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時邁

詩經:時邁

  《詩經:時邁

  時邁其邦,昊天其子之,
  實右序有周。
  薄言震之,莫不震疊。
  懷柔百神,及河喬岳,
  允王維后。

  明昭有周,式序在位。
  載戢干戈,載橐弓矢。
  我求懿德,肆于時夏,
  允王保之。

  注釋

  1、時:語助詞,一說為“按時”。猶言“現時”、“今世”。邁:林義光《經通解》讀為“萬”,眾多。邦:國。此指武王克商后封建的諸侯邦國。
  2、昊天:蒼天,皇天。子之:以之為子,謂使之為王也。即視諸侯邦國為自己的兒子。
  3、實:語助詞。一說指“實在,的確”。右:同“佑”,保佑。序:順,順應。有周:即周王朝。有,名詞字頭,無實義。
  4、薄言:猶言“薄然”、“薄焉”,發語詞,有急追之意。震:威嚴,謂以威力震懾。此指武王以武力威脅、施威。之:指各諸侯邦國。
  5、震疊:即“震懾”,震驚懾服。疊,通“懾”,恐懼、畏服。
  6、懷柔:安撫。懷:來。柔:安。百神:泛指天地山川之眾神。此句謂祭祀百神。
  7、及:指祭及。河:黃河,此指河神。喬岳:高山,此指山神。
  8、允:誠然,的確。王:指周武王。維:猶“為”。后:君。
  9、明昭:猶“昭明”,顯著,此為發揚光大的意思。
  10、式:發語詞,無實義。序:順序,依次。序在位:謂合理安排在位的諸侯。
  11、載:猶“則”,于是,乃。戢:收藏。干,盾。干戈:泛指兵器。
  12、櫜:古代盛衣甲或弓箭的皮囊。此處用為動詞。此兩句指周武王偃武修文,不再用兵。
  13、我:周人自謂。懿:美。懿德:美德,指文治教化。
  14、肆:施,陳列,謂施行。時:猶“是”,這、此。夏:中國。指周王朝所統治的天下。
  15、保:指保持天命、保持先祖的功業。

  譯文

  按時巡視諸侯國,上帝使我為君王,
  保佑周家國運昌。
  周王聲威震天下,無不震動受驚慌。
  祭祀四方山川神,來到黃河泰山上。
  周王真是好君王。

  周家德行最光明,百官依次行獎賞。
  干戈武器都收藏,良弓利箭裝進囊。
  我求先王好德行,遍施華夏各地方,
  周王保持永不忘。

  賞析

  據文獻記載,夏、商、周三代建國統一天下之初,都創作過一套盛大隆重的樂舞,紀念開國立朝的功業,用以向上帝和祖先匯報,樹立新朝的威信,并勉勵后嗣子孫。夏禹治水成功作《大夏》,商湯統一天下之后作《大濩》,周武王滅殷之后作《大武》。這些樂舞,就成為三代最崇高而尊貴的禮樂儀式。

  周朝的《大武》相傳為周公所作,由六場歌舞組成,歌舞開始前還有一段擊鼓等待的序曲。歌舞的六場叫做“六成”,從音樂的角度叫做“六章”。舞蹈表演者有六十四人,分為八行,每行八人,叫做“八佾”。《大武》的六成再現了西周建國過程中的六大事件,組合成為一個以周代商平定天下的完整過程。因為西周立朝是武力征服的結果,所以《大武》就主要是表演和再現戰爭場面的武舞。據《禮記-樂記》的記載,孔子對《大武》六成所表現的歷史事件做了如下的說明:“且夫《武》始而北出;再成而滅商;三成而南;四成而南國是疆;五成而分,周公左、召公右;六成復綴,以崇。(高亨《周代大武樂考釋》連下讀作“復綴以崇天子”)。”鄭玄對這段記述做了具體解釋:“始奏象觀兵于盟津時也,再奏象克殷時也,三奏象克殷有余力也,四奏象南方荊蠻之國侵畔者服也,五奏象周公、召公分職而治也,六奏象兵還振旅也。”根據鄭玄對孔子之言的解釋,則《大武》六成當一分為二,前三成是再現武王滅商的功業的,后三成是再現周公平亂和周召二公治理天下,達到天下太平的功業的。這正與《呂氏春秋-古樂》中所述大體一致:“武王即位,以六師伐殷,六師未至,以銳兵克之于牧野,歸乃薦俘馘于京太室,乃命周公為作《大武》。成王立,殷民反,王命周公踐伐之。商人服象,為虐于東夷,周公遂以師逐之,至于江南。乃為《三象》,以嘉其德。”

