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夜不語詭秘檔案》經典語錄

《夜不語詭秘檔案》經典語錄

  《夜不語詭秘檔案》經典語錄

  1、“碟仙,碟仙,快從深夜的彼岸來到我身邊……碟仙,碟仙,快從寒冷的地底起來,穿過黑暗,越過河川……”
黑暗的教室里,有四個女孩子圍在一張桌子前端坐著。其中有兩個女孩面對面的將手指輕輕按在一個像是裝燈油的碟子上,她們的嘴唇慢慢張合,不斷輕念出一段類似咒語的話。
“小夜,今天晚上十點半你和雪盈可以來這個教室嗎?我們有事要告訴你們。是關于鴨子的事。”張聞臉現古怪又笑嘻嘻的沖我說道。   我和雪盈對望了一眼,都一副覺得“這兩個家伙又要搞什么鬼”地,只好點了點頭。
不知過了多久,碟子,毫無預兆的緩緩動起來。
其中一個女孩興奮的叫嚷:“快問它問題。對了,我們要先問什么?”
“就問這次的期末考好了,我們四個會不會過?”一個短頭發的女孩眨巴著大眼睛說道。
那兩個手指按著碟子的女生閉上眼睛,又默默念了一會兒。
平鋪在桌上的八卦圖文紙上,碟子疲倦的緩慢移動起來,最后,在“是”字上停住了。
四個女孩頓時欣喜若狂的歡呼起來。
“接下來問什么?”有一個女孩緊張的問。
“問你未來的老公是誰好了。”她對面的女孩嘻笑道:“嘻嘻,看他是不是我們班的帥哥王永。”
那女孩頓時滿臉紅暈,狠狠瞪了她一眼:“你再說我就不理你們了。”其余的女孩哄然笑起來。
那兩個按著碟子的女孩更是一邊笑一邊念著:“碟仙,碟仙。我們許美女未來的老公是誰?”
那女孩的臉更紅了,恨恨的就要去拉那兩個女孩的手臂。但是就在她的手剛伸出去時,突然整個人都驚呆了。
碟子移動,停在了一個字上。是個“無”字。

  2、黑暗的教室。深夜十一點。空蕩蕩的教學樓里,傳來的最后一個聲音竟然是兩個女孩的慘叫聲。
“小夜,我查到了!”又是個陽光炫熱得讓人煩惱的下午,雪盈如同一陣風般飛快飄了進來。
她見我無所事事的趴在課桌上睡安穩覺,便理所當然的扯著我的頭發,一邊在耳畔嘀嘀咕咕發出噪音,直到我被吵得猛抬起頭怒視她。
“小夜,我查到這二十年來唯一一個沒有畢業動向記錄的李萍是哪屆的學生了!”她沖我露出迷人可愛的笑臉,長長的睫毛在我的視線前五厘米遠的距離,我幾乎可以感到她急促的呼吸所帶來的一陣如蘭馨香。
我懶洋洋的用手將頭撐起來:“說來聽聽。”
“是十三年前高三三班的那個叫李萍的女生。你看,我連她的所有記錄都一起從數據室里偷了出來。”雪盈滿臉興奮的向我邀功。
我頓感頭大起來,雪盈這小妮子,沒想到平常隱藏在她做作的文靜面具下的面貌,竟然這么狂野。唉,不會是自己無意間把她給帶壞了吧?
“十三年前,那應該是哪一屆才對?”我嘀咕著問雪盈:“我們班現在是哪屆?”
“你睡胡涂了吧?”雪盈伸出纖細小巧的右手使勁拉著我的臉皮:“我們的班導萬閻王每次發飆的時候,都會語重心長恨鐵不成鋼的提醒我們不要給七十五屆丟臉的說。”
我不耐煩的一把將她的手抓住,點頭道:“七十五減去十三,那傳說里的事情應該是發生在第六十二屆的時候。也就是說那個李萍是第六十二屆高三三班的學生了!嗯,六十二屆……”   六十二屆……   ──那個校牌!!我猛地轉身拿過書包,將里邊的東西統統倒在了課桌上。“你看這張校牌。”
我把那張前天在白樟樹上找到的藍色袋子里的校牌,遞給雪盈,聲音激動而顫抖:“雪泉鄉第一中學第六十二屆高三三班,這張校牌是和那個被強奸了的李萍同一屆同一班的,一個叫做周劍的男生所有的。但是很奇怪,為什么它會在一堆校服的碎片里?”

  3、但是鬼真的存在嗎?抑或它只是神奇的大自然產生的錯誤而已?
我是夜不語,一個常常遇到詭異事件的男孩。我出生在月輝年的六月,老媽常喋喋不休的對我說:“你剛生下來哇哇大叫的時候,家后邊的那條河便漲起水,誰家都沒事兒偏偏水灌進了自己家,還真是怪事。”

  4、我吃了一驚:“你們想請那種玩意兒!聽說如果不能把它送回去,就會發生很可怕的事。”
張聞滿不在乎的擺擺手,像個行家:“送不回去的機率太小了。而且人們不是叫它仙嗎?這就說明了它也不是老要害人。”
我皺了皺眉頭:“這種玄乎其玄的東西,我看還是少碰為妙。而且學校的校規里不是明文禁止學生玩這種玩意兒嗎?”
他卻說道:“那你要怎么應付這次的數學突擊考?聽說只要請來了碟仙,你就可以問它任何問題。嘿嘿,不是我說你。雖然你的數學成績比我們幾個要好上一些,但離及格還是有一段距離吧。”

  5、“我不會參加。”
“真的?”
不想理會的我轉身就走。但身后依然傳來張聞的喊叫聲:“今天晚上十二點,我、你、狗熊、鴨子和雪盈五個人在教室……”
媽的!那家伙還真是個不管別人想法的怪胎。

  6、于是那一天晚上,我終究去了。夜色籠罩著整個偌大的學校。常常聽人說這所中學是在一座亂墳崗上建起的,一到晚上,那些有怨氣的鬼魂們便會出來,四處游蕩在校園內。我當然不會相信這種鬼話。但看到沉潛在黑暗中,孤零零的教學樓時,還是忍不住的感到從脊背上冒出了陣陣的涼意。
“真的要請……請它?”雪盈怯生生的拉拉我的衣角問。

  7、 “這不是你們計劃的嗎?我可是臨時工,什么都不知道便被你們拉來了。”我冷冰冰的答道。
“安靜一點,鬧到校警就完了。”鴨子噓了一聲,輕輕打開教室的門。我們五個走了進去。
我拉了一張椅子坐下,冷眼看著那四個人緊張的并起桌子,點燃蠟燭,鋪開八卦圖文紙,最后拿出了一個像是祭灶王爺的油燈碟子。

  8、就在這一緩之下,狗熊和張聞,他倆從六樓上掉了下去……
這兩人都是頭先著的,摔得腦漿四濺、血肉模糊……
“你為什么攔著我?!”我惱怒的沖她叫道。
她卻幽幽地說:“那些家伙根本已經被死亡嚇得沒有了人性,現在的他們只是行尸走肉而已。難道你真以為他們會因為你救上了他們而感激你?不!說不定一上來就會在你的背后刺上一刀……”
雖然這一點我也非常清楚,只是……唉,我有一張理性的外表,但卻常常迷失在感性中難以自拔。

平特心水报图 江苏7位数专家预测号 趣多拍官方咋赚钱 海南飞鱼几点开奖 排球比分多少21分 海南飞鱼彩票销售点 百家乐作弊 c35彩票安卓 大星新疆35选7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福彩3d走势图综合走势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