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斯干

詩經:斯干

  《詩經:斯干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
  如竹苞矣,如松茂矣。
  兄及弟矣,式相好矣,
  無相猶矣。

  似續妣祖,筑室百堵,
  西南其戶。
  爰居爰處,爰笑爰語。

  約之閣閣,椓之橐橐。
  風雨攸除,鳥鼠攸去,
  君子攸芋。

  如跂斯翼,如矢斯棘,
  如鳥斯革,如翚斯飛,
  君子攸躋。

  殖殖其庭,有覺其楹。
  噲噲其正,噦噦其冥。
  君子攸寧。

  下莞上簟,乃安斯寢。
  乃寢乃興,乃占我夢。
  吉夢維何?
  維熊維羆,維虺維蛇。

  大人占之:維熊維羆,
  男子之祥;
  維虺維蛇,女子之祥。

  乃生男子,載寢之床。
  載衣之裳,載弄之璋。
  其泣喤喤,朱芾斯皇,
  室家君王。

  乃生女子,載寢之地。
  載衣之裼,載弄之瓦。
  無非無儀,唯酒食是議,
  無父母詒罹。

  注釋

  1、秩秩:澗水清清流淌的樣子。斯:語助詞,猶“之”。干:通“澗”。山間流水。
  2、幽幽:深遠的樣子。南山:指西周鎬京南邊的終南山。
  3、如:倒舉之詞,猶言“有××,有××”。苞:竹木稠密叢生的樣子。
  4、式:語助詞,無實義。好:友好和睦。
  5、猶:欺詐。
  6、似:同“嗣”。嗣續,猶言“繼承”。妣祖:先妣、先祖,統指祖先。
  7、堵:一面墻為一堵,一堵面積方丈。
  8、戶:門。
  9、爰:于是。
  10、約:用繩索捆扎。閣閣:捆扎筑板的聲音;一說將筑板捆扎牢固的樣子。
  11、椓:用杵搗土,猶今之打夯。橐橐:搗土的聲音。古代筑墻為板筑法,按照土墻長度和寬度的要求,先在土墻兩側及兩端設立木板,并用繩索捆扎牢固。然后再往木板空槽中填土,并用木夯夯實夯牢。筑好一層,木板如法上移,再筑第二層、第三層,至今西北農村仍在沿用。所用之土,必須是濕潤而具粘性的土質。
  12、攸:乃。
  13、芋:魯作“宇”,居住。
  14、跂:踮起腳跟站立。翼:端莊肅敬的樣子。
  15、棘:借作“翮”,此指箭羽翎。
  16、革:翅膀。
  17、翚:野雞。
  18、躋:登。
  19、殖殖:平正的樣子。庭:庭院。
  20、有:語助詞,無實義。覺:高大而直立的樣子。楹:殿堂前大廈下的柱子。
  21、噲噲:同“快快”。寬敞明亮的樣子。正:向陽的正廳。
  22、噦噦:同“煟煟”,光明的樣子。冥:指廳后幽深的地方。
  23、莞:蒲草,可用來編席,此指蒲席。簟:竹席。
  24、寢:睡覺。
  25、興:起床。
  26、我:指殿寢的主人,此為詩人代主人的自稱。
  27、羆:一種野獸,似熊而大。
  28、虺:一種毒蛇,頸細頭大,身有花紋。
  29、大人:即太卜,周代掌占卜的官員。
  30、祥:吉祥的征兆。古人認為熊羆是陽物,故為生男之兆;虺蛇為陰物,故為生女之兆。
  31、乃:如果。
  32、載:則、就。
  33、衣:穿衣。裳:下裙,此指衣服。
  34、璋:玉器。
  35、喤喤:哭聲宏亮的樣子。
  36、朱芾:用熟治的獸皮所做的紅色蔽膝,為諸侯、天子所服。
  37、室家:指周室,周家、周王朝。君王:指諸侯、天子。
  38、裼:嬰兒用的褓衣。
  39、瓦:陶制的紡線錘。
  40、非:錯誤。儀:讀作“俄”,邪僻。
  41、議:謀慮、操持。古人認為女人主內,只負責辦理酒食之事,即所謂“主中饋”。
  42、詒:同“貽”,給與。罹:憂愁。

