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著

詩經:著

  《詩經:著

  俟我于著乎而,充耳以素乎而,
  尚之以瓊華乎而。

  俟我于庭乎而,充耳以青乎而,
  尚之以瓊瑩乎而。

  俟我于堂乎而,充耳以黃乎而,
  尚之以瓊英乎而。

  注釋

  1、俟:迎候。著:古代富貴人家正門內有屏風,正門與屏風之間叫著。古代婚娶在此處親迎。乎而:齊方言。作語尾助詞。
  2、充耳:飾物,懸在冠之兩側。毛傳:“充耳謂之瑱。”古代男子冠帽兩側各系一條絲帶,在耳邊打個圓結,圓結中穿上一塊玉飾,絲帶稱紞,飾玉稱瑱,因紞上圓結與瑱正好塞著兩耳,故稱“充耳”。素、青、黃:各色絲線,代指紞。
  3、尚:加上。瓊:赤玉,指系在紞上的瑱。華、瑩、英:均形容玉瑱的光彩,因協韻而換字。

  譯文

  等我就在屏風前喲,帽垂絲帶在耳邊喲。
  加上美玉多明艷喲。

  等我就在庭院里喲,帽垂絲帶在耳際喲。
  加上美玉多華麗喲。

  等我就在廳堂上喲,帽垂絲帶在耳旁喲。
  加上美玉多漂亮喲。

  賞析

  此篇《毛序》、鄭玄箋皆以為是刺詩,孔穎達疏申述云:“作《著》詩者,刺時也。所以刺之者,時不親迎,故陳親迎之禮以刺之也。”姚際恒不以為然,他說:“此本言親迎,必欲反之為刺,何居?……此女子于歸見婿親迎之詩,今不可知其為何人,觀充耳以瓊玉,則亦貴人矣。”(《詩經通論》)姚說可取。揣摩詩意,此當是女子回想出嫁時夫婿迎親情景的。據《儀禮-士昏禮》,新郎到女家迎親,新娘上車后,新郎得親自駕車,輪轉三周,再交給車手駕御,而自己則另乘車先行至自家門口等候,然后按照規定以次將新娘引進洞房。此詩把這一古老的結婚儀式寫得饒有情趣。

  全詩三章九句,皆從新娘眼中所見來寫,戴君恩《讀詩臆評》謂其“文言文句式奇怪”,吳闿生《詩義會通》引舊評稱其“文言文句式奇蛸”。奇峭就在于九句詩中全不用主語,而且突如其來。這一獨特的文言文句式,恰切而傳神地表現了新娘此時的心理活動。當她緊隨著迎親車輛踏進婆家大門的那一刻,其熱鬧的場面是可想而知的,在場的左鄰右舍,親朋好友,誰不想一睹新娘的風采,然而新娘對著這稠密涌動的人叢,似乎漠不關心,視而不見,映進她眼簾的唯有恭候在屏風前的夫婿——“俟我于著”,少女的靦覥,使她羞于說出“他”字,但從“俟我”二字卻能品味出她對他的綿綿情意和感受到的幸福。下兩句更妙在見物不見人。從新娘的心理揣測,她的注意力本來全集中在新郎身上,非常想把新郎端詳一番,然而在這眾目睽睽之下,她不敢抬頭仔細瞧。實際上,她只是低頭用眼角瞟了一下,全沒看清他的臉龐,所見到的只是他帽沿垂下的彩色的“充耳”和發光的玉瑱。這兩句極普通的敘說語,放在這一特定的人物身上,在這特殊的時刻和環境中,便覺得妙趣橫生、余味無窮了,給人以豐富聯想和審美的愉悅。

  這首詩風格與《齊風-還》相近,也是三章全用賦體,句句用韻,六言、七言交錯,但每句用“乎而”雙語氣詞收句,又與《齊風-還》每句用常見的“兮”字收句不同,使全詩音節輕緩,讀來有余音裊裊的感覺。在章法上它與《詩經》中的典型篇章是那么不一樣,而又別具韻味,無怪乎清代學者牛運震要稱它是“別調雋體”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