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紅樓夢讀后感4000字

紅樓夢讀后感4000字

  紅樓夢讀后感4000字(一)

  一部懷金悼玉的《紅樓夢》,八十回悲歡離合幾多情。作者曹雪芹以心血塑造群釵,據畸笏叟評語考,更為一百零八位奇女子列了情榜。其中榜上排名在先的,便是“情不情”的賈寶玉和“情情”的林黛玉。他們的相戀相知,成為一段真情的絕唱。鄙人好讀《紅樓夢》,雖才疏學淺,難以領會其中真諦,但仍為其所感不能心釋,意欲淺談一二。泛泛來講未免太多,如今只淺談一下此二人的開端——寶黛初見。

  一、寶玉的言行

  寶黛初見之時,賈寶玉第一次全貌登場。對于那大段描寫其形貌的文字與點名其性格的兩首《西江月》現暫且撇開不談,只講一下寶玉初見黛玉時的言行,便足以稱得上真摯驚心。

  寶玉看罷,因笑道:“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

  寶玉笑道:“雖然未曾見過他,然我看著面善,心里就算是舊相識,今日只作遠別重逢,亦未為不可。”

  寶玉笑道:“我送妹妹一妙字,莫若‘顰顰’二字極妙。”探春便問何出。寶玉道:“《古今人物通考》上說:‘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畫眉之墨。’況這林妹妹眉尖若蹙,用取這兩個字,豈不兩妙!”

  又問黛玉:“可也有玉沒有?”眾人不解其語,黛玉便忖度著因他有玉,故問我有也無,因答道:“我沒有那個。想來那玉是一件罕物,豈能人人有的。”寶玉聽了,登時發作起癡狂病來,摘下那玉,就狠命摔去,罵道:“什么罕物,連人之高低不擇,還說‘通靈’不‘通靈’呢!我也不要這勞什子了!”

  這樣的言行,怎能不驚心?書里的人驚了慌了,書外的人也驚了慌了。是情深?是癡狂?是宿命?是前緣?好像說什么都對,而說什么又都不對。賈寶玉此時的言行,體現了他的性情,應了一個“親”字,應了一個“心”字,但更貴在一個“知”字。寶玉,他是知黛玉的,從一開始兩人便投了性情。

  寶玉說過,“除《四書》外,杜撰的太多。”那么,就以《大學》為解,方不虛誕。

  《大學》開篇有這樣的句子:“古之欲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又有“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意誠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

  所以依愚見,這種“知”,應是“格物致知”。鄭注有云:“格,來也。物,事也。”直白連在一起,居然是“來事”二字。如今說“會來事”,有褒義上的“聰明”之意。

  這種解釋自然不合儒家正言。但愚以為古人的認知關涉的是天人關系。格物也相應的是因其天賦異稟所引致。其中性智的天分是最主要的。故所謂“格物”之“格”有“感通”一解。某種天賦的對萬物的體悟冥會,能夠推出種種對人生世界的認知。簡單點講,一種天生的聰明,加上一點努力和用功,就能通曉世界了。所以打從一開始,真正懂黛玉的只有寶玉一個,因為他“格物致知”。“格物致知”是雙方都要聰明,如天圓地方缺一不可,這個知是相知,彼此了解。兩個聰明人在一起惺惺相惜,互為知音。“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意誠而后心正。”聰明才能了解,了解才能意誠。這“誠”可解為情真意切。意誠而后心正。彼此真心相對,愛才能得以升華,而不攙雜俗世的功利。從初見開始,賈寶玉就對“天上掉下的林妹妹”深有“高山流水遇知音”之感,所以他的驚人言語,也就令人在愕然之后,更有會心一笑。二、黛玉的形容

  相對賈寶玉那樣大幅的外貌描寫,林黛玉在初見時的形容面貌描寫甚少,但卻最為適宜。這等簡略筆墨,方襯這“情情”的佳人。

  “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以上是甲戌本的描寫,僅寥寥幾筆,就點出了黛玉的幾點特別:眉眼心病。但查閱影印古本的話,會發現當時曹雪芹定下的只有“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卻沒有后面這一句“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愚以為后一句補得不妥。請不要小看這雙眉眼,正是這雙眉眼總覽賈府,又是這雙眉眼還淚幾多。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從上面兩句要看出前世的絳珠風韻,也要看出今生的善感多愁。不同“言”,則不同“意”。總是有所欠缺。

