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有種莫大的福氣叫被麻煩

有種莫大的福氣叫被麻煩

  有種莫大的福氣叫“被麻煩”

  文/蘇心

  上個月,閨蜜燕子生完寶寶,接下來要給孩子辦一些諸如防疫等的證件。我們是多年的摯友,我就陪她辦理。

  有個表需要去某單位蓋章,燕子知道我同學也是發小林子在那,就讓我跑一趟。

  我拿著表到了林子那,他接了我電話剛從外面回來,專門在單位等我。

  順利地蓋完章,我告辭出來,邊走邊和林子客套:晚上我請你吃飯吧,咱們也好多年沒聚過了,這次又給你添了麻煩。

  林子有點急:你和我怎么這么客氣,咱倆用得著嗎?看著他著急的樣子,我鼻子酸酸的。

  是啊,我家和林子家住在一個胡同,從小一起長大一起上學。小時候,我倆經常一起做作業,一起玩游戲,一起欺負和我們不是“一伙兒”的同學。

  好多年,他在我面前都像個兄長,雖然他只比我大幾個月。初中畢業后我們考上了不同的高中,從此分開,聯系也少了。

  但林子在我心里一直像個親人般存在,這種童年伙伴,感情最真。每次想到他時,我的腦海里都會浮現出“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那兩句詩。

  有好幾年,我和林子失去聯系,直到一次開會時遇見才加了微信,但很少聊天。

  我的客氣,讓林子和我都那么不自在,曾經的青梅竹馬,竟然慢慢陌生起來。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想這個問題。人生境遇不同的我和林子,關系變淡,會不會是因為我們平時很少麻煩彼此,怕打擾對方,漸漸就疏遠了?

  朋友間如此,其實,親人亦如是。

  記得有個周末去父親那,看他老人家說話時別扭,覺得不對勁,一問原來他剛剛拔了牙。我問誰陪他去的,父親笑呵呵地說:我自己去的,你們都挺忙的,怕給你們添麻煩。

  我急:您上了年紀了,怎么能一個人去醫院呢?我們再忙,也有時間照顧您啊。

  父親像個做了錯事的孩子,局促不安地笑:你每天腳不沾地,我能少添點麻煩就少添點吧,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拔個牙而已。

  看著父親空洞的牙齒,我心疼的同時,覺得有種淡淡的疏離感。

  我想起自己小時候去醫院拔牙的情景。那時我不過七八歲的樣子吧,該長一顆牙齒的地方,竟然一前一后長了兩顆,父親說必須拔掉一顆才行。在醫院拔完牙我一直哭一直哭,父親帶我買了好多好吃的,我才不哭的。

  而我和父親,從什么時候開始,怕給對方添麻煩了呢?

  從我嫁做他人婦那時吧,他覺得女兒已經不是曾經粘著他講故事的小棉襖,而是人家的媳婦,更多的精力應該是放在小家庭建設上,不能整天顧著娘家。

  可我是他的親生骨肉,是他老人家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不麻煩我麻煩誰呢?

  被父母麻煩,我一直認為是一種莫大的福氣。

  我多么希望媽媽還能夠給我添麻煩,我不嫌她嘮叨,不嫌她買處理的蔬菜水果回來,不嫌陪她逛了半天商場不花一塊錢,只要,她還在就行。可今生今世,媽媽再也不會麻煩到我了。

  母親去世前一年,基本都是在醫院度過的。每次我們請假照顧她時,她都一臉歉疚,嘴里嘟囔:又讓你們休班,這月是不是得扣工資了?每次看到她一臉的不安,我都會說:媽,您生病,兒女照顧您是應該的。我不怕麻煩,您安心養病就行。

  我從小到結婚,在家里都沒干過多少家務,結婚后也整天在媽媽家吃,我的女兒,從幾個月就交給媽媽帶。媽媽的一生,猶如一支蠟燭,燃盡了自己,為我們照亮前行的路。而她唯一給我們添的麻煩,就是那段住院的日子。對于那些麻煩,我卻是滿滿的感激,那是我唯一能找到一點心安的事情,否則,一世母女,我就唯有歉疚了。

  是啊,當孩子不再麻煩你時,或許已經長大成人遠離身邊;當父母不再麻煩你時,或許這輩子都見不到面了;當朋友不再麻煩你時,或許你們已經不再是朋友。

  其實,越是愛你的親人,越是真正的朋友,越不愿給你添麻煩。他們知道你忙,心疼你累,怕給你添負累,寧愿自己扛著也不吭一聲。

  可是,多少人走著走著就散了,多少感情冷著冷著就淡了。所以,不要怕麻煩,在麻煩與被麻煩中才能加深彼此的感情。

  在我們生命中,能有幾位摯友?能有幾個青梅竹馬的小伙伴?能有多少至親至愛的親人?

  親愛的,只要是你,我不怕麻煩。而你,也一定不要和我客氣。

  被你麻煩,我愿意。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