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楚辭:招魂

楚辭:招魂

  《楚辭:招魂

  朕幼清以廉潔兮,身服義而未沬。
  主此盛德兮,牽于俗而蕪穢。
  上無所考此盛德兮,長離殃而愁苦。
  帝告巫陽曰:“有人在下,我欲輔之。
  魂魄離散,汝筮予之。”
  巫陽對曰:“掌夢上帝其難從。
  若必筮予之,恐后之謝,不能復用巫陽焉。”
  乃下招曰:魂兮歸來!
  去君之恒干,何為乎四方些?
  舍君之樂處,而離彼不祥些。
  魂兮歸來!東方不可以讬些。
  長人千仞,惟魂是索些。
  十日代出,流金鑠石些。
  彼皆習之,魂往必釋些。
  歸來歸來!不可以讬些。
  魂兮歸來!南方不可以止些。
  雕題黑齒,得人肉以祀,以其骨為醢些。
  蝮蛇蓁蓁,封狐千里些。
  雄虺九首,往來鯈忽,吞人以益其心些。
  歸來歸來!不可以久淫些。
  魂兮歸來!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
  旋入雷淵,麋散而不可止些。
  幸而得脫,其外曠宇些。
  赤蟻若象,玄蜂若壸些。
  五榖不生,藂菅是食些。
  其土爛人,求水無所得些。
  彷徉無所倚,廣大無所極些。
  歸來歸來!恐自遺賊些。
  魂兮歸來!北方不可以止些。
  增冰峨峨,飛雪千里些。
  歸來歸來!不可以久些。
  魂兮歸來!君無上天些。
  虎豹九關,啄害下人些。
  一夫九首,拔木九千些。
  熽狼從目,往來侁々些。
  懸人以娭,投之深淵些。
  致命于帝,然后得瞑些。
  歸來歸來!往恐危身些。
  魂兮歸來!君無下此幽都些。
  土伯九約,其角觺々些。
  敦脢血拇,逐人駓々些。
  參目虎首,其身若牛些。
  此皆甘人,歸來歸來!恐自遺災些。
  魂兮歸來!入修門些。
  工祝招君,背行先些。
  秦篝齊縷,鄭綿絡些。
  招具該備,永嘯呼些。
  魂兮歸來!反故居些。
  天地四方,多賊奸些。
  像設君室,靜閑安些。
  高堂邃宇,檻層軒些。
  層臺累榭,臨高山些。
  網戶朱綴,刻方連些。
  冬有突廈,夏室寒些。
  川谷徑復,流潺湲些。
  光風轉蕙,汜崇蘭些。
  經堂入奧,朱塵筵些。
  砥室翠翹,掛曲瓊些。
  翡翠珠被,爛齊光些。
  蒻阿拂壁,羅幬張些。
  纂組綺縞,結琦璜些。
  室中之觀,多珍怪些。
  蘭膏明燭,華容備些。
  二八侍宿,射遞代些。
  九侯淑女,多迅眾些。
  盛鬋不同制,實滿宮些。
  容態好比,順彌代些。
  弱顏固植,謇其有意些。
  姱容修態,絙洞房些。
  蛾眉曼睩,目騰光些。
  靡顏膩理,遺視矊些。
  離榭修幕,侍君之閑些。
  翡帷翠帳,飾高堂些。
  紅壁沙版,玄玉之梁些。
  仰觀刻桷,畫龍蛇些。
  坐堂伏檻,臨曲池些。
  芙蓉始發,雜芰荷些。
  紫莖屏風,文緣波些。
  文異豹飾,侍陂陛些。
  軒辌既低,步騎羅些。
  蘭薄戶樹,瓊木籬些。
  魂兮歸來!何遠為些?
  室家遂宗,食多方些。
  稻粢穱麥,挐黃粱些。
  大苦咸酸,辛甘行些。
  肥牛之腱,臑若芳些。
  和酸若苦,陳吳羹些。
  胹鄨炮羔,有柘漿些。
  鵠酸臇鳧,煎鴻鸧些。
  露雞臛蠵,歷而不爽些。
  粔籹蜜餌,有餦餭些。
  瑤漿蜜勺,實羽觴些。
  挫糟凍飲,酎清涼些。
  華酌既陳,有瓊漿些。
  歸反故室,敬而無妨些。
  肴羞未通,女樂羅些。
  陳鐘按鼓,造新歌些。
  《涉江》、《采菱》,發揚《荷些》。
  美人既醉,朱顏酡些。
  娭光眇視,目曾波些。
  被文服纖,麗而不奇些。
  長發曼鬋,《豐盍》陸離些。
  二八齊容,起鄭舞些。
  衽若交竿,撫案下些。
  竽瑟狂會,搷鳴鼓些。
  宮廷震驚,發《激楚》些。
  吳歈蔡謳,奏大呂些。
  士女雜坐,亂而不分些。
  放陳攵組纟嬰,班其相紛些。
  鄭、衛妖玩,來雜陳些。
  《激楚》之結,獨秀先些。
  菎蔽象棋,有六簙些。
  分曹并進,遒相迫些。
  成梟而牟,呼五白些。
  晉制犀比,費白日些。
  鏗鐘搖虡,揳梓瑟些。
  娛酒不廢,沉日夜些。
  蘭膏明燭,華钅登錯些。
  結撰至思,蘭芳假些。
  人有所極,同心賦些。
  酎飲盡歡,樂先故些。
  魂兮歸來!反故居些。
  亂曰:獻歲發春兮,汨吾南征。
  菉蘋齊華兮,白芷生。
  路貫廬江兮,左長薄。
  倚沼畦瀛兮,遙望博。
  青驪結駟兮,齊千乘,懸火延起兮,玄顏烝。
  步及驟處兮,誘騁先,抑騖若通兮,引車右還。
  與王趨夢兮,課后先。
  君王親發兮,憚青兕。
  朱明承夜兮,時不可淹。
  皋蘭被徑兮,斯路漸。
  湛湛江水兮,上有楓。
  目極千里兮,傷春心。
  魂去歸來兮,哀江南。

