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聊將錦瑟記流年》讀后感

《聊將錦瑟記流年》讀后感

  《聊將錦瑟記流年》讀后感(一)

  成往壞空,人生短長。并無別事。

  ——安意如《美人何處》

  流年錦瑟,似水浸指。動則水花曼妙,潺潺載夢;靜則波瀾不興,盎然愜意。流年的美,如一杯陳年美酒,醇香四溢,酒不醉人人自醉;如一書美文,詩詞羅列,低吟淺唱;如一襲美人,曼舞闌珊,捏花戀蝶,淺笑嫣然。

  錦瑟流年,執筆紅塵,細細聽說,凝字為安。讓我想起一個江南的女子,安意如。韓式編發,淡色旗袍,珍珠耳墜;恬靜的外表,文雅的舉止;目似秋水,嘴角抿起銜著淡淡笑容。一個才華橫溢,筆調纏綿悱惻的才女。

  安意如,她的一生就如她的名字一般,安能事事如意。初生患疾,至今依舊拄著拐杖生活。人生終歸不是完美的,行動不便的她渴望自由,卻偏偏又在紅塵里翻浪。上天給予了她寂寞,可幸的是寂寞煎熬了她,也成就了她。2006年憑借古典詩詞評賞《人生只若如初見》聲名鵲起,從一個默默無聞的網絡寫手轉身成為暢銷書當紅作家。

  踱步在文字里的安意如有著天然去雕飾的婉約和美麗。她向往黃仲則“別后相思空一水,重來回首已三生”般悱惻纏綿的感情。夢想自己可以是一位生活在古代有學識的大家閨秀。庭院深處,柳塢荷池,撫琴嗅香,翻書品茶。然而現實中的她,卻是一個穿著旗袍拍桌子的女子。她喜歡旅行,向往拉薩和麗江。喜歡蘇軾“詩酒趁年華”義無反顧般的灑脫;她喜歡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書,一個人旅行;她孤傲,卻不矯情,不故作清高。安意如,就是這樣一個人,行走在塵世中,卻不食人間煙火。嘆時光漫漫,又何妨揚眉談笑,心境從容。

  一份詩緣,一場邂逅。偶然的機會,安意如與元稹的“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擦肩相逢,為之駐足停留。正是這句詩,觸碰了她內心最柔軟的部分,燃起了她對古詩詞的熱情,開始了一段溫存的詩詞之旅。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詎有青馬緘別句?,聊將錦瑟記流年”“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那些詩,那闕詞,使安意如沉浸在古詩詞的美池中,沐浴著古詩詞人的情濃之美,思深之美。無論是詩經中唯美的愛情,還是宋詞中的曠世韻味;無論是納蘭凄清婉麗,蘊藉自然的詞,還是黃仲則志托付給知己的詩,都在安意如的筆端輕松綻放,美如火樹銀花。

  安意如是一個不易激動的女子,雖然采拾在古詩詞境深情長的花田里,卻不會沉陷在詩詞的凄婉怨念之中。正如她所說“情雅成詩,愛淡成詞。凡心所向,皆是虛妄。從夢中的花畞走出時,我仍是我自己”如此態度,又豈是常人能及?

  安意如用心去品賞,在古詩詞中,找到的不盡是美妙與哀愁,還有打動內心更美好,更真摯的東西。與其說安意如是才女,不如說她是個被古詩詞熏染的水邊伊人;與其說談詩詞,不如說是談風月。

  最美不過古詩詞,攜一縷暖陽,綻一抹微笑,安意如是個纖手細膩的采詩拾詞人。

  于現代來說,不是所有的女子都那么有才,不是所有的女子都那么淡雅,不是所有的女子都那么從容,不是所有的女子都那么堅強,不是所有的女子都那么安然,只有安意如做到了。

  在流年中行走,不是過客,是歸人。安意如,孑然拋卻了現世中一切的繁華,恣肆地享受經年的美,啜飲歲月的好,在紅塵中不羈。


《聊將錦瑟記流年》讀后感(二)

  《聊將錦瑟記流年》,可能是安意如迄今最好的書了!

  寫人物傳記難,寫詩人傳記尤難,寫古典詩人傳記難上加難。更難的是:詩傳。

  首先,這天才詩人就不屬庸常人類,不能用常人思維度之;其次,古典詩人的詩詞于現代人理解起來,又隔了厚厚的一層意象與思維的障礙;第三,解讀古典詩人及其詩詞,不得不同時解讀其身處的歷史環境、身世及所遇之人與事。你看,夠不夠難?

  但是,這當然難不倒安意如。不僅沒難倒,反而激發得安意如提劍起舞,劍裹龍蛇,招招致命——

  第一,選詩精準。黃仲則存詩千余,存詞二百余,安意如一網下去,打撈出來的差不多都是精品。特別是扉頁上摘出來的詩句,句句堪當名句之選。

  第二,評點深刻。無論是評人評詩,那都是青眼加巨眼,既鐘愛得王八瞅綠豆,又分析得理性加客觀。只是有時,我有點擔心,個別理性和客觀評析的段落,會不會傷了黃仲則?

