明一下子淚流滿面。

  《兄弟》

  老大的倆雙胞胎兒子考上了大學,光學費就一萬多,他東借西挪,也沒把錢湊夠。

  媳婦說,該借的都借了。實在不行,去跟老二張個口吧。

  老大撇了撇嘴說,前年,老二蓋雞場鴨場,跟咱借兩千塊,咱可是連百十塊都沒借給他。這個時候找他,我咋張得開口?

  媳婦不語了。老大點支煙,狠狠地抽幾口,煙霧繚繞,罩著老大那張愁苦的臉。

  這時,有人敲門。老大開門一看,竟是老二。

  老二左手一只雞,右手一只鴨,風塵仆仆地站在門口。

  老大說,老二,你咋來啦?

  老二放下雞,放下鴨,抹一把頭上的汗說,聽說倆侄子考上了大學,擔心哥湊不夠學費,就給哥送來五千塊……說著,老二從口袋里掏出厚厚一沓錢,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老大羞愧難當,說,老二,哥對不起你……前年你蓋雞場鴨場,跟哥借兩千塊錢,可我……

  老二擺擺手說,哥的家境我知道,嫂子有病,倆侄兒要上學,你打工也掙不了幾個錢……再說,你不是還借給我五百塊嗎?

  五百塊?老大一頭霧水。

  對呀。老二說,你忘了嗎?那五百塊,是你托咱娘捎給我的啊……

  《雨還在下...》

  嘩,一道閃電;轟,一個響雷。

  暴雨傾盆,天地間渾沌一片……

  老大撲騰騰坐起來,心也跟著撲騰騰地跳。老大拉亮燈,推推身邊的媳婦。媳婦一骨碌爬起來,咋?屋里進水了?

  我是擔心咱爹咱娘……

  說夢話吧?爹娘不是住在咱家嗎?咱住的可是爹娘的老屋。要塌,也是這里塌。咱那屋,結實著呢!

  結實歸結實,可那邊地勢低,萬一進了水,也不是鬧著玩的……

  門前有土埂,屋后有排水……哪能呢?睡吧,睡吧。

  嘩,一道閃電;轟,一個響雷。

  暴雨傾盆,天地間渾沌一片……

  老大撲騰騰坐起來,心也跟著撲騰騰地跳。這回,媳婦沒用推,也跟著坐起來。

  你到底折騰個啥?還讓不讓人睡覺?

  我還是不放心……咱爹咱娘都七十多歲的人了,屋里一旦進了水,跑又跑不得……

  要不,你去看看?

  嗯,看看。老大麻利地穿衣,下地。

  把我一個人撇屋里?我也去!

  穿好雨衣,摁亮手電。老大和媳婦擰開門,一頭扎進暴雨里。

  嘩,一道閃電;轟,一個響雷。

  暴雨傾盆,天地間渾沌一片……

  老大和媳婦跌跌撞撞來到自家門前,一切安好。

  媳婦說,我說沒事,你偏不信。這回安心了吧?

  老大和媳婦磕磕絆絆地原路返回。剛到院門口,眼前的一幕就把他們驚呆了——屋子塌了!……

  嘩,一道閃電;轟,一個響雷。

  雨還在下……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