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車攻

詩經:車攻

  《詩經:車攻

  我車既攻,我馬既同。
  四牡龐龐,駕言徂東。

  田車既好,田牡孔阜。
  東有甫草,駕言行狩。

  之子于苗,選徒囂囂。
  建旐設旄,搏獸于敖。

  駕彼四牡,四牡奕奕。
  赤芾金舄,會同有繹。

  決拾既佽,弓矢既調。
  射夫既同,助我舉柴。

  四黃既駕,兩驂不猗。
  不失其馳,舍矢如破。

  蕭蕭馬鳴,悠悠旆旌。
  徒御不驚,大庖不盈。

  之子于征,有聞無聲。
  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注釋

  1、攻:修繕。
  2、同:齊,指選擇調配足力相當的健馬駕車。
  3、龐龐:馬高大強壯貌。
  4、言:句中語氣詞。徂:往。東:東都洛陽。
  5、田車:獵車。
  6、孔:甚。阜:高大肥碩有氣勢。
  7、甫:通“圃”,地名,在今河南中牟西。
  8、之子:那人,指天子。苗:毛傳:“夏獵曰苗。”
  9、選:通“算”,清點。囂囂:聲音嘈雜。
  10、旐:繪有龜蛇圖案的旗。旄:飾牦牛尾的旗。
  11、敖:山名,在今河南滎陽東北。
  12、奕奕:馬從容而迅捷貌。
  13、赤芾:紅色蔽膝。金舄:用銅裝飾的鞋。舄,雙層底的鞋。
  14、會同:會合諸侯,是諸侯朝見天子的專稱,此處指諸侯參加天子的狩獵活動。有繹:繹繹,連續不斷而有次序的樣子。
  15、決:用象牙和獸骨制成的扳指,射箭拉弦所用。拾:皮制的護臂,射箭時縛在左臂上。佽:“齊”之假借字,齊備之意。
  16、調:相稱。
  17、同:合耦,指比賽射箭的人找到對手。
  18、舉:取。柴、:即“紫”,或作“胔”,堆積的動物尸體。
  19、四黃:四匹黃色的馬。
  20、兩驂:四匹馬駕車時兩邊的馬叫驂。猗yǐ、:通“倚”,偏差。
  21、馳:馳驅之法。
  22、舍矢:放箭。如:而。破:射中。
  23、蕭蕭:馬長鳴聲。
  24、悠悠:旌旗輕輕飄動貌。
  25、徒御:徒步拉車的士卒。不:語助詞。無義,下句同。驚:“警”之假借字,機警。
  26、大庖:天子的廚房。
  27、允:確實。君子:指天子。
  28、展:誠。

  譯文

  獵車修理已堅牢,轅馬選出都健矯。
  四匹駿馬壯又高,駕車向著東方跑。

  獵車裝備已完成,四匹駿馬勢威猛。
  東方甫田茂草長,駕車出獵快馳騁。

  天子夏獵在野郊,清點士卒聲嘈嘈。
  隊伍前后旌旗飄,敖山打獵意氣豪。

  駕起四馬行原野,四馬從容又迅捷。
  紅色蔽膝金黃鞋,會合諸侯有序列。

  扳指護臂已戴正,弓箭調配已相稱。
  射擊比武有對手,搬運獵物相幫襯。

  四匹黃馬已起駕,兩旁驂馬無偏差。
  駕車馳騁有章法,放箭中的技藝佳。

  凱旋蕭蕭駟馬鳴,迎風悠揚飄旗旌。
  徒步拉車兵機警,獵畢廚房野味盈。

  天子獵罷上歸程,但見隊伍不聞聲。
  勇武果敢真天子,確實成功有才能。

  作品賞析

  這是一首敘說周宣王在東都會同諸侯舉行田獵的。《毛詩序》云:“宣王內修政事,外攘夷狄,復文、武之境土,修車馬,備器械,復會諸侯于東都,因田獵而造車徒焉。”《墨子-明鬼篇》說:“周宣王會諸侯而田于圃,車數萬乘。”清胡承珙還援引史實對《序》說詳加證明:“成康之時,本有會諸侯于東都之事。《逸周書-王會解》首言成周之會。孔晁注云:王城既成,大會諸侯及四夷也。《竹書》成王二十五年大會諸侯于東都,四夷來賓,皆其明證。宣王中興,重舉是禮,故曰復會。”《毛詩后箋》、古代天子舉行田獵活動,常有軍事訓練和軍事演習的作用,周宣王會同諸侯狩獵,當有政治軍事的特殊目的。周王朝在厲王時期,社會動蕩不安,各種禮儀制度遭到破壞,諸侯亦心離王室。宣王繼位后,志在復興王室,一面治亂修政,一面加強軍事統治。宣王在東都會同諸侯田獵,一則和合諸侯,聯絡感情,二則向諸侯顯示武力。方玉潤對此有精辟的作品賞析。《詩經原始》中說:“蓋此舉重在會諸侯,而不重在事田獵。不過籍田獵以會諸侯,修復先王舊典耳。昔周公相成王,營洛邑為東都以朝諸侯。周室既衰,久廢其禮。迨宣王始舉行古制,非假狩獵不足以懾服列邦。故詩前后雖言獵事,其實歸重‘會同有繹’及‘展也大成’二句。”

  《詩經》中涉及田獵的詩篇有許多。描寫場面之宏大,當首推此詩。全詩八章,藝術地再現了舉行田獵會同諸侯的整個過程。第一章是全詩的總冒,寫車馬盛備,將往東方狩獵。戰馬精良,獵車牢固,隊伍強壯,字里行間流露出自豪與自信。第二、三章點明狩獵地點是圃田和敖山。在那里人歡馬叫,旌旗蔽日,顯示了周王朝的強大聲威。第四章專寫諸侯來會。個個車馬齊整,服飾華美,顯示了宣王中興、平定外患、消除內憂后國內穩定的政治狀況。第五、六兩章描述射獵的場面。諸侯及隨從士卒均逞強獻藝,駕車不失法度,射箭百發百中。暗示周王朝軍隊無堅不摧、所向披靡。第七章寫田獵結束,碩果累累,大獲成功,氣氛由緊張而緩和。第八章寫射獵結束整隊收兵,稱頌軍紀嚴明。贊語作結,喜悅之情溢于言表。全詩結構完整,層次分明,按田獵過程依次道來,有條不紊,紋絲不亂。運用具有高度概括性和極富表現力的語言,生動傳神地描寫了射獵的場面及各種不同的景象,使讀者如見其人,如聞其聲。如寫射獵,僅用四句十六字就繪聲繪色地將大規模的場面呈現于讀者眼前。“不失其馳,舍矢如破”凝煉傳神;“蕭蕭馬鳴,悠悠旌旆”,畫出一幅隊伍歸來的景象,尤意境宏大而優美,真是充滿了詩情畫意。

  《車攻》是《詩經》中的名篇,對后世產生了很大影響。《石鼓文》中的“吾車既工,吾馬既同”是因襲此詩而來。方玉潤《詩經原始》云:“‘馬鳴’二語,寫出大營嚴肅氣象,是獵后光景。杜詩‘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本此也。”可見一代詩圣杜甫也深受此詩的影響。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