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車鄰

詩經:車鄰

  《詩經:車鄰

  有車鄰鄰,有馬白顛。
  未見君子,寺人之令。
  阪有漆,隰有栗。
  既見君子,并坐鼓瑟。
  今者不樂,逝者其耋。
  阪有桑,隰有楊。
  既見君子,并坐鼓簧。
  今者不樂,逝者其亡。

  注釋

  1、鄰鄰:同轔轔,車行聲。
  2、白顛:白額,一種良馬。
  3、君子:此是對友人的尊稱。
  4、寺人:宦者。馬瑞辰《毛傳箋通釋》:“寺人者,即侍人之省,非謂《周禮》寺人之官也。”王先謙《詩三家義集疏》:“蓋近侍之通稱,不必泥歷代寺人為說。”
  5、阪(板):山坡。
  6、隰(習):低濕的地方。
  7、逝:往。耋(迭):八十歲,此處泛指老人。

  譯文

  大車奔馳響轔轔,馬兒白毛生額頂。
  來訪君子未見面,等候侍者來傳令。
  高坡有個漆樹園,洼地有片栗樹田。
  已經見到那君子,同坐彈瑟樂晏晏。
  今朝不樂待幾時,轉眼衰老氣奄奄。
  高坡有個桑樹林,洼地有片楊樹蔭。
  已經見到那君子,同坐吹笙喜盈盈。
  今朝不樂待幾時,轉眼死去埋墳塋。

  賞析

  此詩舊說或謂“美秦仲也。秦仲始大,有車馬禮樂侍御之好焉”(《毛詩序》);或謂“襄公伐戎,初命秦伯,國人榮之。賦《車鄰》”(豐坊《詩傳》);或謂“秦穆公燕飲賓客及群臣,依西山之土音,作歌以侑之”(吳懋清《毛詩復古錄》)。今人分歧更大,或謂是“反映秦君腐朽的生活和思想的詩”(程俊英《詩經譯注》);或謂“這是貴族婦人所作的詩,詠唱他們夫妻的享樂生活”(高亨《詩經今注》);或謂“沒落貴族士大夫勸人及時行樂”(袁愈荌、唐莫堯《詩經全譯》);或謂是“婦人喜見其征夫回還時歡樂之詞”(藍菊蓀《詩經國風今譯》)。考察全詩,舊說似與此詩第二、第三章相勸及時行樂的意思不相合;今人各說雖較舊說為勝,但仍難以貫通全詩,不是后兩章有捍格,便是首章欠圓滿。茲皆不取。

  此詩是寫貴族朋友間相互勸樂的。全詩三章皆為自述,表現了友人歡聚作樂的情景。首章從拜會友人途中寫起,詩人說自己乘著馬車前去,車聲“鄰鄰”,如音樂一般好聽,他仿佛在欣賞著一支美妙的曲子。正因為他有好心情,才覺得車聲特別悅耳。最叫他得意的還是拉車的馬,額頭間長著清一色白毛,好似堆著一團白雪。白額的馬,舊名戴星馬,俗稱玉頂馬,是古代珍貴的名馬之一。他特地點明馬“白額”的特征,當然是要突出它的珍貴,更重要的則是借此襯托自己的尊貴。因而從開頭兩句敘說中,可以察覺到詩人的自豪與歡愉的情懷。緊接著三、四句便說自己已安抵朋友之家——這是一個貴族人家,非一般平民小戶可比,未見主人之前,必須等待侍者的通報、傳令。詩人如此說,無非是要突出友人門第高貴,突出友人的高貴,目的則在暗示自己也是有身份的。首章后兩句是“言在此而意在彼”,自我標榜,可謂含而不露。二、三章意思相同,說自己受到朋友的熱情款待。頭兩句借當時民歌中常用的“阪(或山)有×,隰(或澤)有×”的句式起興,以引出下文,在意義上沒有必然的聯系。“并坐”表示親熱,他們是一對情投意合的朋友,一見面,就在一起彈奏吹打,親密無間。主人一再勸告著:今日會面要盡情歡樂,轉眼間我們就會衰老,說不定哪一天會死去。這里所表現的及時行樂的思想,與東漢《古詩十九首》中說的“人生非金石,豈能長壽考”、“人生忽如寄,壽無金石固”、“為樂當及時,何能待來茲”的話很相似,它們之間也許有著相承的關系。此詩“今者”兩句盡管情調有點消極,但放在朋友間相互勸樂的場合,坦露襟懷,以誠待友,在酒席上流露出的人生短促的感傷,本可以理解,不必非要斥之以“腐朽”“沒落”不可。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