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狼跋

詩經:狼跋

  《詩經:狼跋

  狼跋其胡,載疐其尾。
  公孫碩膚,赤舄幾幾。

  狼疐其尾,載跋其胡。
  公孫碩膚,德音不瑕?

  注釋

  1、跋:踩。胡:頸下垂肉。
  2、載:則。疐:同“躓”,跌倒。
  3、公孫:諸侯之孫。碩膚:大腹便便貌。馬瑞辰《毛傳箋通釋》:“碩膚者,心廣體胖之象。”
  4、赤舄:赤色鞋。幾幾:鮮明,毛傳:“幾幾,絢貌。”朱熹《詩集傳》又以為是“安重貌”。
  5、瑕:疵病,過失。或謂瑕借為“嘉”,不瑕即“不嘉”。

  譯文

  老狼前行踩頸肉,后退絆尾又跌倒。
  貴族公孫腹便便,腳蹬朱鞋光彩耀。

  老狼后退絆尾跌,前行又將頸肉踩。
  貴族公孫腹便便,德行倒也真不壞。

  賞析

  從《毛詩序》到清代學者,大多認定此詩所說的“公孫”即“周公”。詩以“狼”之“進退有難”,喻周公攝政“雖遭毀謗,然所以處之不失其常”(朱熹《詩集傳》)。近人聞一多先生則以為,詩中的“公孫”究竟是豳公的幾世孫,“我們是無法知道的”,故只要將他看作是“某位貴族”即可(《匡齋尺牘》,下引同此)。

  至于這首詩的基調,《毛詩序》等舊說以為是“贊美”,當代的研究者則多判為是對貴族“丑態”的“諷刺”。似乎都不像。主贊美者,著眼在“赤舄幾幾”、“德音不瑕”,這只能是頌贊。但“狼跋其胡,載疐其尾”的比喻,卻分明帶著揶揄的口吻,與“贊美”并不協調。主諷刺者,著眼在喻比公孫的“狼”,既兇殘、又狼狽,若非諷刺,不會以此為喻。但《詩經》取譬,往往只注意局部之類似而不及全體。如以“蠆”(蝎子)尾喻比婦女的卷發(《都人士》“卷發如蠆”),以田犬的頸環喻比獵手虬髯(《盧令》“盧重鋂,其人美且偲”),均為形容而無譏剌之意。故此詩以狼之進退形容公孫之態,亦非必含有憎惡、挖苦之意。聞一多先生指出,《狼跋》“對于公孫,是取著一種善意的調弄的態度”,體味似更準確。

  此詩二章,入筆均從老狼進退的可笑之態寫起。但體味詩意,卻須先得注意那位“公孫”的體態。詩中一再點示“公孫碩膚”。“膚”即“臚”,腹前肥者之謂;“碩臚”,則更胖大累贅了。一位肥碩的公孫,而穿著色彩鮮明的彎翹“赤舄”走路,那樣子一定是非常可笑的。“舄”是一種皮質、絲飾、底中襯有木頭的屨,形狀與翹首的草鞋相仿。據聞一多考證,周人的衣、冠、裳(下衣)、履,在顏色搭配上有一定規矩。公孫既蹬“赤舄”,則其帶以上的衣、冠必為玄青,帶以下的韠、裳則為橙紅,還有耳旁的“瑱”、腰間的“佩”,多為玉白。正如聞一多所描摹的,給公孫“想像上一套強烈的顏色……再加上些光怪陸離的副件(按:即瑱、佩之類)的裝飾物,然后想像裹著這套‘行頭’的一具豐腴的軀體,搬著過重的累贅的肚子,一步一步搖過來了”——這便是詩中那位貴族“公孫”的雅態,令人見了會忍俊不禁,而生發一種調侃、揶揄的喻比欲望。

  然后再體味“狼跋其胡,載疐其尾”的比喻,便會忽如搔著癢處,而為此喻之維妙維肖絕倒了。古人大抵常與校獵、御射中的獵物打交道,對于肥壯老狼的奔突之態早就熟稔。所以《易林-震之恒》即有對此形態的絕妙描摹:“老狼白獹(即“臚”),長尾大胡,前顛從躓,岐人悅喜”。此詩對公孫的體態,即取了這樣一只腹白肥大、“前顛從躓”的老狼作喻比物。聞一多對此二句亦有精彩的闡發:“一只肥大的狼,走起路來,身子作跳板(seesaw)狀,前后更迭的一起一伏,往前傾時,前腳差點踩著頸下垂著的胡,往后坐時,后腳又像要踏上拖地的尾巴——這樣形容一個胖子走路時,笨重,艱難,身體搖動得厲害,而進展并未為之加速的一副模樣,可謂得其神似了。”

  本來,這樣的調笑,對于公孫來說,也確有頗為不恭之嫌的。但此詩的分寸把握得也好,一邊大笑著比劃老狼前顛后躓的體態為喻,一邊即又收起笑容補上一句:“您那德性倒也沒什么不好!”“德音不瑕”句的跳出,由此化解了老狼之喻的揶揄份量,使之向著“開玩笑”的一端傾斜,而不至于被誤解為譏刺。所以其所造成的整首詩的氛圍,便帶上了一種特有的幽默感。聞一多先生依據“德音”在《詩經》中的運用,多見于“表明男女關系”,而推測這是一位妻子,對體胖而性情“和易”、“滑稽”的貴族丈夫開玩笑的詩。雖說未必準到十分,似也不離八九了。

  茲對此詩的作品賞析,多取聞一多之說。讀者倘有興趣,可直接閱讀聞先生的《匡齋尺牘》,當能從中得到更多的啟迪和樂趣。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