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小米新聞一點資訊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你需要的,哪里是朋友

你需要的,哪里是朋友

  你需要的,哪里是朋友

  文/菲歐娜

  今天有人給我留言傾訴:“我一個朋友都沒有,我覺得我很悲哀。雖然我有很多熟人,但是當我覺得孤獨無助的時候,卻發覺沒有一個人理解我。我需要一個可以解救我的朋友,哪怕一個也好。”

  我不知道你正經歷著什么,但你說的那種可以解救我的朋友,我也沒有,我猜大家都沒有。

  1.

  我最好的朋友應該是小沛,我們初一認識,算一下到現在也有12年了,這期間一直保持聯系。初一那年冬天,半夜我感冒發燒,口渴想喝水,一向膽小的她為了我,一個人去找老師倒開水。

  從我們的宿舍到教師宿舍樓要經過一個大操場,大冬天的,一個瘦弱的女孩,頂著寒風,摸著黑只為給我倒一杯水。那是我第一次對家人以外的人產生依賴感,那一晚的溫暖足夠我認定她為我最好的朋友。

  但是中考讓我差點失去這個朋友。本來成績差不多的我們,只要各自發揮正常就可以考進同一所排名中等的高中。不幸的是我發揮失常,而她不僅發揮正常,而且有個厲害的爸爸,讓她體育成績拿了滿分,結果她進了市里最好的高中,我勉強進了當初約好一起去的中等高中。

  我恨自己不爭氣,沒有考出自己應有的水平,我嫉妒好朋友進了最好的高中,同時我又憎恨這世上有人不遵守規矩,讓中考失去了本該有的公平。

  年少的我,第一次體會到什么叫無能為力,我終日悶悶不樂,窩在家里不出門也不好好吃飯。

  她經常跑來我家,但我從不讓她進我的房門,那時,我最不想見的人就是她了。

  我消沉的狀態讓大家很擔心,連班里考得最差的同學都跑來我家,笑嘻嘻地跟我說:“你總沒我慘吧,我連最差的高中都沒得上了。”

  但是這樣的安慰根本不受用,我覺得我怎么能跟他比呢,他成績本來就比我差,他怎么可能明白我的心情。我覺得世上沒有一個人理解我,我就是想不開,我特別不服氣又無可奈何。

  直到有一天,我媽終于受不了我了,把我推開的飯碗摔到地上說:“你矯情什么啊,多大點事,哄一下你你還上癮了,愛吃不吃!”

  我被我媽嚇著了,一直到晚上她都沒再理我,我只好自己去廚房找吃的,吃飽飯睡一覺反倒想開了。反正對我來說,左右都是進那所學校,這樣的結果倒也不算什么壞事,只是她攤上好事了而已,有什么值得難過的。

  我和她也重歸于好了,盡管后來我們的交集比從前少了很多,但是年少時純真的感情支撐著我們一直走到現在,一直視對方為最好的朋友。

  你看,當我覺得孤獨無助時,我最好的朋友不僅幫不了我,還讓我心生抗拒。讓我振作起來的,不是我最好的朋友,甚至不是我媽,而是一頓飽飯一場好覺。

  2.

  在我認識的人當中,人緣最好,朋友最多的是小靜。那時我們都在上大學,但是我們不在一個班。無論我在哪里遇見她,她身邊永遠圍著一群人,而她也永遠是人群里最閃耀出眾的那一個。

  唯獨有一次,晚上從圖書館自習室回宿舍的路上,為了抄近路,經過池塘邊的亭子,聽到了一陣斷斷續續的哭聲,嚇我一跳,如果不是她也正好抬頭看到我,我真不敢相信這個哭泣的女孩是小靜。

  我走過去想問問她怎么回事,她迅速整理好情緒,只說是心情不好,讓我別擔心。我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她,只好握著她的手,讓她堅強點,我們都支持她,她點了點頭。

  此后,再見到她,依然是光彩奪目的小靜,有時我都懷疑那晚遇見她獨自哭泣只是一場夢。她一如往常參加各種社團,組織校內校外各種活動,學習也不怠慢,獎學金也沒少拿。到大三,大部分人還在考級,她已經拿到所有該拿的證書,早早地就去實習去了。

  后來回學校畢業答辯時,我們兩個班的聚餐是在同一家店,因為都喝了點酒,又是離別的傷感氛圍,大家都忍不住多聊了一些。

  原來,那天晚上她媽進了醫院,她爸打的。她爸酒后打人是常事,但是自從她上大學之后下手更重了,他爸其實是不支持她上大學的,家里沒錢,而且覺得一個女孩讀那么多書沒有用,但是她媽一直堅持,寧愿自己在家挨打受氣,也要供她上大學。

  那天晚上,她很害怕,害怕媽媽有事,但她不知道怎么辦,她想找人幫她,可是她發現周圍那么多朋友,沒有一個人讓她開得了口,也沒有一個人看起來是可以幫她的,只好自己躲著哭。

  哭過之后,生活還得繼續。她請親戚們幫忙照看媽媽。鼓起勇氣給爸爸打了電話,用一個成年人的身份,告訴父親,再動手,她一定報警。

  也正是因為她深知自己的大學生活實在來之不易,代價太大,所以她才要更加努力,一定要讓媽媽的付出值得,也只有這樣才能變得強大,保護媽媽。

  畢業之后,她努力工作,拼命賺錢。家里經濟改善了,她爸也不再喝那么多酒,本以為破碎的家庭,竟然開始一點點變得平和起來,她自己的事業也越來越成功。身邊依然朋友眾多,她依然是那個光彩奪目的小靜。

  但是在她光彩奪目的背后,偷偷吞咽了多少淚水只有她自己知道。即便身邊有那么多朋友,但她依然需要獨自舔舐傷口,偷偷擦干淚水,奔赴生活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場。

  如果她當時期待著朋友們解救她,她會怎么樣?我無法揣測,但至少我知道,朋友們也許能幫她緩解負面情緒,但能讓她扛起槍來跟生活戰斗的只有她自己。

  3.

  說到底,無論是多么親密的關系,始終我是我,你是你,有些情緒始終無法共享。

  你說的那種理解我們,可以在我們孤獨無助時解救我們的人根本不存在。任何困境下,能解救我們的只有我們自己。你深陷泥潭,朋友可以拉你一把,但你自己不努力往外爬,朋友力氣再大也沒用。

  有些路注定要一個人走,有些痛注定要一個人背。作為成年人,我們需要有獨自療傷的能力,誰沒受過傷,誰沒流過淚,但沒有人是被別人解救出來的。

  朋友只能幫我們,但救我們走出困境的始終只有我們自己。你需要的哪里是朋友,你需要的是一個更強大的自己。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