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晚熟的孩子,才能走得遠

晚熟的孩子,才能走得遠

  晚熟的孩子,才能走得遠

  文/國館

  北京的徐先生在女兒出生之后,就決定不讓孩子上“啟蒙班”或“學前班”這些玩意兒,也從來不給女兒灌輸“只準第一”、只準“鳳凰高枝”這樣的觀念。

  快樂、輕松,是他給女兒設計好的童年生活。

  但沒想到,現實還是給他洗腦了。

  在親朋聚會或者應酬客戶時,有孩子的人總會不得不談到孩子的教育問題。

  在聽到徐先生不給女兒報班之后,大家都覺得他是外星人:

  “怎么可以這樣?你這樣毀了孩子……”“起跑線上不能輸的……”“孩子要快樂,但現在如果不給他們一些負擔,他們長大了就要受苦……”“你是不是沒找到好老師?我給你介紹幾個……”

  結果,在大家的狂轟濫炸、互相攀比的風氣下,徐先生越想越焦慮,最后還是給快要上小學的女兒報了拼音和數學班,每天上午九點到十一點上課。

  曾看到電視上有小孩子這樣呼吁:“大人都說不想讓我們輸在起跑線上,但是補習班反而會讓我們還沒跑就累倒了。”

  怎么可能不累呢?這場現代中國的“大躍進”運動,讓孩子還沒學會走,就要開始跑。跑得了也要跑,跑不了,扯著蛋也得向前跨。

  無怪乎現在的中國社會,到處都是步履匆忙、神色慌張的年輕人。

  《奇葩大會》里來了一個年輕人,心急火燎地表達著自己想要擺脫以往的“窮困”生活、入選《奇葩說》實現人生輝煌的憧憬。

  他將自己去過的廉價健身房看做養雞場,和別人被迫擠在一間大床房里是破壞了自己的“生活檢點”,連高曉松都忍不住打斷他:

  “我覺得你作為一個并不富有的人,你在侮辱這個階級。”

  何炅評價道:“在你的表達中,我看到了一種只爭朝夕的慌亂感,你把一種特別正能量的、有抱負的緊迫感,表達成了一個哀怨的慌亂感。”

  的確不錯:這個社會,還有多少年輕人像這位表演者一樣,氣急敗壞地鞭撻自己要成功、成名、“成才”,而在此之前,所有的奮斗和追趕都透著一股辛酸,如果不能達到目的,這樣的辛酸都被轉化為命運的悲涼。

  而這樣的價值觀,很多都是從小由父母、學校和社會灌輸給我們的。

  作為學者的易中天先生很成功,而作為父親的他對孩子的教育似乎更加成功。但他的教育觀念跟大多數人的觀念有點反過來:他不像其他人一樣心急火燎地催逼孩子成長,他對女兒的教育,就是不教育。

  女兒易海貝開始認字的時候,易中天就給女兒寫信,開始是很簡單的幾個字:貝貝,爸爸想你。

  結果女兒對信件珍而重之,看了又看,念了又念,易中天后來寫的信越來越長,女兒認的字自然越來越多。在這個過程中,她也自然地養成了閱讀和學習的興趣。

  別人家的孩子,是家長抽一鞭才走一步,巴不得天天玩耍休息;

  而易中天的女兒,是家長多次勸她休息,別太用功累壞了。

  這其中的差別,就在于孩子有沒有興趣。

  女兒長大了,戀愛時易中天送了兩個字“恭喜”,失戀了易中天還是兩個字“恭喜”,即使到了適婚年齡也沒催過婚。

  現今許多家長的觀念就是:學習不能落后,結婚也不能落后,連生孩子都不能落后!結果,相親催婚、催產催育,一樣不少,有時還恨不得自己親自上陣……

  不緊不慢地成長著的易海貝,人生履歷卻堪稱讓人歆羨:從小到大成績優異,在同濟大學五年年年一等獎學金,后來落戶上海,婚姻美滿,事業成功。

  很多年以前,斯坦福大學的心理學家曾經做過一個“棉花糖實驗”:

  他們找了三十多個學齡前兒童做實驗,獎勵機制有兩種:一種是他們可以隨時吃棉花糖,但每次只能吃一顆;另一種是可以同時吃兩顆棉花糖,但要等一段時間才能吃到。

  小孩子們有的是迫不及待地吃掉一顆棉花糖,有的是耐心等待漫長時間、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到別的玩具上,而后得到了吃兩顆棉花糖的獎勵。

  幾十年后,心理學家對當年接受實驗的孩子們進行回訪,結果發現:當年能靜心等候長時間來獲得兩顆棉花糖的孩子,普遍都有較好的人生表現,包括更好的考試分數、良好的體魄和融入社會的積極心態。

  趕著孩子“贏在起跑線”上的家長,其實培養的是渴望得到第一種獎勵的孩子,成功要來得快,越快越好,像張愛玲所說“成名要趁早,否則不痛快”。

  結果,很多孩子,都被謀殺了自己對人生的感受力,變成了只認“成王敗寇”的冷漠的肉體。

  如果家長能夠像易中天先生那樣,激發出孩子心里對于美好的渴望、對于學習的興趣,很多孩子都可以變成實驗中第二種孩子:

  忍耐,等待,不慌不忙,享受過程,靜候生命中最美的滋味自然流出。

  張文質先生在《教育是慢的藝術》說:“我們當前教育往往過于急切地盼望著出成效、成正果,能夠‘立竿見影’,缺乏一種悠閑的心態,缺少閑心。”

  要培養孩子的“閑心”,莫過于堅持亞里士多德關于教育的三大原則:中庸,可能,適當。

  中庸,是說教育不是為了培養超人,而只是要讓孩子成人。回歸中道,不過分高估自己,也不輕賤自己,知道自己和別人一樣,都有健康活潑的未來。

  可能,是說讓孩子知道未來的無限可能性,在別人瘋狂往一條道上趕的時候,看得見旁邊還有千萬條少有人走的路,而那些路,同樣平坦開闊,花香爛漫。

  適當,是說小學就學小學的知識、初中就學初中的知識,而不是像大行其道的所謂“培優”、“競賽”一樣,脫離現實,讓孩子過早接受不適合心智的知識。

  其實,每個父母都可以擁有龍應臺那樣的心態:當他的兒子怎么都學不會把花束好的技術,她沒有催促,沒有越俎代庖。她只是在邊上,一邊看著,一邊等著,讓孩子摸索,隨他自己感受。

  “我愿意用一生的時間,去等這個小男孩把花束束好,用他5歲的手指。花繩繞過來,剛好要系上的時候,另一端又突然滑走了。孩子,你慢慢來,在淡水街明亮的陽光里,在石階上,等你把花束好,用你5歲的手指。”

平特心水报图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黑龙江快乐十分电子图 北京pc开奖官网 江西时时彩还有漏洞吗 贵州快三走势图基本 吉林11选5前三直遗漏 麻将规则玩法 网易彩票华东15选5 陕西11选5任5最大遗漏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