  譯文

  澗水清清流不停,南山深幽多清靜。
  有那密集的竹叢,有那茂盛的松林。
  哥哥弟弟在一起,和睦相處情最親,
  沒有詐騙和欺凌。

  祖先事業得繼承,筑下房舍上百棟,
  向西向南開大門。
  在此生活與相處,說說笑笑真興奮。

  繩捆筑板聲咯咯,大夯夯土響托托。
  風風雨雨都擋住,野雀老鼠穿不破,
  真是君子好住所。

  宮室如跂甚端正,檐角如箭有方棱,
  又像大鳥展雙翼,又像錦雞正飛騰,
  君子踏階可上登。

  庭院寬廣平又平,高大筆直有柱楹。
  正殿大廳寬又亮,殿后幽室也光明,
  君子住處確安寧。

  下鋪蒲席上鋪簟,這里睡覺真安恬。
  早早睡下早早起,來將我夢細解詮。
  做的好夢是什么?
  是熊是羆夢中見,有虺有蛇一同現。

  卜官前來解我夢,有熊有羆是何意,
  預示男嬰要降生;
  有虺有蛇是何意,產下女嬰吉兆呈。

  如若生了個兒郎,就要讓他睡床上。
  給他穿上好衣裳,讓他玩弄白玉璋。
  他的哭聲多宏亮,紅色蔽膝真鮮亮,
  將來準是諸侯王。

  如若生了個姑娘,就要讓她睡地上。
  把她裹在襁褓中,給她玩弄紡錘棒。
  長大端莊又無邪,料理家務你該忙。
  莫使父母顏面喪。

  賞析

  這是一首祝賀西周奴隸主貴族宮室落成的歌辭。《毛詩序》說:“《斯干》,宣王考室也。”鄭箋說:“考,成也。……宣王于是筑宮室群寢,既成而釁之,歌《斯干》之詩以落之,此之謂之成室。”清陳奐《詩毛氏傳疏》說得更清楚。他說:“厲王奔彘,周室大壞,宣王即位,復承文武之業,故云考室焉。”似乎通過歌頌宮室的落成,也歌頌了宣王的中興。但是,宮室是否是宣王時所建,此詩是否是歌頌宣王,歷來的解詩家又有不同的意見。有謂是武王營鎬,有謂是成王營洛。更有不確指何時者,宋朱熹《詩集傳》就說:“此筑室既成,而燕飲以落之,因歌其事。”清方玉潤《詩經原始》也批駁了武王、成王、宣王諸說,而僅說:“《斯干》,公族考室也。”看來,傳、箋“宣王成室”之說,史無左證,朱、方之說還是比較客觀的。

  那么,此詩是“釁之”之辭,還是“落之”之歌,或“燕飲”時所唱,各家又爭論不休。釁,《說文》云:“血祭也。”就是鄭箋所說的“宗廟成則又祭先祖”,是以牲血涂抹宮室而祭祀祖先的一種儀式;“落之”,唐人孔穎達的《毛詩正義》又作“樂之”。落是落成,樂是歡慶,看來是一首慶祝宮室落成典禮時所奏的歌曲的歌辭。當然,舉行落成典禮,內有祭祖、血祀的儀軌也是可能的。因此,說這是一首西周奴隸主貴族在舉行宮室落成典禮時所唱的歌辭,是沒有多大問題的。

  全詩九章,一、六、八、九四章七句,二、三、四、五、七五章五句,句式參差錯落,自然活脫,使人沒有板滯、臃腫之感,在雅頌篇章中是頗具特色的。

  就詩的內容來看,全詩可分兩大部分。一至五章,主要就宮室本身加以描畫和贊美;六至九章,則主要是對宮室主人的祝愿和歌頌。

  第一章先寫宮室之形勝和主人兄弟之間的和睦友愛。它面山臨水,松竹環抱,形勢幽雅,位置優越,再加兄弟們和睦友愛,更是好上加好了。其中,“如竹苞矣,如松茂矣”二句,既贊美了環境的優美,又暗喻了主人的品格高潔,語意雙關,內涵深厚,可見作者的藝術用心。接著第二章說明,主人建筑宮室,是由于“似續妣祖”,亦即繼承祖先的功業,因而家人居住此處,就會更加快樂無間。言下之意,他們的創舉,也會造福于子孫后代。這是理解此詩旨意的關鍵和綱領,此后各章的詩意,也是基于這種思想意識而生發出來的。以下三章,皆就建筑宮室一事本身描述,或遠寫,或近寫,皆極狀宮室之壯美。三章“約之閣閣,椓之橐橐”,既寫建筑宮室時艱苦而熱鬧的勞動場面,又寫宮室建筑得是那么堅固、嚴密。捆扎筑板時,繩索“閣閣”發響;夯實房基時,木杵“橐橐”作聲,可謂繪形繪聲,生動形象。正因為宮室建筑得堅固而緊密,所以“風雨攸除,鳥鼠攸去”,主人“居、處”自然也就安樂了。四章連用四比喻,極寫宮室氣勢的宏大和形勢的壯美,可說是博喻賦形,對宮室外形進行了精雕細刻的描畫,表現了作者的豐富想像力。如果說,四章僅寫宮室外形,那么第五章就具體描畫宮室本身的情狀了。“殖殖其庭”,室前的庭院那么平整;“有覺其楹”,前廈下的楹柱又那么聳直;“噲噲其正”,正廳是寬敞明亮的;“噦噦其冥”,后室也是光明的。這樣的宮室,主人居住其中自然十分舒適安寧。

  由此可見,作者在描畫宮室本身時,是由大略至具體、由遠視到近觀、由室外到室內,一層深似一層、逐步推進展現的。它先寫環境。再寫建筑因由,再寫建筑情景,再寫宮室外形,再寫宮室本身,猶如攝影機一樣,隨著觀察點和鏡頭焦距的推移,而把客觀景象有層次、有重點地攝入,使讀者對這座宮室有了一個完整而具體的認識。更突出的是,每章都是由物到人,更顯示出它人物互映的藝術表現力。

  此詩后四章是對宮室主人的贊美和祝愿。六章先說主人入居此室之后將會寢安夢美。所夢“維熊維羆,維虺維蛇”,既為此章祝禱的中心辭語,又為以下四章鋪墊、張本。七章先總寫“大人”所占美夢的吉兆,即預示將有貴男賢女降生。八章專說喜得貴男,九章專說幸有賢女,層次井然有序。當然,這些祝辭未免有些阿諛、有些俗氣,但對宮室主人說些恭維的吉利話,也是情理中事。

  從第八、九章所述來看,作者男尊女卑的思想是很嚴重的。生男,“載寢之床,載衣之裳,載弄之璋”,而且預祝他將來為“室家君王”;生女,“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而且只祝愿她將來“無非無儀,唯酒食是議,無父母詒罹”。男尊女卑,對待方式不同,對他們的期望也不一樣。這應該是時代風尚和時代意識的反映,對后人也有認識價值。

  總觀全詩,以描述宮室建筑為中心,把敘事、寫景、抒情交織在一起,都能做到具體生動,層次分明,雖然其思想價值不大,但在雅頌諸篇中,它還是比較優秀的作品。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