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瞻彼洛矣

詩經:瞻彼洛矣

  《詩經:瞻彼洛矣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
  君子至止,福祿如茨。
  韎韐有奭,以作六師。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
  君子至止,鞸琫有珌。
  君子萬年,保其家室。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
  君子至止,福祿既同。
  君子萬年,保其家邦。

  注釋

  1、泱泱:水勢盛大的樣子。
  2、止:語助詞。
  3、茨:聚集。如茨,形容其多。
  4、韎韐:用茜草染成黃赤色的革制品,如今之蔽膝。朱熹《集傳》以為“韎韐”即《周禮》所謂韋弁,兵事之服也。
  5、作:起也。六師:六軍,古時天子六軍。
  6、鞸:刀鞘。琫:刀鞘口周圍的玉飾。珌:刀鞘末端的玉飾。
  7、同:聚集。

  譯文

  瞻望那奔流的洛水,水波浩浩茫茫。
  天子蒞臨到這地方,福祿如積厚且長。
  皮蔽膝閃著赤色的光,發動六軍講武忙。

  瞻望那奔流的洛水,水波浩浩湯湯。
  天子蒞臨到這地方,刀鞘玉飾真堂皇。
  天子萬歲福澤長,保我家室衛我疆。

  瞻望那奔流的洛水,水勢浩浩波茫茫。
  天子蒞臨到這地方,福祿聚集群情暢。
  天子萬歲壽無疆,保我家鄉衛我邦。

  賞析

  《小雅-瞻彼洛矣》這首詩的主旨,《毛詩序》以為“刺幽王也,思古明王能爵命諸侯,賞善罰惡也。”按:此詩并無刺意,亦無“賞善罰惡”之義,毛說不通。朱熹《詩集傳》則就詩義論詩,以為“此天子會諸侯于東都以講武事,而諸侯美天子之詩,天子御戎服而起六師也。”朱說能得詩旨,茲從之。

  全詩三章,用賦體寫成,但亦含比義。諸侯既臨此會,贊美天子能整軍經武,保衛邦家,使周室有中興氣象。疑此詩為周宣王時代之詩。宣王曾用方叔、召虎、仲山甫、尹吉甫等,北伐玁狁,南征荊蠻、淮夷、徐戎,諸侯聽命,武功甚盛。可見平時必以講武為務,在其會諸侯于東都講武之際,詩人以詩美之。

  首章起筆雍容大方,“瞻彼洛矣,維水泱泱”,兩句點明天子會諸侯講武的地點,乃在周的東都——洛陽(洛陽因在洛水之陽而得名)。且以洛水之既深且廣,暗喻天子睿智圣明,亦如洛水之長流,深廣有度。接著以“君子至止,福祿如茨”兩句,表明天子之蒞臨洛水,會合諸侯,講習武事,乃天子勤于大政的表現。昔人以“國之大事,在祀與戎”(見《左傳-成公十三年》),天子能親臨戎政,御軍服以起六師,故能“福祿如茨”(“如茨”言其眾多),使天下皆受其賜。

  二章旨在加深贊美。起二句同首章。“君子至止,鞸琫有珌”,鞸為劍鞘,琫珌分指劍鞘上下端之玉飾,表明天子講武視師時,軍容整肅,天子親佩寶劍,劍鞘也裝飾得非常堂皇,威儀崇隆。故而詩人以“君子萬年,保其家室”,作歡呼性的贊頌。

  三章句型,基本上與二章相同,但意義有別。“君子至止,福祿既同”兩句,既與首章之“福祿如茨”相應,兼以示天子在講武檢閱六師之后,賞賜有加,使與會的諸侯及軍旅,皆能得到鼓勵,眾心歸向,一片歡欣,緊接著在“君子萬年,保其家邦”的歡呼聲中,結束全詩。而“保其家邦”的意義,較之前章的“保其家室”,更進一層,深刻地表明此次講習武事的主要目的。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