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紅樓夢第20回讀后感

紅樓夢第20回讀后感

  紅樓夢第20回讀后感(一)

  《紅樓夢》第二十回里,趙姨娘攜子賈環姍姍出場。賈環與鶯兒玩擲骰子玩,為一二百錢銀子耍賴,被鶯兒恥笑一番,索性就地打滾又哭又鬧,被寶玉勸回,他只得灰頭土臉地回到自己的親媽趙姨娘那里。趙姨娘詢問事由,賈環編造事實,“同寶姐姐頑的,鶯兒欺負我,賴我的錢,寶玉哥哥攆了我來了。”聽到這句顛倒黑白的話,趙姨娘連想都不想,脫口而出:“誰叫你上高臺盤子去了?下流沒臉的東西!那里頑不得?誰叫你跑了去討這沒意思!”這哪里是罵賈環,分明是自己內心的投射。

  身為姨娘,雖然被賈政寵愛,那不過淪為了生育工具,在賈府里的地位尚不及寶玉房里的丫頭,她卑;身為人母,不能管教自己的孩子,親兒子叫別人“媽”,叫自己“姨娘”,她苦;出身下賤,既不讀書又不識字,在賈府里光鮮照人的女人圈里,處處顯出自己的野性,她俗;雖說“幫理不幫親”,可賈府上下哪個不是“幫銀”的“幫銀”,“幫親”的“幫親”,想借女兒之勢提拔下娘家人,又被拒絕,她怨;人都說“母憑子貴”,偏生下個不討喜的兒子,女兒倒是爭強好勝,顯出幾分能耐來,倒連自己親媽都看不起,時不時劃清界限,她恨。

  縱有萬般委屈,誰人知,何人曉,她又能怎樣?恨,難下咽,在肺腑周繞數圈后變成一股股黑水從口腔里噴出,殺傷力為零,倒是弄得自己污潰不堪,自己聞不到自己的臭,頂著滿身糞水四處招搖,挑撥是非,一個趔趄跌倒在地,眾人指點著,恥笑著,再次把她推到臭水溝里。她愚蠢,掙脫無力,只能滾在臭水溝大叫:“我輕賤我的,與你何干?”


紅樓夢第20回讀后感(二)

  二十回《王熙鳳正言彈妒意 林黛玉俏語謔嬌音》,作者將王熙鳳和林黛玉放置在不同事件與人物互動之中,對兩個形象各有刻畫,我們也可從“禮”與“情”的角度對比一下。

  在王熙鳳處理賈環的事件中,作者稱其為“正言彈妒意”,“彈妒意”即是借訓斥賈環批評了趙姨娘的妒意,同時作者認為王熙鳳的處理是“正言”,那作者筆下王熙鳳是如何“正言”的呢?從兩者的身份關系來看,王熙鳳是主子,趙姨娘是“梅香拜把子”輩兒的奴才,王熙鳳對趙姨娘的評判行為在身份關系上是合乎尊卑之禮的。從批評的內容上來看,“他現在是主子,不好,橫豎有教導他的人,與你什么相干”——先是指責趙姨娘尊卑不分越職干預;“反叫這些人教的歪心邪意,狐媚子霸道的。”“自己又不尊重,要往下流里走,安著壞心,還只怨人家偏心呢。”——又是指責趙姨娘不守本分人格卑劣,王熙鳳之批評合乎事實,所訓之語合乎人禮正道。從批評的方式上來講,王熙鳳疾言厲色,毫不顧忌情面,直戳趙姨娘心肝,又有敢言直言之“正”。在這一場“正言”批評中,王熙鳳所秉持的是禮,這“禮”讓趙姨娘與賈環皆不敢出聲。同時在勸解李嬤嬤的話語中,雖不免捧與哄李嬤嬤之嫌,但我們從言辭來看,王熙鳳講的還是“禮”,是規矩,“你是個老人家,別人高聲,你還要管他們呢,難道你反不知道規矩。”兩段互動中側面塑造的王熙鳳是個講“禮”之人。

