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郎咸平說》系列讀后感

《郎咸平說》系列讀后感

  《郎咸平說》系列讀后感(一)

  文/閻帥

  “帝國主義忘我之心不死”是句老話,如果我們依然死守著這種僵化教條不放,很難真正地融入到國際主流社會。如今的“帝國主義”早已不是一百多年前憑著堅船利炮到處橫行的國家了,其主要目標也不再簡單的是原材料和勞動力。現在,帝國主義的武器從武器炮彈,變成了戰略物資,金融工具,如糧食,石油,匯率,變成了“洋文化”,軟實力。更可怕的是,一顆顆用蜜糖包裹的毒藥,用禮品偽裝的炸彈,正在“洋大人”微笑的誘惑下,送到我們手里。我們的確不應該再時刻抱著敵意對待他國,但是它們對中國的態度真的全都是善意的嗎?

  中國無論從土地還是人口上來說都是大國,1981年我國人口接近10億時,專家學者計算出我國的合理人口數量應該不超過7億,即全中國的各項資源養活6億多人比較合適。1991年,中國科學院發表報告《中國土地資源生產能力及人口承載力研究》表明,我國環境人口容量為16億,我們現在人口14億,已經非常接近16億這一閥值。解決14億人的吃飯問題,關系到國內民生和政治穩定,是頭等重要的大事。而近年,食品價格卻在逐漸提高,不僅僅是國內通貨膨脹的原因,糧食已經成為某些國家用來控制他國經濟和民生的重要手段。 事實上,以人類現有生產力計算,每年的糧食產量養活100億人都是綽綽有余的,但是在非洲依然有人飽受饑餓,在不發達國家人們依然為食物而苦惱,不僅是因為某些地區食物浪費嚴重,更主要的是歸結種種原因只有一個,即政治。發達國家更多地把糧食看做戰略物資,用來支撐本國經濟體系和貨幣。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黃澄澄的金子被黃澄澄的糧食取代,成為了支撐美元的新一代主力。

  美國是糧食出口大國,不僅得益于其高度機械化的耕作,與政府的補貼與支持更是分不開的。美國低廉的農產品價格為何很難惠及國外消費者?究其深層原因,我們發現世界食品大宗買賣大部分都是由四大國際糧商操縱的,它們再聯手華爾街農產品期貨市場,“槍”已經擦亮,無論瞄準哪個國家都將是很可怕的情況。

  先通過低廉的農產品和種子傾銷,使一國國內農產品企業虧損,再炒高農產品價格,使農產品加工企業大量囤貨,華爾街再做空農產品,加工企業還沒來得及生產就先虧損,甚至倒閉,國際糧商再迅速出擊,控制了國內的大量農產品加工企業。

  這種做法通過一漲一跌,使大量國內企業受制于外資。如果只是控制一個領域或產業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往往連同整條產業鏈都被外資控制,這樣利潤不僅可以最大化,還可以緊

  緊保護住自己占領的產業鏈,不給其他資本進入和侵吞自己“領地”的機會。因此,整個國內市場的定價權也被外資所操縱。在通脹壓力較大時,發改委曾經約談各農產品企業,暫緩漲價。其實這些企業面臨的成本上升壓力也非常大,更重要的是真正的話語權并不在自己手里。

  另一個與農產品密切相關的即轉基因食品。轉基因食品剛出現時就備受爭議,因為農作物的基因是被人類修飾改造過的,人類吃下去后也許不會立刻出現影響變化,但是后代出現畸變或者基因受到影響的幾率并不確定。我們國家批準了轉基因的商業化,其主要原因是看重了其增產的特點,卻并沒深究其“質”的特點。國際知名生物技術公司“孟山都”的產品之一“先玉335”被調查發現,其父本作物就是轉基因農作物。吃過這種作物的動物都出現了很嚴重的疾病。對于轉基因食品的爭議持續不斷,我們應該想到,如果未來發現轉基因危害了人類健康,誰應該為其負責?

  基辛格曾經說過,誰控制了糧食,就控制了人類,誰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所有國家。2010年我國的石油對外依存度高達54%,一半的石油都從國外進口,使我國的經濟命脈很容易受到外部環境的影響。我國的石油儲量其實并不豐富,在開采過程中浪費現象還非常嚴重。在某些地區,一噸原油只能有效開采100多公斤,剩下800多公斤都被浪費了,再加上我國油質整體并不優秀,原油提取出的汽油更少。相比美國,西部地區原油大部分為輕質油,開采出的油質極好。所以我國石油產出量很難滿足國內石油消費量。

  在石油缺口如此巨大的情況下,我國的汽車消費卻在飛速增長。2009年我國大力扶持汽車產業,汽車消費猛增。隨之而來的情況是,燃油需求大量增加,使我國石油負擔加重。汽車量增加的同時,道路狀況和停車場面基并未改善,大城市擁堵狀況更糟。尾氣排放嚴重,環境更加惡化。