  頌詩皆為廟堂樂曲,所謂“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毛詩序》)。此篇也不例外。

  《毛詩序》說:“《時邁》,巡守告祭柴望也。”何謂巡守?鄭玄箋說:“武王既定天下,時出行其邦國,謂巡守也。”何謂柴望?即柴祭、望祭。柴祭即燔柴以祭天地,望祭即遙望而祭山川。因此,孔穎達疏認為是“武王巡守告祭天之樂歌”,朱熹《詩集傳》認為是“巡守而朝會祭告之樂歌”。今人高亨更具體地說是“周王望祭山川時所唱的樂歌”(《詩經今注》)。其他古今說詩者,雖有小異,而無大的不同。但細審詩意,乃歌頌克商后武王封建諸侯,威震四方,安撫百神,偃武修文,從而發揚光大大周祖先功業諸事,應為宗廟祭祀先祖時歌頌周武王的樂歌。

  《左傳-宣公十二年》說:“武王克商,作《頌》曰:‘載戢干戈,……允王保之。’”《國語-周語上》上也說:“是故周文公(即周公姬旦)之《頌》曰:‘載戢干戈,……允王保之。’”說是周武王克商建周、平定天下之后周公所作,也大體是可信的。全詩僅稱武王為“王”、為“君”,沒用謚號“武”字,并說“允王維后”、“式序在位”等等,是武王在世時的頌辭。

  全詩十五句,毛詩、朱熹《詩集傳》皆不分章。明何楷《詩經世本古義》分為兩章,以“明昭有周”起為第二章,清姚際恒《詩經通論》因之。但細審詩意,前半頌武王之武功,后贊武王之文治,語意連貫。如若分章,“不惟章法長短不齊,文氣亦覺緊緩不順”(方玉潤《詩經原始》),所以還是從舊說以不分為好。

  周武王姬發在祖先及父王姬昌所開創的周部族基業的基礎上,在呂尚(姜子牙)、周公旦的輔佐下,聯合周圍眾多部族,伐殷興周,并于牧野一戰,取得了徹底的勝利。然后又大封諸侯,以屏藩西周王朝。其功業,是彪炳千秋的。《詩經》中有許多篇章歌頌和贊美了他,也是符合歷史真實的。

  此詩采用“賦”的手法進行鋪敘。開頭即說周武王封建的諸侯各國,不僅得到了皇天的承認,而且皇天也把他們當作自己的兒子一樣看待,而他們的作用就是“右序有周”。“皇天無親,唯德是輔”,這就首先說明武王得到了天命。其次又說武王不僅能威懾四方,而且能安撫百神,所以他的繼立,“明昭有周”,是能發揚光大有周先祖的光輝功業的。接著又寫武王平定殷紂、興立大周、封建諸侯之后,戢干戈、櫜弓矢,偃武修文,并以贊嘆的口氣說:我們謀求治國的美德,武王就把這美德施行于天下四方了。最后一句,總贊武王能保持天命,保持祖德,與首句遙相呼應。可見,此詩從頭到尾,語意參差、語氣連貫,而皆起伏錯落有致,字里行間充溢著作者深摯而敬慕的感情。它以天命和周武王的聯系作為全詩的主線,重點歌頌了周武王的武功和文德,層次清晰,結構緊密,在大多臃腫板滯的雅頌詩篇中,不失是一篇較為優秀的作品。陳子展《詩經直解》中曾引明人孫鑛的評語說:“首二句甚壯、甚快,儼然坐明堂、朝萬國氣象。下分兩節,一宣威,一布德,皆以‘有周’起,……整然有度,遣詞最古而腴。”這是符合此詩寫作特點的。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