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能阻礙你的,從來不是別人

能阻礙你的,從來不是別人

  能阻礙你的,從來不是別人

  文/沐沐

  葉子是我的好朋友,西安人。

  她喜歡上海。她說,在很小的時候看過一個紀錄片,有上海里弄,有外灘夜景,有復旦的草坪,有上交的梧桐,從那時起就深深愛上那座城市。

  后來她去過很多次,還是一如既往的喜歡那座和家鄉感覺完全不一樣的城市。

  當年考大學的時候,葉子想要報考上海的大學。但是當時父母想讓她留在西安,就在西安讀了大學。后來想要考去上海讀研究生,那一年媽媽生病住院了,雖然不是很嚴重,但是讓葉子打消了去上海的念頭。

  研究生畢業找工作,葉子看了上海的公司,但是考慮到男朋友在西安,爸爸媽媽年齡也大了,就順理成章的留在了西安工作。

  今年春天葉子借參加“設計上海”的展覽之名,在上海停留了半個月。上海已經不是她小時候看的記錄片中的模樣,但是葉子確定那還是她想去的地方。

  糾結了幾個月之后,葉子忐忑地跟家人和男朋友商量,去上海工作生活一段時間。

  “他們竟然都沒有反對!”葉子說,“我甚至有點懷疑是不是他們根本就不在乎我。爸媽問都沒多問,說只要我不后悔就行。男朋友問清楚了狀況,還說如果我決定在上海發展的話,他可以考慮把自己的業務轉移到上海。”

  我隔著電話聽筒,能感受到葉子的歡樂。

  掛掉電話,葉子給我發來一條信息:

  一直阻礙我去上海的,不是別人。如果當時勇敢一點,考大學的時候我就報考到上海,現在會是什么情況?

  我不知道如果當年葉子去上海讀大學,現在會是什么情況,我只知道當年若葉子報考上海的大學,她的父母掙扎過之后也會支持,就算有點擔心,也不會以愛的名義阻礙葉子追求想要的生活。

  有時候,我們把身邊人假想成為一道道坎兒,橫在我們想要走的路上,于是自以為是的改變了方向。

  回過頭來看,阻礙我們的,從來都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內心的不堅定。

  遵從自己內心的選擇,也許會影響到周圍的人,但是我們常常低估了他們的接受力。

  尤其是我們在乎又在乎我們的人,并不會強力干涉我們去做真正想做的事情,哪怕看起來不合常理,哪怕在他們的理解范圍之外。

  一個朋友Q聊起來她當時決定吃素,想了很多:如果和無肉不歡的客戶吃飯,豈不是會影響合作;跟朋友一起吃飯,友誼的小船會不會說翻就翻;回到家里爸媽知道了,會不會特別不理解。

  事實情況是,和客戶吃飯的時候Q說明自己吃素,客戶沒有表現出一點驚訝,點了葷素搭配,或者干脆大家都吃素,并沒有什么不愉快。

  Q跟朋友吃飯就更簡單了,大家連為什么都沒問,每次吃飯也會記得Q吃素,確保不是全葷,相安無事,照樣吃的歡天喜地。

  Q最糾結的是怎么跟家人說明白。過年回家的前一天,她甚至想象了爸爸審問她到半夜,吃素有什么好;媽媽給她做一盤紅燒肉放她面前,都這么瘦了還吃素,別發神經了。

  然而回到家,Q和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還有哥哥和嫂子一起吃飯。Q說自己吃素,然后掃視了一圈,發現大家并沒有停下手中的筷子,照常吃飯。

  Q對我說:“我看著他們甚至眼皮都沒抬一下,多少有一種失落感,覺得自己太不重要了。不過想一想,正是因為在他們心中我很重要,我做什么樣的選擇,在他們看來才不那么重要,我樂意就好。”

  的確,當周圍的人明白我們能為自己的生活負責時,他們會順理成章的接受我們為自己安排的一切。畢竟,沒有人會逃避幸福,每一個人選擇怎樣生活,和什么樣的人交往,都是在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