  所幸后來看到了周汝昌先生的文章,《為了林黛玉的眉和眼》。周先生說過,《石頭記》十來個抄本的異文之多,之“麻煩”,是一般人斷乎難以想像的,僅僅是“描寫”林黛玉的眉、眼的這兩句話,就有七種不同的“文本”。但1984年隆冬,周先生受國家古籍整理小組負責人李一氓的重托,親赴列寧格勒去驗看列寧格勒的古鈔本,終于發現了至今為止最合適的一句:“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泣非泣含露目。”周先生又驚又喜。

  周先生又驚又喜,讀者們也是驚喜交加。“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泣非泣含露目”,正應前因后果。再說黛玉的“心”與“病”。黛玉是病由心生。她現世情真意切,情寶玉之情;宿命報恩天定,還絳珠以淚。她也曾經說過:“我自來是如此,從會吃飲食時便吃藥,到今日未斷,請了多少名醫修方配藥,皆不見效。那一年我三歲時,聽得說來了一個癩頭和尚,說要化我去出家,我父母固是不從。他又說:既舍不得他,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若要好時,除非從此以后總不許見哭聲,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親友之人,一概不見,方可平安了此一世。”

  可是既然寶黛相見了,命運的齒輪也開始轉動,由不得她不病。

  很多人討厭黛玉的小心眼兒,曹雪芹也借著湘云之口批評過她。“你那花言巧語別望著我說。我原不及你林妹妹,別人說她,拿她取笑都使得,只我說了就有不是。我原不配說她,她是小姐主子,我是奴才丫頭,得罪了她,使不得!……這些沒要緊的惡誓,散話、歪話,說給那些小性兒、行動愛惱的人、會轄治你的人聽去!”但就算是黛玉小性兒、行動愛惱的人、會轄治人,她仍然是重要的。一個敢于去愛,并把愛情作為生命的女孩子,一個有著過人才學和自尊心,卻寄人籬下的女孩子,因為有著一份難得的真性情,就算刻薄于言捻酸于行,削了氣量減了心胸,再怎么不隨意平和,仍然曾經賞錢給婆子們買酒吃,教過香菱學詩,和寶釵細語在秋雨夕,與湘云密談在凹晶館……黛玉畢竟是美好的,單憑她那顆定為寶玉無雙知己的真心,她也是值得寶玉去愛,值得我們去愛的呀。

  此次初見,寶玉癲狂摔玉,滿堂皆驚。但真正惜玉的,是林黛玉。她的心太真了,真到淌眼抹淚的說:“今兒才來,就惹出你家哥兒的狂病,倘或摔壞了那玉,豈不是因我之過!”襲人勸解后想給她看看那玉,她又忙止道:“罷了,此刻夜深,明日再看也不遲。”《蒙府本》有側批道:“他天生帶來的美玉,他自己不愛惜,遇知己替他愛惜,——連我看書的人,也著實心疼不了,不覺被人一哭,以謝作者!”寶玉自己的東西自己不心疼,反倒要旁人替他擔驚抹淚,即便是書外看客,也為黛玉的心疼而心疼了。連起前因后果,怎不肝腸寸斷!如此的眉眼心病,即便有缺陷,依然是生動的,是可愛的,是從第一眼開始,便注定了是寶玉知己的。

