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猗嗟

詩經:猗嗟

  《詩經:猗嗟

  猗嗟昌兮,頎而長兮。
  抑若揚兮,美目揚兮。
  巧趨蹌兮,射則臧兮。
  猗嗟名兮,美目清兮。
  儀既成兮,終日射侯,
  不出正兮,展我甥兮。
  猗嗟孌兮,清揚婉兮。
  舞則選兮,射則貫兮,
  四矢反兮,以御亂兮。

  注釋

  1、猗(伊)嗟:贊嘆聲。昌:美好的樣子。
  2、抑(意):同“懿”,美好。揚:借為“陽”。明亮。
  3、趨:急走。蹌(槍):步有節奏,搖曳生姿。
  4、名:借為“明”,面色明凈。
  5、儀既成:《集傳》:“儀既成,言終其事而禮無違也。”
  6、射侯:射靶。
  7、正:靶心。
  8、展:誠然,真是。甥:古代女子也稱丈夫為甥。
  9、孌(巒):美好。
  10、選:才華出眾。
  11、貫:穿透。
  12、反:箭皆射中一個點。《集傳》:“四矢,射禮每發四矢。反,復也,中皆得其故處也。”
  13、御亂:防御戰亂。

  譯文

  哎喲這人真健壯,身材高大又頎長。
  前額方正容顏好,雙目有神多漂亮。
  進退奔走動作巧,射技實在太精良。
  哎喲這人真精神,眼睛美麗又清明。
  一切儀式已完成,終日射靶不曾停。
  箭無虛發中靶心,真是我的好丈夫。
  哎喲這人真英俊,眼睛清澈又明亮。
  舞姿端正節奏強,箭出穿靶不空放。
  四矢同中靶中央,抵御外患有力量。

  賞析

  關于《猗嗟》一的主題,有主刺與主美二說。主刺說由來已久,其背景源于齊襄公兄妹亂倫故事。周莊王三年(前694)春正月,齊襄公求婚于周王室,天子允婚,同意王姬下嫁于齊,并命魯桓公主持婚禮大事。齊與魯乃姻戚之邦。魯桓公奉周天子之命至齊商議婚娶大事,自然偕夫人文姜(齊襄公之妹)一同前往。文姜歸國之后,兄妹相見,舊情萌發又干出亂倫之事來,且被其夫魯桓公偵悉。為了掩蓋其丑行,齊襄公命人于餞行之后,乘醉將魯桓公殺死,偽稱暴疾而亡。魯桓公死后,其子同繼位,史稱魯莊公。《毛詩序》的作者將此詩附會這個歷史故事,認為是齊人諷刺魯莊公的作品。《詩序》云:“《猗嗟》,刺魯莊公也。齊人傷魯莊公有威儀技藝,而不能以禮防閑其母,失子之道,人以為齊侯之子焉。”這種解釋的確牽強。《猗嗟》詩中除第二章的“展我甥兮”一語中的“甥”可比附齊襄公與魯莊公的舅甥關系外,其余內容則與故事毫不相涉。即使“甥”字,古人解釋亦多歧義。《詩經稗疏》云:“古者蓋呼妹婿為甥。”孔疏則云:“凡異族之親皆稱甥。”所以清人方玉潤不同意《毛詩序》主刺的解釋,他在《詩經原始》一書中說:“愚于是詩,不以為刺而以為美,非好立異,原詩人作詩本意蓋如是耳。”但方氏仍然以為此詩的本事是齊襄公兄妹亂倫之事。他說:“此齊人初見莊公而嘆其威儀技藝之美,不失名門子,而又可以為戡亂材。誠哉,其為齊侯之甥矣!意本贊美,以其母不賢,故自后人觀之而以為剌耳。于是議論紛紛,并謂‘展我甥兮’一句以為微詞,將詩人忠厚待人本意盡情說壞。是皆后儒深文奇刻之論有以啟之也。”其實,方氏本人將此詩本事附會舊說,也是“深文奇刻”的“后儒”之一。所不同者,僅主刺主美之異。

  將此詩本事與齊襄公兄妹亂倫故事扯在一起,缺乏依據。就詩論詩,不過是一首贊美一位少年射手的詩作。詩分三章,每章內容分為兩個部分,一是贊美形象之美,二是贊美技藝之高。

  這首詩每章均以“猗嗟”發端。按“猗嗟”為嘆美之詞,相當于現代漢語中的“啊”或“啊呀”。用這種嘆美文言漢語開頭的詩句,具有一種先聲奪人的藝術效果,提醒讀者注意詩人所要贊美的人或事。它在描寫少年射手的形象和技藝時,起到一種渲染烘托的作用。

  在贊頌少年形象之美時,突出他身體強壯的特點。詩一開頭就寫道:“猗嗟昌兮,頎而長兮。”“昌”,粗壯結實之謂;“頎”和“長”乃高大之謂。這位長得高大、粗壯、結實的少年成為一名優秀射手,是毫不足怪的。

  在贊頌少年形象時,還突出其面部特征,尤其眼睛的描寫細致入微。贊美他“美目揚兮”、“美目清兮”、“清揚婉兮”,這三句詩中的“揚”“清”“婉”,都是刻畫他目光明亮,炯炯有神。因為明亮的目光,是一位優秀射手所必不可少的生理條件。

  除以上兩個方面外,還贊美他“巧趨蹌兮”,步履矯健,走起路來速度甚快。還贊美他“舞則選兮”,身體靈活,動作優美。這些也是一位優秀射手不可缺少的身體素質。

  詩中對形象的贊頌,是為贊美他的射箭技術服務的。假若這位少年沒有以上所描寫的身體素質,他也就不可能成為一位優秀射手了。

  詩的第一章以“射則臧兮”一句總括他的射技之精。第二章則以“終日射侯”一語,贊美少年的勤學苦練精神;以“不出正兮”一語贊美他的射則必中的技藝。第三章以“射則貫兮”贊美他的連射技術。這種連射不是兩箭、三箭的重復入孔,而是“四矢反兮”,連續四矢射中一的,是一位百發百中的射手了。至此,這位少年射手的形象和技藝均描寫得栩栩如生了。具有這種高超射技的少年,自然是國家的棟梁之材。“以御亂兮”一語,是全詩的結束,也是對他的總體評價。

  清人姚際恒《詩經通論》評此詩“三章皆言射,極有條理,而敘法錯綜入妙”,確為有心得之見。

平特心水报图 nba2kol2新引擎 上海时时彩官网 五分彩骗局步骤图 qq捕鱼大亨 金币 青海快三走势图31期 斗地主游戏 三肖中特期期准管家婆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如下 甘肃快3开奖果中奖查询 pk10牛牛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