  安意如,對天才不妨悠著點,理解理解再理解,回護回護再回護,慎責戒苛。作為藝術家和詩人,他已經為中國文化和民族精神貢獻巨巨多了,他應該是巨巨成功的人了!對他的理解和品評,絕不可低于其友其師其幕主呢。

  第三,思語如詩。《聊將錦瑟記流年》,其對人對世對詩的思考,比之安意如的其它書,更深刻更精到更系統,并且一如既往的以散文詩般的文句,把那些思考組織編結起來,如織錦或刺繡,一幅幅流光溢彩,委實好看得緊。

  第四,談藝有識。這是藝術家和詩人之傳記,最難著筆處。不符合藝術史和詩史的高評也妄,低評也怠,批評者的識見非常重要。

  安意如基本上是遵從前人評贊來評章黃仲則的。比如,她與前人一樣,認為黃生的豪情承繼的是李白,集中體現在其古體詩中,尤以《太白樓醉中作歌》之七古歌行為最。我讀了之后,也是深以為然。

  又認為他的律風承繼的是杜甫,其近體七律,有清以來,無人能及。安意如謹慎地提出一己之見:黃仲則的七律是杜甫之后的又一個高峰,此后再無高峰。此議,即是安意如獨特的個人識見。當然,有待學界認同。我讀黃生七律,只覺自然無鑿,真難以企及。

  黃生的那些名句,多出自其七律。

  《聊將錦瑟記流年》,是書三部分,四十六節,加上序跋,共四十八節。這樣的組織結構與數字表征,我想是經過安意如考慮后的安排。

  而每一部分里都有寫得相對更好的章節。如第一部分的錦瑟流年、武林舊事,第二部分的青衫落拓、清夢難尋、名噪一時,第三部分的倦眼繁華、流光欲轉、不系之舟、空念綺懷、浮萍落花,等等,計十節。

  我要感謝安意如,為我們感性又理性地推介了黃仲則。詩人、鑒賞家、讀者,缺一不可,尤其是品鑒古典詩詞,沒有鑒賞來昭昭,多數讀者只能昏昏。我猜,安意如用了黃仲則這個名字,而未用黃景仁這個大名,也經認真思索了的。黃景仁,俗了點。黃仲則,有味道,堪玩味。

  當然,安意如不是古典文學的教授,她的解讀帶著強烈的你儂我儂的色彩。也正因為如此,這樣子的解讀與讀者靠得更近,更容易走入讀者的內心。

  教授的解讀和安意如的解讀,是使讀者深入古典的互為補充的兩條路徑。雖然,安意如的解讀,很多是建筑于專家研究的基礎上,但是,我個人認為,安意如努力以赴的路徑,至少在詩性文采及可讀性上,比一般專家的研究更為獨特,更為辛苦,也更值得肯定。

  君不見,有的所謂教授,對古典的解讀,簡直就是胡謅八扯,也居然長期占有話語權,長期地荼毒一般聽眾、讀者……想及此,我衷心地對安意如的審鑒品德,表示我個人的十分的敬意!

  讀安意如的過程中,忍不住想,這女子怎么這么讓我們須眉汗顏呢!這樣子的好文字,眼下有哪個男人寫得出呢!有點像鑒賞界的李清照吔。氣餒,真氣餒。


《聊將錦瑟記流年》讀后感(三)

  利用一周的業余時間,斷斷續續的閱讀,終于將安意如的新書《聊將錦瑟記流年——黃仲則詩傳》(浙江文藝出版社2014年2月版)閱畢,頗有收益。

  此書為安意如蟄伏三年之著,能從文友處借得此書一閱,亦算是一種書緣。按一般的閱讀經驗,我讀書的速度還是較快的,但也許是受到書中主人公的人生經歷影響,邊讀邊思,閱讀之速度自然就慢了下來。作者對此位清代詩人贊賞有加(仲則詩,納蘭詞,雙璧生輝),對此,我并不完全贊同,但此書所書的有關文字仍能引起我諸多共鳴,現將讀完此書后,有關經過“自我消化”的文字略陳如下,以饗同好,歡迎賜教。

  1、郁達夫的小說《采石磯》雖以黃仲則為主人公,其實是“夫子自道”。

  2、黃仲則是黃庭堅的后嗣,雖生活境況無法與先祖同題并列,但觀其詩文成就,絕對無損于先祖之聲名。

  3.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無一用是書生。”兩句詩合在一處看,方才得見黃仲則之心氣高昂。與其先祖黃庭堅“朱弦已為佳人絕,青眼聊因美酒橫”有異曲同工之妙。

  4、 有心向學之人,遇到良師殊為不易,良師得遇慧根好的弟子亦屬機緣。黃仲則與其恩師邵其燾即是典型一例。

  5、所謂的盛世,在某種層面上,仍屬虛妄之構想,社會及個人現狀之差異決定了沒有絕對的公平。“興,百姓苦;亡,百姓苦”(見張養浩《山坡羊 潼關懷古》)即使就當下之現狀而言,亦大體不謬。

  6. 佛門亦非真正之凈土,有慈悲為懷、一心參禪的高僧方家,自然亦有雖批僧袍、塵心仍熾的俗流敗類。當下的一些著名的寺廟可證,套用魯迅《拿來主義》的話語,在此我不想舉出實例。

  7. 面對人世之艱辛,最好還是“暗夜沉吟”,不可細與人言。苦,自己品嘗;樂,邀眾共賞。知世故而不世故,方為一種難得的人生成熟境界。

  8、王荊公曾云:“白頭富貴何所用,氣力但為憂勤衰”(見《鳳凰山》一詩);清代學者畢沅曾云:“高才無貴士”;王國維曾云:“社會上之習慣,殺許多之善人;文學上之習慣,殺許多之人才”。此三人之說,均為沉痛之語,非有豐富之人生閱歷者不能道也。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