  如今的帝國主義已經不再是100年前的帝國主義,其侵略擴張的方式和工具也都發生了改變。他們深諳敵人的法寶,懂得對手的戰略,向對方學習,使自己的牙齒利爪更加鋒利。我們的確應該以開放包容的姿態接受外資,但同時也應該時刻以提防的心態保護好自己的核心利益和關鍵領域,由此才能更充分合理地“洋為中用”,“洋人”時刻向對手學習的態度更是值得我們效仿。


《郎咸平說》系列讀后感(二)

  郎咸平教授又一對中國人講的大良心話,《我們的日子為什么這么難》,風靡了中國。正當房價、物價高速上漲,收入卻停滯不前的時候,這本書真是講到了中國人的心坎里去了。

  同樣也由于郎教授后面提到的“為什么中國的企業活不下去:富士康悲劇”所指出的,正是由于國外的大企業,只把我們作為他們的生產加工基地,壓榨地特別厲害。但我們的行業管理部門卻沒有起到應有的行業管理職能,只知道一味地招商引資,從來不知道保護國內制造企業的權利,造成我們的工人的收入不得不拿得很少。

  同時,能源價格如電力價格的居高不下,電力體制改革無法深入的進行下去。又被陷入了所謂的“節能減排”政策不能自拔,國內制造業的利潤只能少之又少了。

  中國人很希望能夠走出去,但是走出去的過程卻又非常地艱難。想做好海外生意,必須在海外要有軍事保障。但是好不容易有了可能海外駐軍的機會,一次海地的地震,又把那么多高層的軍官埋在的廢墟中了。我們已經找了最窮最苦的非洲去拓展業務,但在實際操作中還是困難重重。

  對于為什么我們的房改那么難,郎教授談到了“火山理論”和“重慶模式”。由于沒有對火山里的巖漿進行有效的引導,老百姓沒有辦法

  自建住房,而政府又缺少保障性的廉租房和經適房,任何阻擋火山口的巨石都會被融化。

  然而卻又有所謂的有士之識提出要加快實施房產稅,郎教授在這里對這種人作出了嚴厲的警告,他講“房價大漲,得罪了所有買不起房的人”,”再搞房產稅的結果,又要得罪了所有買得起房的人”,“結果全國老百姓都被得罪了,那政府的執政基礎怎么辦呢?”,并引用世界銀行的報告結論“房產稅必然要承受沉重的政治代價。”

  只要中國沒有良好的制度作為保障,這種房產稅絕對就是要不得的。在房屋評估過程中可能產生腐敗,在減免的過程中也可能出現腐敗,這么多腐敗的漏洞沒有辦法堵上,亂開征必然引起天下大亂。那么口口聲聲義正填膺要加物業稅的官員,要么是不負責任的,要么就是唯恐天下不亂,或者就是想要沖鋒在前,揚揚名而已。現在并不是加稅的時候,而是要真正好好考慮一下如何減稅,如何減少政府運作成本的時候。

  我們的日子過得那么難,其中的原因多種多樣,本質只是一條,中國人太多,太復雜,職能部門的管理能力還有待加強。


《郎咸平說》系列讀后感(三)

  這個假期讀了一本郎咸平的《郎咸平說:我們的生活為什么這么無奈》書名有點長。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郎咸平的研究和觀點,之前一直只是對郎咸平有所耳聞,知道他是個有名氣的經濟學家,香港中文大學教授,畢業于赫赫有名的沃頓商學院。

  書中通過作者對當今中國社會經濟問題的研究,從現象到本質,從下到上地分析了各種社會問題的原因,深刻而直白地闡明了我們的國家現存的問題,從書中可以強烈地感受到作者對社會問題的擔憂以及對中國政府的殷切希望,書中提出了很多問題的解決對策,作者希望通過這樣發人深省的語氣讓大家意識到如今嚴酷的社會現實以及我國最真實的社會狀況。 之所以選擇看這本書是覺得上個學期學了一些政治經濟學方面的內容之后感覺光是看教材里的內容顯得有些空洞,難以聯系實際,看了這本書以后覺得充實了不少。書中分析的事例都是當今我國面臨的經濟社會問題以及各大媒體熱議的經濟話題比如大家關心的油價,電價,房價,菜價,過路費等等,讓我更加全面,清晰的了解了當前的社會經濟形勢。 在這里我想談的就是關于過路費的問題。從我小時候開始,記得每次坐車去遠一點的地方就會途經幾個收費站,早已習以為常,和書中描述情形的完全一樣。郎咸平分析了一下其實有許多的收費站都已經超過了規定的收費年限,然而它依舊繼續存在并收費著,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各項經濟活動的運輸成本。類似于這些不平等的現象還有很多,我很能夠“理解”這樣的情況,因為這是中國人特有的方式和行為習慣:默默地占著小便宜,反正沒幾個人注意,沒幾個人知道,不占白不占。都不太自覺。所以不只是收費站問題,我國當今的問題都可以從中國人的本性以及長久以來形成的特有的社會風氣中找到根源,這也是很多無法解釋的問題的原因之所在。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