  再觀林黛玉的互動表現,因寶玉從寶釵那里來,便“冷笑”、“賭氣回房”、“作踐壞了身子,我死”、“這樣鬧,不如死了干凈”,完全不顧及寶玉的賠笑;寶玉“不過偶然去他那里一趟”、“只沒有個看著你自己作踐了身子呢”、“我還怕死呢?倒不如死了干凈”一番道理解釋與表態更是讓黛玉聽著別扭,甚至聽出了完全相反的意思。晚間不等寶玉打疊起千百樣的款語溫言來勸慰,又是“死活憑我去罷了”,只急得寶玉“你這么個明白人,難道連‘親不間疏,先不僭后’也不知道?”,此語說的清晰明白,兩人關系有理又有禮,但黛玉未滿足,看見黛玉所求的并不止于這合乎理與禮的關系。接著啐道:“我為的是我的心。”直到聽寶玉道:“我也為的是我的心。難道你就知你的心,不知我的心不成?”才真正勸解到黛玉的心里。此處“你的心、我的心”除了指親密友愛之外,是否也直接表明了二者間的愛情呢?這段互動中,我們看出在與寶玉的關系之中,黛玉所求的不止于合乎禮的親密互動,而是寶玉對自己的完完全全的情、真真正正的寶玉的“心”,是一個極講“情”之人。


紅樓夢第20回讀后感(三)

  賈環在紅樓夢書中前期出現的次數并不甚多,曹公著墨不多,卻把一個心理失衡、缺少疼愛的孩子展現于世人面前。賈環與寶玉同為兒子,但是身份懸殊。寶玉是嫡子,賈環是庶子。寶玉集萬千人寵愛于一身,后有“活鳳凰”之語,賈環只在趙姨娘面前能討得一點溫情。

  本回目中賈環與鶯兒擲骰子,既輸錢又輸人。鶯兒嘲諷他“一個作爺的,跟丫頭爭輸贏,連我也看不上”,又說“寶玉以前輸了偌多,也不在意”,賈環本就有嫉妒之心,又逢不公正對待,自然心中火起,辯解“眾人都喜歡寶玉,嫌棄我不是太太養的”。

  從賈環的生存環境入手分析,

  第一、賈環是姨娘之子,且非長子或獨子,因此在家族中不受重視。

  第二、書中也未明寫賈政管教賈環之語,只在招呼眾姊妹與寶玉入住大觀園時閑閑提起一句,賈環人物猥瑣,比之寶玉的飄逸瀟灑相差甚遠,因此不難發現賈環不入賈政之眼。但可笑賈政既為父親,寶玉是管不得的,管了惹眾怒。賈環在可管理范圍內,賈政卻不管,置孩子教育于姨娘和私塾手中。

  第三、趙姨娘心術不正,總期待惹出些禍事延及寶玉,好讓賈環坐穩獨子之位,保證以后這榮國府的家私都是她與她兒子的。有這樣歹毒心腸的母親在前指引,難保賈環不走向歧途。

  第四、賈環自身的問題。賈環在賈府私塾中讀書只為了每月固定的點心錢,并無靠八股文章發跡之想法,可以肯定他不是一個有積極目標的人。又因沒有人給他傳遞正確的信息,引導他走出自己的心理誤區,他始終徘徊在庶子、身份低微、無人疼愛的環境中。

  第五、王夫人有意打壓。書中雖未明寫王夫人對賈環的態度,但我認為作為一個正常的女人不會對妾生的孩子抱有好感,除非這個孩子拋棄自己的原有立場,完全倒戈(對比探春)。妾與正室爭奪丈夫的愛,爭奪家庭的管理權,妾之子一旦成為家族繼承者,正室的境地就會異常尷尬。王夫人對賈環而言只有嫡母身份,卻無管教之實。

  第六、胞姐的態度。竊以為,探春對弟弟賈環是疼愛的,但礙于身份以及她對王夫人的忠誠,探春不便表示,也因此探春要人前人后撇清她與庶母胞弟的關系。賈府的居住格局限定她的活動范圍,初時隨賈母住,既而入大觀園中,賈環隨庶母居于外圍。親情關愛在細節中、在點滴中。

  在以上這些外界環境影響之下,賈環的心里充滿陰霾。

  反思我們自己在親子關系中的表現,是否不夠關心孩子?是否過度關心孩子?是否強權威壓于孩子?是否有自我心理問題而不自知,卻因自己影響孩子?教育非一家一戶的小事。想要教育孩子,需要一個村莊、一個城邦的幫助,需要大家善意的對待。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