  注釋

  1、朕:我,屈原自指。
  2、沫:微暗。引伸為消減。
  3、主:守、持有。
  4、蕪穢:萎枯污爛。
  5、上:指楚王。
  6、離:遭遇。殃:禍患。
  7、帝:上帝。巫陽:古代神話中的巫師。
  8、人:指楚王。
  9、輔:幫助。特指上天輔助人間帝王。
  10、筮予之:通過卜筮知魂魄之所在,招還給予其人。
  11、掌夢:掌夢之官,實司其事。巫陽因其難招,故作托詞。
  12、若:你,指巫陽。
  13、謝:凋落。按:“若必筮予之”三句作為上帝言語,首見項安世《項氏家說》,聞一多、陳子展從之。
  14、焉乃:于是。按:“巫陽焉”屬此句。“焉乃”連文用王引之《經傳釋詞》說。
  15、些:語尾助詞,讀音“唆”疑同今民歌中“啰”音。
  16、離:同“罹”,遭。
  17、雕題黑齒:額頭上刻花紋,牙齒染成黑色。指南方未開化的野人。題,額頭。
  18、醢:肉醬。
  19、蓁蓁:樹木叢生貌,此指積聚在一起。
  20、封狐:大狐。
  21、虺:毒蛇。
  22、儵忽:同“倏忽”,忽然。
  23、益:補。
  24、淫:久留。
  25、雷淵:神話中的深淵。
  26、爢:同“靡”,粉碎。
  27、壺:通“瓠”,葫蘆。
  28、藂:聚集。
  29、賊:殘害。
  30、增:通“層”。
  31、九關:指九重天門。
  32、從:同“綜”,直。
  33、侁侁:眾多貌。
  34、致命:上報。
  35、幽都:神話中地下鬼神統治的地方。
  36、土伯:地下王國的神靈。約:彎曲。一說,尾也。一說,肚下肉塊。
  37、觺觺:尖利貌。
  38、敦脄:很的背肉。疑為神怪名。
  39、駓駓:跑得很快的樣子。
  40、參:同“三”。
  41、甘人:以食人為甘美。
  42、修門:郢都城南三門之一。
  43、工祝:工巧的巫人。
  44、背行:倒退著走。
  45、秦篝:秦國出產的竹籠,用以盛被招者的衣物。齊縷:齊國出產的絲線,用以裝飾“篝”。
  46、鄭綿絡:鄭國出產的絲棉織品,用作“篝”上遮蓋。
  47、招具:招魂用品,擅上文“秦篝”、“齊縷”、“鄭綿絡”等。
  48、永:長。招魂者要長聲呼喚被招者。
  49、反:同“返”。
  50、像設:假想陳設。
  51、檻:欄桿。軒:走廊。
  52、網戶:刻鏤網狀空格的門戶。朱綴:交綴處涂上紅色。
  53、方連:方格圖案,即指“網戶”。
  54、宎:深密。
  55、徑:直。復:曲,指川谷水流曲折。
  56、崇:通“叢”。
  57、奧:內室。
  58、塵筵:鋪在地上的竹席。
  59、砥室:形容地面、墻璧都磨平光亮像磨刀石一樣。翠翹:翠鳥尾上的毛羽。
  60、曲瓊:玉鉤。
  61、齊光:色彩輝映。
  62、蒻阿:細軟的繒帛。
  63、幬:璧帳。
  64、纂組綺縞:指四種顏色不同的絲帶。纂,赤色絲帶;組,雜色絲帶;綺:帶花紋絲織品;縞:白色絲織品。
