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行葦

詩經:行葦

  《詩經:行葦

  敦彼行葦,牛羊勿踐履。
  方苞方體,維葉泥泥。
  戚戚兄弟,莫遠具爾。
  或肆之筵,或授之幾。

  肆筵設席,授幾有緝御。
  或獻或酢,洗爵奠斝。
  醓醢以薦,或燔或炙。
  嘉肴脾臄,或歌或咢。

  敦弓既堅,四鍭既均,
  舍矢既均,序賓以賢。
  敦弓既句,既挾四鍭。
  四鍭如樹,序賓以不侮。

  曾孫維主,酒醴維醽,
  酌以大斗,以祈黃耇。
  黃耇臺背,以引以翼。
  壽考維祺,以介景福。

  注釋

  1、敦彼:草叢生之貌。行:道路。
  2、方苞:始茂。體:成形。
  3、泥泥:葉潤澤貌。
  4、戚戚:親熱。
  5、遠:疏遠。具:通“俱”。爾:“邇”,近。
  6、肆:陳設。筵:竹席。
  7、幾:矮腳的桌案。
  8、緝御:相繼有人侍候。緝,繼續。
  9、獻:主人對客敬酒。酢:客人拿酒回敬。
  10、洗爵:周時禮制,主人敬灑,取幾上之杯先洗一下,再斟酒獻客,客人回敬主人,也是如此操作。爵,古酒器,青銅制,有流、柱、鋬和三足。奠斝:周時禮制,主人敬的酒客人飲畢,則置杯于幾上;客人回敬主人,主人飲畢也須這樣做。奠,置。斝,古酒器,青銅制,圓口,有鋬和三足。
  11、醓:多汁的肉醬。醢:肉醬。薦:進獻。
  12、脾:通“膍”,牛胃,俗稱牛百葉。臄:牛舌。
  13、咢:只打鼓不伴唱。
  14、敦弓:雕弓。
  15、鍭:一種箭,金屬箭頭,鳥羽箭尾。鈞:合乎標準。
  16、舍矢:放箭。均:射中。
  17、序賓:安排賓客在宴席上的座位次序。賢:此指射技的高低。
  18、句:借為“彀”,張弓。
  19、樹:豎立,指箭射在靶子上像樹立著一樣。
  20、侮:輕侮,怠慢。
  21、曾孫:戴震《學女為》:“古者適孫則曰曾孫。《尚、書》曰‘有道曾孫’、《考工記》曰‘曾孫諸侯’是也。此燕族人故稱曾孫,明祖之適孫以與同祖之人燕于此也。”此指宴會的主人。
  22、醴:甜酒。醹:酒味醇厚。
  23、斗:古酒器。
  24、黃耇:年高長壽。
  25、臺背:或謂背有老斑如鮐魚,或謂背駝,總之都是老態龍鐘的樣子。臺,同“鮐”。
  26、引:牽引。此指攙扶。翼:扶持幫助。
  27、壽考:長壽。祺:吉祥。
  28、介:借為“丐”,乞求。景福:大福。

