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唐風·揚之水

詩經:唐風·揚之水

  《詩經:唐風·揚之水

  揚之水,白石鑿鑿。
  素衣朱襮,從子于沃。
  既見君子,云何不樂?
  揚之水,白石皓皓。
  素衣朱繡,從子于鵠。
  既見君子,云何其憂?
  揚之水,白石粼粼。
  我聞有命,不敢以告人。

  注釋

  1、揚:激揚。
  2、鑿鑿:鮮明貌。
  3、襮(勃):繡有黼文的衣領。
  4、沃:曲沃,地名,在今山西聞喜縣東北。
  5、既:已。君子:指桓叔。
  6、云:語助詞。
  7、皓皓:潔白狀。
  8、繡:刺方領繡。鵠:邑名,即曲沃;一說曲沃的城邑。
  9、粼粼:清澈貌。形容水清石凈。
  10、命:政令。

  譯文

  激揚的河水不斷流淌,水底的白石更顯鮮明。
  想起了白衣衫紅衣領,跟從你到那沃城一行。
  既然見了桓叔這賢者,怎不從心底感到高興。
  激揚的河水不斷流淌,沖得石塊更潔白清幽。
  想起白內衣和紅繡領,跟從你到那鵠城一游。
  既然見了桓叔這貴人,還有什么值得去憂愁。
  激揚的河水不斷流淌,水底的白石更顯晶瑩。
  當我聽說將有機密令,怎么也不敢告訴別人。

  賞析

  要說清楚這首,必須牽涉到當時的一段歷史。公元前745年,晉昭侯封他的叔父成師于曲沃,號為桓叔。曲沃在當時是晉國的大邑,面積比晉都翼城(今山西翼城南)還要大。再加上桓叔好施德,頗得民心,勢力逐漸強大,“晉國之眾歸焉”(司馬遷《史記-晉世家》)。過了七年,即公元前738年,晉大臣潘父殺死了晉昭侯,而欲迎立桓叔。當桓叔想入晉都時,晉人發兵進攻桓叔。桓叔抵擋不住,只得敗回曲沃,潘父也被殺。作者有感于當時的這場政治斗爭,在事發前夕寫了這首詩。《毛詩序》云:“《揚之水》,刺晉昭公也。昭公分國以封沃,沃盛強,昭公微弱,國人將叛而歸沃焉。”將詩的創作背景交待得很明白。

  后人對此詩的主旨和作者,有不同的意見,今人程俊英采嚴粲《詩緝》“言不敢告人者,乃所以告昭公”之說,在《詩經譯注》中認為“這是一首揭發、告密晉大夫潘父和曲沃桓叔勾結搞政變陰謀的詩”。詩中的“素衣朱襮”、“素衣朱繡”等都是就潘父而言,說這些本都是諸侯穿的服飾,而“他也穿起諸侯的衣服”,并進一步推測該詩作者“可能是潘父隨從者之一”,他是“忠于昭公”的。但今人蔣立甫認為“這樣理解,恐于全詩情調不合”,他引陳奐《詩毛氏傳疏》之語“桓叔之盛強,實由昭侯之不能修道正國,故詩首句言亂本之所由成耳”,認為詩中的“素衣朱襮”、“素衣朱繡”等都是就桓叔而言,是“由衷地希望桓叔真正成為諸侯”,他也推測該詩作者“可能是從叛者”,但并不“忠于昭公”,而是站在桓叔一邊的。宋朱熹的說法比較平穩,以為“晉昭侯封其叔父成師于曲沃,是為桓叔。后沃盛強而晉微弱,國人將叛而歸之,故作此詩”(《詩集傳》)。

  蔣立甫之說似更合理。因為根據程俊英的說法,潘父與桓叔合力謀反既然是密事,他不能堂而皇之地公開穿起諸侯的衣服去見桓叔。這等于泄密。而桓叔見其僭越之服,自然會有看法。所以,“素衣朱襮”、“素衣朱繡”諸語,不可能是對潘父的一種描寫,而是就桓叔而言,是對桓叔早日能成為諸侯的一種熱切盼望。

  詩以“揚之水”開篇,是一種起興,并以此引出人物,暗示當時的形勢與政局,頗為巧妙。而詩的情節與內容,也隨之層層推進,到最后才點出其將有政變事件發生的真相。所以,此詩在鋪敘中始終有一種懸念在吸引著人,引人入勝。而“白石鑿鑿(皓皓,粼粼)”與下文的“素衣”、“朱襮(繡)”在顏色上亦產生既是貫連又是對比的佳妙效果,十分醒目。并且此詩雖無情感上的大起大落,卻始終有一種緊張和擔憂的心情,在《詩經》中也可以說是別具一格。

平特心水报图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三连线走势图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打印 009期曾道人一句中特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推荐 917通比牛牛技巧 浙江快乐12任五中了有 炸金花手机app 宝宝话特码 qq英雄杀透视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