  我當時決定考研的時候,距離考試不到兩個月時間。

  一邊查看報名流程,一邊準備復習資料,但是內心是糾結的,不知道怎么跟大家說明白,也忐忑他們會不會反對。

  回學校讀書的風險和成本我都考慮很清楚了,剩下的問題是,領導會不會同意,家里人會不會同意。

  當時正好媽媽在西安陪我,我回家甚至都不敢看她的眼睛,好像自己做了虧心事一樣。報名表提交之后的那天晚上,我到媽媽房間,告訴她我報名考研了,準備回學校讀書。

  媽媽沒有我想象中的吃驚的反應,只是說你想考就考吧。然后跟聊了很多和考研不相關的事情,也說起我的小時候,仿佛時光回到了十幾年前。聊到很晚,媽媽拉著我的手說,如果你想好了,就去爭取吧,媽媽支持。

  “媽媽支持”,這簡單的一句話,于當時的我來說,是一股說不清楚的力量。

  領導們知道后有一些意外,但都沒有為難或者阻礙的意思。他們在隨后的復習過程中,還給了很多中肯的建議。

  朋友幫我分析完利弊關系之后,并沒有潑冷水,看到我心思已定,也是全力支持。

  雖然時間很短,很幸運,我順利通過初試和復試。如當初所愿,可以又一次踏進校園。我發現家人為我驕傲,同事和朋友是真心祝賀。

  很多事情都是如此。如果你想做,大家都會成為助攻。

  有時候,我們陷在自己給自己設定的困境里,以為周圍人會不理解,糾結不已。回過頭來才發現,在乎我們的人,比我們想象的更包容;不在乎我們的人,比我們想象的更隨和。

  其實剛工作的第二年,我申請過去英國讀研。當時全家人一致反對,兩個理由,一是一個女孩去那么遠的地方不放心,二是年齡不小了,先戀愛結婚再考慮深造。

  當時跟領導提及此事,先是各種婉拒,再是說工作安排不開,態度強硬,找領導寫推薦信也是百般為難。

  現在想來,導致我最終放棄的,是我自己,不是別人。就算有家人和領導的一時“為難”,決定放棄offer的是我。是我不愿意舒適圈的那份懶惰,是當時的那份膽怯和對未知的恐懼,是我不能明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只有當一個人知道想要什么的時候,別人的意見不會成為阻礙。能不能做好一件事,就看我們愿不愿意把自己放在一條非走不可的路上。如果自己能把握好航向,別人給的“耳旁風”都會是順風。

  畢竟,愛我們的人不會阻礙我們的幸福和快樂。不愛的人更不會。

  那些來自別人的阻礙,多半是我們自己假想的。

  父母本來應該是我們最堅強的后盾,不應該扮演著反面角色。和父母之間的溝通,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困難。因為終極目標是一致的,他們希望我們幸福快樂,剩下的就是讓他們明白,我們怎樣才能幸福的問題。

  最好的戀人,是彼此成就。成年人終究會明白一件事,愛一個人最好的方式,不是用自己覺得好的方式,而是讓對方覺得舒服的方式。溝通妥當,彼此成就會是最明智的選擇。

  同理,真正的朋友會理解我們心中的愛與恨,理解那份執著與不舍。關鍵時候,不必兩肋插刀,至少彼此尊重和支持。至于那種“我希望你幸福,但是不要比我幸福”人,不必考慮。

  路人的各種說辭,就更不需要當做“阻礙”。我們生活的好或者壞,在路人看來都只不過是一種談資而已。看完熱鬧,就散了。“大家都很忙,你沒那么重要。”

  能阻礙我們的,從來不是別人。

  如果有一件事情特別想做,但還是退縮了,不是因為別人,只是來自內心的膽怯或者不情愿。

  正如當時知道準備考研時,弟弟一字一頓地跟我說:“你是大人了,想做什么我們都支持。你現在只用考慮清楚一點,這是不是你真正想做的。”

  就這樣,凡事只要考慮清楚是不是我們真正想做的。如果是,全世界都會讓路。沒有誰會樂此不疲的阻礙一個人去爭取讓自己更幸福的生活,家人和戀人更不會——

  如果你樂意留在十八線城市的家鄉,父母不會把去大城市追逐未來的愿望強加到你頭上;

  如果你確定和一個人在一起會幸福,周圍的人即使不理解,在清楚你的感受之后也會給予真心的祝福;

  如果你想要做把自己的興趣愛好和事業發展結合到一起,愛你的人會給你足夠的支持和鼓勵……

  也許,所有的感情到最后都凝結成一點:你愿意就好——如果你這樣做快樂,并且有能力對這一份快樂負責,我便和你站在同一邊,不阻攔,不干涉。

  能阻礙你的,從來不是別人。

  你若堅定,全世界都會為你保駕護航。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