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反思我與人相處失敗的地方

反思我與人相處失敗的地方

  反思我與人相處失敗的地方

  文/MagicNotes

  這是我曾經與一個好朋友關系破裂的故事。

  一開始我們只是同事,因為我這個人對人比較親切,慢慢他就和我熟絡了。在一段時間里,我們相處得非常好,甚至到了無話不說的地步,我們雙方都認為對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后來他與我相處的時候變得得寸進尺,跟我聊天說話時也慢慢不注意、變得不中聽,也開始做一些過分的事。但大部分我都沒在意,與其說沒在意,其實說忍下來更為貼切。然后他的這種行為就更加變本加厲了,甚至乎,我的一些別的朋友都開始對他有意見了,說這個人怎么這樣啊(具體的壞話就不說了),后來一次他觸到了我的底線,我們鬧矛盾吵了一架,于是我們關系就變淡,互相不理睬對方了。他吵架的時候幾乎失控,說了一些過分的話,彼此都挺受傷的。

  過了一段時間,他道歉了,我性格也是老好人,就原諒他了。但遺憾的是,沒過多久,他又變回以前那樣了。而且,比以前有過之而無不及。后面大家估計也猜得到,我們又鬧矛盾了。我第一次這么厭惡一個人,我對他那么好,那么容忍他,他竟然對我那么過分,那么得寸進尺。后來我們的關系就淡了下去了。

  但,同事嘛,低頭不見抬頭見。在關系淡下來的那一段時間,我觀察了一下他。他人還是非常好的,是非明辨,做事情有條理,懂人情,跟其他同事也相處得不錯,在外面人看來,是個很不錯的人。后來我們又好了,因為我這破老好人性格。但接下來,我們相處得并不好,矛盾重重,最后還是決裂了。

  為什么他一個挺不錯的人,我也是一個很友善的人,相處起來就那么難。我花了前前后后三年多的時間,才意識到,原來問題出在我身上:是我把他慣壞了。是我無止境的容忍慣得他得寸進尺,人都是很容易被慣壞的,并不僅僅只有孩子才會被溺愛成熊孩子,他其實與其他人相處之時很好的,只是與我相處時才格外過分。我天生具備這樣的能力,任何一個人,只要與我親密接觸一段時間都很容易在別人眼里顯得奇葩起來(我那位朋友如此明顯,只是因為他跟我相處時間太長),因為我實在是很多事情都不在意,所以可以永無止境的退讓,而當我都無法忍受到不得不在意的時候,這個人差不多已經糟糕到在別的人眼里可以被千夫所指的地步了。人總是過多的在意自我,大多數人缺乏同理心,而我具有極強的同理心,感受力,除非我感到不舒適到一定的程度,我的感同身受能力一般不會被我關閉,也因此導致,與我親密相處的這些人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他們的自我會被放大,我可以感受到他們的需求并順應他們的需求。也就是說,可能在某種程度上,與我相處的時候,我對于他們來說存在感極弱,然后比如把我的錢當自己的,把他們的決定當成我的決定,把他們的感受當成我的感受……諸如此類的就很容易發生了。

  我的這些朋友,他們都具備有非常好的品性,如果沒有與我相處的經歷,他們在其他人眼中可能永遠與極品二字無法搭邊,他們甚至非常優異,極其樂于助人,無私奉獻,具備非常高貴的品性。我其實還是很具備觀察人的能力的,能做我朋友的人,都具備很好的品性。

  很遺憾的是,他們遇到了我。我是那種很友善的人,如果保持一定距離,我會是那種很好的朋友。

  然而如若靠近,比如在一起或者經常親密相處,對方就會被我誘使著不斷越界,因為我對人很“好”,特別“好”,而且還是很舒適的好法,不會讓對方有虧欠感什么的,然后,不要幾個星期,對方就會習慣了,而習慣之后就會逐漸的得寸進尺,越來越過分。非是他們軟弱,只是除非他們特別自省,否則都會不自覺的陷入,而且越陷越快。我跟我的那些朋友分開之后,他們都很好,與其他人相處時沒出過問題。我的這種老好人性格,就如同毒藥一般的存在,這就是問題的所在。

  回想起再之前的幾段往事,才發現我很早就有這種“毒藥”的特征。

  初中的時候,我有一個很要好的小伙伴。真的很好,但是后來依稀記得他對我做了非常過分的事,我生氣了,他一點都不自知,甚至覺得為什么這樣都不原諒他,然后我們就分開了。高中也有這樣類似的事,我一位玩得很好的室友,一起度過了很長的高中生活,但到高三的最后階段,因為我對他開了個玩笑,什么玩笑呢?他長得比較胖,夏天光著膀子,我非常不合時宜地說了一句,你的胸部都都趕上女人了。他生氣了,我連忙道歉,但似乎他記恨了。然后關系也淡下去了。

  為什么會這樣呢?因為我人很友善,很多人很容易跟我成為朋友。跟我相處的人,會覺得跟我相處很舒服,我那種幾乎沒有原則的相處方式,讓他們感到很輕松。但是一旦深交了,他們會被漸漸被我慣壞了,比如習慣對我做過分的事,習慣說一些難聽的話,也習慣了我對他們那種行為的容忍,一旦我不容忍他們的行為,他們就會覺得不舒服,覺得不對勁。或者一旦被我反觸到他們的原則與底線,他們就會怒不可遏,他們會覺得,你為什么不讓,不忍,所以關系就會變得惡劣。雖然一般情況我容忍能力很強,但是這種容忍有時候像積分制的,比如積到100分我就會爆發,一次兩次玩笑,沒關系,笑笑也就過去了。一次兩次的過分,也沒關系,我能夠理解。但總是這樣,人容忍總是有極限的。況且人是有情緒的,比如今天我心情不好,容忍能力就會下降。比如我工作壓力大,情緒能力就會下降,不會時時處處都會讓著人。

  其實戀人之間也是經常有這種現象,比如男方一開始處處容忍女方,千依百順,各種無理的要求都滿足,各種不和都是自己低頭認錯求和,沒有原則性地不斷讓步,那么婚后男方就別想讓女方關心你,理解你。你一旦把女方給慣壞了,她就會把你的忍讓當成理所當然的,你對她好也是理所當然的,一點點小事都可能在她眼里無限放大,若是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倆人的關系終將無法維持。

  與人相處是一門課程。因為我的愚蠢,枉費了他們的信任,給他們造成了那么多的傷害,實在羞愧難當。倆人在一起,關系淺倒沒什么,但關系深了,維系倆人的關系是一件很有學問的東西。君子之交淡如水,深交的話,更需要注意你的一言一行,不要傷害對方,了解對方的秉性,堅持自己的原則。

  恩宜自淡而濃,先濃后淡者,人忘其惠;

  威宜自嚴而寬,先寬后嚴者,人怨其酷。

  大約就這么個道理。

  我很想跟他們說一道歉,但似乎已經太晚了,而且他們想必不會聽得到吧。

  我失去過很多朋友,不過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更清楚地知道誰才是我真正的朋友。(來源/簡明現代魔法)

平特心水报图 快乐12胆拖投注表 梦幻159师门赚钱 百赢棋牌官网 大丰娱乐网址 深圳风采开奖规则图 3号码分布图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多乐彩官网 北京28走势图-查询 凤凰彩票论坛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