  三、宿命與通靈

  女媧氏煉石補天之時,于大荒山無稽崖練成高經十二丈,方經二十四丈頑石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媧皇氏只用了三萬六千五百塊,只單單剩了一塊未用,便棄在此山青埂峰下。誰知此石自經煅煉之后,靈性已通,因見眾石俱得補天,獨自己無材不堪入選,遂自怨自嘆,日夜悲號慚愧。一日見一僧一道遠遠而來,坐于石邊高談快論。石頭聽他們說到紅塵中榮華富貴,動了凡心,便央僧道施展幻術,化為通靈美玉,夾帶于一干情鬼之中,投至茫茫紅塵之內。因為頑石隨同神瑛下凡,所以便原原本本的記下了這一風流孽債。神瑛侍者和通靈美玉,雖然一個有前緣,一個憑機遇,卻都成為了絳珠還淚一事的當事人。絳珠還淚,一落凡間,便生成了木石之緣。

  確實是木石之緣。通靈美玉并非玉,神瑛侍者也是石。“瑛”是像玉的美石,有玉的光彩但并不是玉。在絳珠還淚的塵世,沒有什么金玉之緣親許欽定,唯有草木之情似玉天成。與絳珠仙草有緣的是神瑛侍者,但木石之緣的對象,愚以為既是賈寶玉,也是通靈玉。當然這樣講“木石之緣”便不只是愛情,更多了份憐惜。通靈美玉從初見開始通靈。“什么罕物,連人之高低不擇,還說‘通靈’不‘通靈’呢!我也不要這勞什子了!”寶玉發了癡狂病摔了通靈美玉,如同抗拒著那即將到來的命運。那一摔,叩開了命運之門,正是通靈的開始。由此,通靈寶玉開始記錄下前緣所定的情債,自己也在冥冥之中卷入了這場情債。黛玉憐惜著賈寶玉,因此也憐惜了通靈玉。所以自通靈開始,備受黛玉憐惜的石就“合二為一”一般的真正難分難離了;自通靈開始,曹雪芹的筆墨就飽蘸心血的真正大筆而書了。

  在書外,這草木之情的創作者是曹雪芹;在書內,這草木之情的記錄者是通靈玉。愚以為,賈寶玉身上有曹雪芹的影子,通靈美玉也是曹雪芹的化身。是他定下了這宿命,也是他通靈來記錄這故事。曹雪芹是個哲學家,且是個“二元論”者。如湘云教翠縷二人討論所講的,連一個樹葉兒也分陰陽。可是,湘云教誨翠縷,不時有一個陰,又有一個陽;是陰盡了化為陽,陽盡了化為陰。這不是“二元”,又是“一元”了。難怪翠縷抗議:“可糊涂死人了!”“一陰一陽謂之道”,《易》理為陰陽之道,特重陰而輕陽,與古今先賢大大相違。他又極講究對稱學,“相反相成”,注大智慧于書中。故有寶玉,便有黛玉。一個本質非玉,所帶之物也為頑石,另一個草木之身,卻韌勝金縷質比圭璋。但就是這樣的兩個人,從初見開始,便相知相憐了。

  既然黛玉憐惜著賈寶玉也憐惜了通靈玉,故愚以為,這憐惜在書內是草木憐石,在書外是雪芹自憐。不但賈寶玉有曹雪情芹的影子通靈美玉是曹雪芹的化身,林黛玉也是曹雪芹的一部分。她是與曹同泣之人,是“一把辛酸淚”的代表,是有相同“淚盡而亡”命運之人。林黛玉有矛盾的個性,既生性孤傲又率直天真,是不合時宜的沒落文人氣質。可再怎么孤傲不群也免不了受俗務牽連。一次鴛鴦事件以被林請走為名支開平兒,一次寶釵撲蝶借林防小紅疑心。出淤泥而不染,不宜難乎!白玉也微瑕,也蒙塵,一如雪芹命運。

  情債的宿命是寶黛的,通靈的功效是頑石的,執筆的靈秀是雪芹的,書內書外息息相關命運相連,自從寶黛相遇,這八十回殘稿的《紅樓夢》便才真是通靈了。它聯系起了不同時空多少人物,以不朽的文學魅力吸引了多少愛好者,這便是最驚人的通靈之力了。

  人生若只如初見,定不能預料后世何如。但無論坎坷離合,寶黛也不悔不懺,仍以至情厚意達誠申信。對廣大《紅樓夢》愛好者來說,更是如此。從翻開此書第一頁開始,便不離不棄,由始至終的熱愛下去。

  人生若只如初見……


紅樓夢讀后感4000字(二)

  一部《紅樓夢》,讓多少人為它垂淚,讓多少人為它感動啊!

