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絲衣

詩經:絲衣

  《詩經:絲衣

  絲衣其紑,載弁俅俅。
  自堂徂基,自羊徂牛,
  鼐鼎及鼒,兕觥其觩。
  旨酒思柔。
  不吳不敖,胡考之休。

  注釋

  1、絲衣:祭服。紑:潔白鮮明貌。
  2、載:借為“戴”。弁:一種冠帽。俅俅:形容冠飾美麗的樣子。
  3、堂:廟堂。徂:往,到。基:通“畿”,門內、門限。
  4、鼐:大鼎。鼒:小鼎。
  5、兕觥:盛酒器。觩:形容兕觥彎曲的樣子。
  6、旨酒:美酒。思:語助詞,無義。柔:指酒味柔和。
  7、吳:大聲說話,喧嘩。敖:通“傲”,傲慢。
  8、胡考:即壽考,長壽之意。休:福。

  譯文

  祭服潔白多明秀,戴冠樣式第一流。
  從廟堂里到門內,祭牲用羊又用牛,
  大鼎中鼎與小鼎,兕角酒杯彎一頭。
  美酒香醇味和柔。
  不喧嘩也不傲慢,保佑大家都長壽。

  賞析

  《毛序》謂此篇主旨是“繹”。“繹”即“繹祭”,語出《春秋-宣公八年》:“壬午,猶繹。”周代的祭祀有時進行兩天,首日是正祭,次日即繹祭,也就是《谷梁傳》所說的“繹者,祭之旦日之享賓也”。此詩未有“繹祭”字樣,《毛詩序》應是推測;但從詩的內容看,這個推測還是有根據的,所以盡管有人責難,但一般還是為后人所接受。

  首二句言祭祀之穿戴。穿的是絲衣,戴的是爵弁。絲衣一般稱作純衣,《儀禮-士冠禮》:“爵弁,服纁裳、純衣、緇帶、韎韐。”鄭玄注:“純衣,絲衣也。”弁即爵弁,“其色赤而微黑”(《儀禮-士冠禮》鄭玄注),與白色的絲衣配合,成為祭祀的專用服飾。《禮記-檀弓上》曰:“天子之哭諸侯也,爵弁绖緇衣。”《毛詩序》可能就是根據這兩句詩而斷定此篇與祭祀有關。“俅俅”毛傳訓為“恭順貌”,而《說文解字》曰:“俅,冠飾貌。”《爾雅》亦曰:“俅俅,服也。”馬瑞辰《毛詩傳箋通釋》云:“上文紑為衣貌,則俅俅宜從《爾雅》、《說文》訓為冠服貌矣。”馬瑞辰的意思是首句的“紑”既為絲衣的修飾語,則二句的“俅俅”與之相應當為弁的修飾語,故訓為冠飾貌,而不訓恭順貌。

  三、四句言祭祀之準備。“自堂徂基”點明祭祀場所。“基”通“畿”,指廟門內。這個地方又稱作“祊”(崩)。《禮記-禮器》:“設祭于堂,為祊乎外。”鄭玄注:“祊祭,明日之繹祭也。謂之祊者,于廟門之旁,因名焉。”王夫之《張子正蒙注-王禘》:“求之或于室,或于祊也。于室者,正祭;于祊,繹祭。”這是正祭與繹祭區別之所在。《毛詩序》或許就是據此推斷此篇是“繹”。羊、牛是用作祭祀的犧牲,《小雅》有一篇《楚茨》,描寫得更具體:“絮(潔)爾牛羊,以往烝(冬祭)嘗(秋祭)。或剝或亨(烹),或肆(擺出)或將(端進)。祝(太祝)祭于祊,祀事孔明。”劉向《說苑-尊賢》云:“詩曰:‘自堂徂基,自羊徂牛。’言以內及外,以小及大也。”

  五、六句言祭祀之器具。鼎是古代的炊具,又是祭祀時盛熟牲的器具。此處無疑用作后者。鼐和鼒其實也是鼎,只是大小不同。鼐最大,用以盛牛,《說文解字》:“鼐,鼎之絕大者。”段玉裁注:“絕大謂函牛之鼎也。”鼎次之,用以盛羊,鼒最小,用以盛豕。陳奐《詩毛氏傳疏》曰:“上句‘堂’、‘基’、‘羊’、‘牛’以內外小大作儷耦,至本句變文。”也就是說,由上句的從小及大,變為此句的從大及小。“兕觥”又稱爵,《詩毛氏傳疏》:“兕觥為獻酬賓客之爵,繹祭行旅酬(祭禮完畢后眾人聚在一起宴飲稱為‘旅酬’),故設兕觥焉。”

  最后三句言祭后宴飲,也就是“旅酬”。這里突出的是宴飲時的氣氛,不吵不鬧,合乎禮儀。《小雅-桑扈》最后一章:“兕觥其觩,旨酒思柔。彼(通‘匪’)交(儌)匪敖,萬福來求(聚)。”與這三句正可互相印證。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