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兔爰

詩經:兔爰

  《詩經:兔爰

  有兔爰爰,雉離于羅。
  我生之初,尚無位;
  我生之后,逢此百罹。尚寐無吪。

  有兔爰爰,雉離于罦。
  我生之初,尚無造;
  我生之后,逢此百憂。尚寐無覺。

  有兔爰爰,雉離于罿。
  我生之初,尚無庸;
  我生之后,逢此百兇。尚寐無聰。

  注釋

  1、爰(音緩):緩之借,逍遙自在。離:同罹,陷,遭難。羅:羅網。
  2、為:指徭役。鄭箋:“為,謂軍役之事也。”
  3、罹:憂。
  4、無吪(音俄):不說話。一說不動。
  5、罦(音浮):一種裝設機關的網,能自動掩捕鳥獸,又叫覆車網。
  6、 造:指勞役。朱熹《集傳》:“造,亦為也。”
  7、覺:清醒。
  8、罿(音童):捕鳥獸的網。
  9、庸:指勞役。鄭箋:“庸,勞也。”
  10、聰:聽覺。

  譯文

  野兔往來任逍遙,山雞落網慘凄凄。
  在我幼年那時候,人們不用服兵役;
  在我成年這歲月,各種苦難竟齊集。長睡但把嘴閉起!

  野兔往來任逍遙,山雞落網悲戚戚。
  在我幼年那時候,人們不用服徭役;
  在我成年這歲月,各種憂患都經歷。長睡但把眼合起!

  野兔往來任逍遙,山雞落網戰栗栗。
  在我幼年那時候,人們不用服勞役;
  在我成年這歲月,各種災禍來相逼。長睡但把耳塞起!

  賞析

  這是一首傷時感事的詩。《毛詩序》說:“《兔爰》,閔周也。桓王失信,諸侯背叛,構怨連禍,王師傷敗,君子不樂其生焉。”這是依《左傳》立說,有史實根據,因此《毛詩序》說此詩主題不誤。但意謂作于桓王時,與詩中所寫有出入。崔述《讀風偶識》說:“其人當生于宣王之末年,王室未騷,是以謂之‘無為’。既而幽王昏暴,戎狄侵陵,平王播遷,室家飄蕩,是以謂之‘逢此百罹’。故朱子云:‘為此詩者蓋猶及見西周之盛。’(見朱熹《詩集傳》)可謂得其旨矣。若以為在桓王之時,則其人當生于平王之世,仳離遷徙之余,豈得反謂之為‘無為’?而諸侯之不朝,亦不始于桓王,惟鄭于桓王世始不朝耳。其于王室初無所大加損,豈得遂謂之為‘百罹’、‘百兇’也哉?竊謂此三篇者(按:指《中谷有蓷》、《葛藟》及此篇)皆遷洛者所作。”

  詩共三章,各章首二句都以兔、雉作比。兔性狡猾,用來比喻小人;雉性耿介,用以比喻君子。羅、罦、罿,都是捕鳥獸的網,既可以捕雉,也可以捉兔。但詩中只說網雉縱兔,意在指小人可以逍遙自在,而君子無故遭難。通過這一形象而貼切的比喻,揭示出當時社會的黑暗。

  各章中間四句,是以“我生之初”與“我生之后”作對比,表現出對過去的懷戀和對現在的厭惡:在過去,沒有徭役(“無為”),沒有勞役(“無造”),沒有兵役(“無庸”),我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而現在,遇到各種災兇(“百罹”“百憂”“百兇”),讓人煩憂。從這一對比中可以體會出時代變遷中人民的深重苦難。這一句式后來在傳為東漢蔡琰所作的著名長篇騷體詩《胡笳十八拍》中被沿用,“我生之初尚無為,我生之后漢祚衰;天不仁兮降亂離,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時”,那悲愴的詩句,是脫胎于《兔爰》一詩。

  各章最后一句,詩人發出沉重的哀嘆:生活在這樣的年代里,不如長睡不醒。憤慨之情溢于言表。方玉潤說:“‘無吪’、‘無覺’、‘無聰’者,亦不過不欲言、不欲見、不欲聞已耳”(《詩經原始》),這也是《毛詩序》中所點出的君子“不樂其生”的主題。

  全詩三章風格悲涼,反覆吟唱詩人的憂思,也正是《王風》中的黍離之悲,屬亂世之音、亡國之音,方玉潤評云:“詞意凄愴,聲情激越,(三國魏)阮步兵(籍)專學此種。”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