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彤弓

詩經:彤弓

  《詩經:彤弓

  彤弓弨兮,受言藏之。
  我有嘉賓,中心貺之。
  鐘鼓既設,一朝饗之。

  彤弓弨兮,受言載之。
  我有嘉賓,中心喜之。
  鐘鼓既設,一朝右之。

  彤弓弨兮,受言櫜之。
  我有嘉賓,中心好之。
  鐘鼓既設,一朝酬之。

  注釋

  1、彤弓:漆成紅色的弓,天子用來賞賜有功諸侯。弨:弓弦松弛貌。
  2、。言:句中助詞。藏:珍藏于祖廟中。
  3、嘉賓:有功諸侯。
  4、中心:內心。貺:鄭箋:“貺者,欲加恩惠也。”馬瑞辰《毛傳箋通釋》:“貺古通作況,……《廣韻》:‘況,善也。”中心貺之’正謂中心善之。“
  5、一朝:整個上午。饗:用酒食款待賓客。
  6、載:裝在車上。
  7、右:通”侑“,勸酒。
  8、櫜:裝弓的袋,此處指裝入弓袋。
  9、酬:互相敬酒。

  譯文

  紅漆雕弓弦松弛,賜予功臣廟中藏。
  我有這些好賓客,贊美他們在心上。
  鐘鼓樂器陳列好,終朝敬酒情意長。

  紅漆雕弓弦松弛,賜予功臣家中收。
  我有這些好賓客,喜歡他們在心頭。
  鐘鼓樂器陳列好,終朝勸酒情意厚。

  紅漆雕弓弦松弛,賜予功臣插袋里。
  我有這些好賓客,賞愛他們在心底。
  鐘鼓樂器陳列好,終朝酬酒情意密。

  賞析

  據古代的銅器銘文(如《宣侯矢簋》)及《左傳》等書的記載,周天子用弓矢等物賞賜有功的諸侯,是西周到春秋時代的一種禮儀制度。《彤弓》這首詩就是對這種禮儀制度的形象反映。《毛詩序》說:“《彤弓》,天子賜有功諸侯也。”可見《彤弓》一詩的主旨是歌頌周天子舉行宴會,將彤弓賜予有功諸侯之事。

  詩一開頭沒有從熱烈而歡樂的宴會場面人手,而是直接切入有功諸侯接受賞賜的隆重儀式,將讀者的注意力一下就集中在詩人所要突出描寫的環節上。“彤弓弨兮,受言藏之。”短短兩句既寫出所賜彤弓的形狀和受賞者對弓矢的珍惜,又間接表達了受賞者的無限感激之情。這樣開頭看起來有些突兀,然而正顯示了詩人突出重點的匠心。“我有嘉賓,中心貺之”的“我”代指周天子。按照敘說邏輯,這兩句本應居于開頭兩句之前,詩人安排在開頭兩句之后,補充說明事情的原委,不僅沒有產生句子錯位的混亂感覺。而且使全詩顯得曲折有致。周天子把自己的臣下稱為“嘉賓”,對有功諸侯的寵愛之情溢于言表。“中心”二字含有真心誠意的意思,賞賜諸侯出于真心,可見天子的情真意切。“鐘鼓既設,一朝饗之”,從字面就可以看出宴會場面充滿了熱烈歡樂的氣氛,表面看是周天子為有功諸侯慶功,實際上是歌頌周天子的文治武功。

  第二、三章與第一章意思基本相同,只是在個別字詞上作了一下調整,反復吟唱,個別字句的調整一方面避免了簡單的重復,給讀者造成一種一唱三嘆的感覺,不斷加強對讀者情緒的感染,另一方面也強調了細節的變化。如周天子對有功諸侯開始是“中心貺之”,繼而“中心喜之”,最后發展到“中心好之”,主人的心理變化僅僅用個別不同的字的調整就襯托了出來。再如宴會場面從“一朝饗之”到“一朝右之”再到“一朝酬之”,個別字詞的變化既說明了文武百官循守禮法的秩序,又可以看出熱烈的氣氛不斷升級。

  全詩三章不涉比興純用賦法,語言簡練而準確。雖是歌功頌德,卻不顯得呆板,敘說跌宕起伏使全詩透露了一絲靈氣,給讀者留下了深刻的感受。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