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湛露

詩經:湛露

  《詩經:湛露

  湛湛露斯,匪陽不曦。
  厭厭夜飲,不醉無歸。

  湛湛露斯,在彼豐草。
  厭厭夜飲,在宗載考。

  湛湛露斯,在彼杞棘。
  顯允君子,莫不令德。

  其桐其椅,其實離離。
  豈弟君子,莫不令儀。

  注釋

  1、湛湛:露清瑩盛多。斯:語氣詞。
  2、匪:通“非”。曦:干。
  3、厭厭:一作“懕懕”,和悅的樣子。
  4、宗:宗廟。載:充滿。考:通“孝”。
  5、杞棘:枸杞和酸棗,皆灌木,又皆身有剌而果實甘酸可食。
  6、顯允:光明磊落而誠信忠厚。顯,明;允,信。
  7、令:善美。
  8、桐:桐有多種,古多指梧桐。椅:山桐子木,梓樹中有美麗花紋者。
  9、離離:猶“累累”。
  10、豈弟:同“愷悌”,和樂平易的樣子。
  11、儀:儀容,風范。

  譯文

  濃濃的夜露呀,不見朝陽決不蒸發。
  和樂的夜飲呀,不到大醉決不回家!

  濃濃的夜露呀,沾在那繁茂芳草。
  和樂的夜飲呀,宗廟里洋溢著孝道。

  濃濃的夜露呀,沾在那枸杞酸棗。
  坦蕩誠信的君子,無不具有美善德操。

  那些同類的梧桐山桐,一樹比一樹果實累累。
  這些和悅平易的君子,看上去無不風度優美。

  賞析

  《湛露》屬二《雅》中的宴飲。《毛詩序》:“《湛露》,天子燕(宴)諸侯也”,又《左傳-文公四年》:“昔諸侯朝正于王,王宴樂之,于是乎賦《湛露》。”至于所宴飲之諸侯為同姓還是兼有異姓,前人尚有爭議。從《小雅-六月》的《小序》有“《湛露》廢則萬國離矣”來看,似應兼同異姓而言;唯詩中明明有“在宗載考”,古“考”“孝”多通用,而“宗”則不論解“宗廟”或“宗族”,總屬同姓,可見詩本同姓貴族的宴飲詩,約春秋時已用為天子宴饗諸侯的樂章。還有一說是“考”指宮廟落成典禮中的“考祭”,因上下文缺乏照應,不可從。

  《湛露》四章,每章四句,各章前兩句均為起興,且興詞緊扣下文事象:宴飲是在夜間舉行的,而大宴必至夜深,夜深則戶外露濃;宗廟外的環境,最外是萋萋的芳草,建筑物四圍則遍植杞、棘等灌木,而近戶則是扶疏的桐、梓一類喬木,樹木上且掛滿果實——現在,一切都籠罩在夜露之中。“白露”“寒露”為農歷(夏歷)八、九月之節氣,而從夜露甚濃又可知天氣晴朗,或明月當空或繁星滿天,戶廳之外,彌漫著祥和的靜謐之氣;戶廳之內,則杯觥交錯,賓主盡歡,“君曰:‘無不醉’,賓及卿大夫皆興,對曰:‘諾,敢不醉!’”(《儀禮-燕禮》)內外動靜映襯,是一幅絕妙的“清秋夜宴圖”。

  若就其深層意蘊而言,宗廟周圍的豐草、杞棘和桐椅,也許依次暗示血緣的由疏及親;然而更可能是隱喻宴飲者的品德風范:既然“載考”呼應“豐草”,“載”義為充盈,而“豐”指繁茂,那么“杞棘”之有刺而能結實不可能與君子的既坦蕩光明(顯)又誠愨忠信(允)無涉,更不用說桐椅之實的“離離”——既累累繁盛又歷歷分明——與君子們一個個醉不失態風度依然優美如儀(與《賓之初筵》的狂醉可對看)的關系了。只是至此還沒有說到最重要的意象“湛湛”之“露”究屬何意。

  前人大多理解湛露既然臨于草樹,則無疑象征著王之恩澤。若就二、三章而言,這也不差,只是以之揣摩首章,卻不像了。露之湛湛其義蘊猶情之殷殷,熱情得酒之催發則情意更烈,正好比湛露得朝陽則交匯蒸騰。

  此詩章法結構之美既如陳奐所言“首章不言露之所在,二章三章不言陽,末章并不言露,皆互見其義”,又如朱熹引曾氏曰:“前兩章言厭厭夜飲,后兩章言令德令儀”。后者需補充的是:在這兩者之間,第三章兼有過渡性質(一、二承上,三、四啟下)。雅詩的章法結構比風詩更為講究,于此亦見一斑。

  音韻的諧美也是此詩一大特點:除了隔句式押韻外,前兩章以一、三句句頭的“湛湛”與“厭厭”呼應,去和二、四句句尾的腳韻共構成回環之美;至后兩章則改為頂真式諧音,表現為“杞棘”的準雙聲與“顯允”的準疊韻勾連,而“離離”的雙疊也與“豈弟”的疊韻勾連(作為過渡,三章“湛湛”與“顯允”的尾音也和諧呼應)。

  總之,《湛露》一詩,乍看平淡無奇,細品恰如橄欖,其味愈出愈永。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