  譯文

  蘆葦叢生長一塊,別讓牛羊把它踩。
  蘆葦初茂長成形,葉兒潤澤有光彩。
  同胞兄弟最親密,不要疏遠要友愛。
  鋪設竹席來請客,端上茶幾面前擺。

  鋪席開宴上菜肴,輪流上桌一道道。
  主賓酬酢共暢飲,洗杯捧盞興致高。
  送上肉醬請客嘗,燒肉烤肉滋味好。
  牛胃牛舌也煮食,唱歌擊鼓人歡笑。

  雕弓拽滿勢堅勁,四支利箭合標準;
  發箭一射中靶心,較量射技座次分。
  雕弓張開弦緊繃,利箭四支手持定。
  四箭豎立靶子上,排列客位不慢輕。

  宴會主人是曾孫,供應美酒味香醇。
  斟滿大杯來獻上,禱祝高壽賀老人。
  龍鐘體態行蹣跚,扶他幫他侍者仁。
  長命吉祥是人瑞,請神賜送大福分。

  賞析

  《毛詩序》云:“《行葦》,忠厚也。周家忠厚,仁及草木,故能內睦九族,外尊事黃耇,養老乞言,以成其福祿焉。”此為漢古文經學之說。王先謙《詩三家義集疏》引劉向《列女傳-晉弓工妻》“君聞昔者公劉之行,羊牛踐葭葦,惻然為民痛之,恩及草木,仁著于天下”,王符《潛夫論-德化》“公劉厚德,恩及草木、牛羊六畜,仁不忍踐履生草,則又況于民萌而有不化者乎”、《邊議》“公劉仁德,廣被行葦,況含血之人,己同類乎”,班彪《北征賦》“慕公劉之遺德,及行葦之不傷”,趙曄《吳越春秋》“公劉慈仁,行不履生草,運車以避葭葦”,說明漢魯詩見劉、王書、、齊詩見班賦、、韓說見趙書、三家今文經學之說以此為專寫公劉仁德之詩。但漢經今文之說也常有附會處,未必可從。胡承珙《毛詩后箋》云:“案此詩章首即言親戚兄弟,自是王與族燕之禮,與凡燕群臣國賓者不同。然所言獻酢之儀,肴饌之物,音樂之事,皆與《儀禮-燕禮》有合。則其因燕宴、而射,亦如《燕禮》所云,若射則大射正為司射,是也。至末言以祈黃耇,則義如《文王世子》所謂公與父兄齒者,此其與凡燕有別者也。然則此詩只是族燕一事,而射與養老連類及之。《序》以睦族為內,養老為外,蓋由養九族之老而推廣言之,以見周家忠厚之至耳。”辨析頗有理,茲從胡說,以此詩為周王室與族人飲宴之作。

  全詩分章,各家之說不同。毛詩分七章,第一、二章每章六句,第三至第七章每章四句;鄭玄箋分八章,每章四句;朱熹《詩集傳》分四章,每章八句,并說:“毛首章以四句興二句,不成文理,二章又不協韻;鄭首章有起興而無所興。皆誤。”茲從朱說。
  第一章先從路旁蘆葦起興。蘆葦初放新芽,柔嫩潤澤,使人不忍心聽任牛羊去踐踏它。仁者之心,施及草木,那么兄弟骨肉之間的相親相愛,更是天經地義的了。這就使得這首描寫家族宴會的詩,一開始就洋溢著融洽歡樂的氣氛。

  第二章正面描寫宴會。先寫擺筵、設席、授幾,侍者忙忙碌碌,場面極其盛大。次寫主人獻酒,客人回敬,洗杯捧盞,極盡殷勤。再寫菜肴豐盛,美味無比。“醓”、“醢”、“脾”、“臄”云云,可考見古代食物的品種搭配,“燔”、“炙”云云,也可見早期烹調方法的特征。最后寫唱歌擊鼓,氣氛熱烈。

  第三章寫比射,為宴會上一項重要活動。和第二章的多方鋪排、節奏舒緩不同,這一章對比射過程作了兩次描畫,節奏顯得明快。兩次描畫都是先寫開弓,次寫搭箭,再寫一發中的,但所用詞句有所變化。場面描畫之后寫主人“序賓以賢”、“序賓以不侮”,表明主人對勝利者固然優禮有加,對失利者也毫不怠慢,這就使得與會者心情都很舒暢。

  第四章仍是寫宴會,重在表明對長者的尊敬之意。先寫主人滿斟美酒,以敬長者,再寫主人祝福長者長命百歲,中間插以長者老態龍鐘、侍者小心攙扶的描畫,顯得靈動而不板滯。方玉潤《詩經原始》評道:“老者不射,酌大斗飲之,座中乃不寂寞。”

  此篇寫宴會、比射,既有大的場面描畫,又有小的細節點染,轉換自然,層次清晰。修辭手法豐富多彩,有疊字,如形容葦葉之潤澤,則用“泥泥”,形容兄弟之親熱,則用“戚戚”,貼切生動;有排比,如“敦弓既堅,四鍭既鈞,舍矢既均”,顯得極有氣勢。這些對于增強詩的藝術效果,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