  作者曹雪芹通過《紅樓夢》,揭示了當時封建社會的黑暗,也表達了他的不滿與憤怒。故事講述的是從小體弱多病的林黛玉來到了榮國府,漸漸與賈政之與生俱來通靈玉而性格頑劣的公子賈寶玉相戀,又因鳳姐從中使用掉包計,使得賈寶玉娶帶有黃金瑣的薛寶釵,讓林黛玉吐血身亡,賈寶玉從此心灰意冷,看破紅塵,遁入空門的故事。

  我實在是為林黛玉而感到悲哀不值,更為他們悲慘的命運而惋惜。但追究人物本身并沒有過錯,讓人憎恨卻是那種封建的傳統觀念。什么婚姻大事父母做主,什么門當戶對,這種思想真是害人不淺。這不,賈寶玉和林黛玉就是因此而要承受陰陽相隔,想而見不著的痛楚。還要讓賈寶玉受這樣的欺騙。唉,就是石頭心腸的人也會被他倆的真情所感動的。

  “丟棄了不離不棄黃金瑣,忘記了莫失莫忘通靈玉”,好一個多情瀟灑的賈寶玉,嬌嫩多病的林黛玉,塑造了一個發生在清朝封建家庭的動人愛情悲劇。


紅樓夢讀后感4000字(三)

  看完《紅樓夢》心中有一絲悲哀,忽覺秦氏對鳳姐說的一番言語,實是有理:“月圓則虧,水滿則溢。”世上無事可“永保無虞”。就像這朝朝代代,總是從初期到全盛再到衰敗,從春秋戰國時期,秦始皇統一六國,漢,三國,晉,南北朝,隋……無一幸免。身邊的小事亦是如此,一生中總有順心與陰暗的時期,所以人生給予的感覺就饒有滋味……有人時常覺得人生凄苦,可沒有這苦,那怎會感受到成功到來時的快樂?若紈绔子弟只知玩樂,終老一生,死前才去遺憾,“人生何其短,吾還碌碌無為終老此生。”。家道中落,未嘗不是好事,死前至少可以說,“因曾度此落魄生活,故吾此生沒有白活。”

  說到碌碌無為,終老此生。就不得不題,功名利祿。記得第一回中,士隱所解注的《好了歌》。“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限閉了。……”甚切,就好像功名,不是得了功名,就不用死,到頭來還是得死。下一世,誰理你是秦始皇,還是漢武帝。更別提其他人,“問古今將相可還存?也只是虛名兒與后人欽敬。”若不提,欽敬,從古至今,那些著名的貪官奸臣,呂不韋、秦檜、吳三桂、鰲拜……也是萬古留名。其實他們的才智,膽識,  以及那種不畏懼命運的膽魄,也有可取之處。命運最終給他們的安排終究是殘酷的,死訊換來了呼天搶地的歡呼聲,死后還招人惡罵,這是他們的悲哀,也是那個社會的悲哀。難道這就是正義與邪惡的標準嗎?

  其實,正義與邪惡的標準還是很模糊的。我可以說,“人各有志,只能說他們樹立了不科學的人生觀。”他們的所作所為不一定像我們想象中那么可恥,也許他們像楚莊王,三年沉迷于酒色,是別有用心,我們也許只是讓歷史蒙蔽了雙眼,雖然可性極小,但我們不能排除這種想法,畢竟這些都已成過去,無從考證……

  我甚是欣賞他們對于神說以及命運的無所畏懼,即使是現今社會,又有何人能真正做到不滿命運的安排,能挑戰命運。想想社會之中,大多數人們還希望圣人、神仙的出現,從苦惱將他們解救,以此說來似乎還不及這些貪官奸臣。

  那這些貪官奸臣錯在哪兒?失敗在那兒?——我想應該是,想得不夠長遠。就好似呂不韋,得到了皇位又怎樣?也許會更覺空虛,到頭來終免不了一死。“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