  65、琦璜:美玉。
  66、蘭膏:泛言有香氣的油脂。
  67、二八:以八人為行。二八十六人。
  68、射:厭。遞:更替。
  69、九侯:泛指列國諸侯。
  70、迅:通“洵”,真正。
  71、盛鬋:濃密的鬢發。鬋,下垂的鬢發。
  72、比:并。
  73、順:通“洵”,誠然。彌代:蓋世。
  74、弱顏:容貌柔嫩。固植:身體健康。
  75、謇:發語詞。
  76、姱:美好。修:美。
  77、絙:綿延。
  78、曼:長。睩:眼珠轉動。
  79、靡:細致。膩:光滑。理:肌膚。
  80、矊:目光深長。
  81、桷:方的椽子。
  82、芰荷:荷葉。
  83、屏風:荇萊,又名水葵。一種水生植物。
  84、文:同:“紋”,指波紋。
  85、文異:文彩奇異。豹飾:以豹皮為飾,指侍衛武士的裝束。
  86、陂陁:高低不平的山坡。
  87、軒:有篷的輕車。辌:可以臥息的安車。低:通“抵”,到達。
  88、薄:草木叢生。
  89、宗:聚。
  90、多方:多種多樣。
  91、粢:小米。穱:早熟麥。
  92、挐:摻雜。黃梁:黃小米。
  93、辛:辣。行:用。
  94、腱:蹄筋。
  95、臑:燉爛。若:與“而”意同。
  96、吳羹:吳地濃湯。
  97、胹:煮。炮:烤。
  98、柘漿:甘蔗汁。
  99、鵠酸:據聞一多校。當作“酸鵠”。鵠,天鵝。臇:少汁的羹。
  100、鴻鸧鴻,大雁;鸧,即鸧鴰,一種似鶴的水鳥。
  101、露:借為“鹵”。一說借為“烙”。臛:肉羹。蠵:大龜。
  102、厲:濃烈。爽:敗、傷。
  103、粔籹:用蜜和面粉制成的環狀餅。餌:糕。
  104、餦餭:即麥芽糖,也叫飴糖。
  105、勺:通“酌”。
  106、羽觴:古代一種酒囂。
  107、酎:醇酒。
  108、通:通“徹”,撤去。
  109、涉江、采菱:楚國歌曲名。
  110、揚荷:多作《陽阿》,楚國歌曲名。
  111、酡:喝酒臉紅。
  112、嬉光:形容撩人的目光。眇:通“妙”。
  113、曾:通“層”。
  114、被:披。文:文繡。纖:細軟。
  115、陸離:形容色彩斑斕。
  116、二八:指兩隊女樂。齊容:裝束一樣。
  117、鄭舞:鄭國的舞蹈,比較放縱。
  118、衽:衣襟。交竿:衣襟相交如竿。
  119、撫:通“拊”,拍擊。案:同“按”。下:似指彎腰下屈的舞蹈動作。
  120、搷:猛擊。
  121、激楚:楚國的歌舞曲名。或謂指激烈的楚歌之聲。
  122、吳歈:吳地之歌。蔡謳:蔡地之歌。
  123、大呂:樂調名。
  124、組:系佩飾的絲帶。纓:帽帶。
  125、班:同“斑”。
  126、妖玩:指妖繞的女子。
  127、秀先:優秀出眾。
  128、菎蔽:飾玉的籌瑪。賭博用具。象棋:象牙棋子。六簙用具。
  129、六簙:一種棋戲。可用以賭博。
  130、分曹:相對的兩方。
  131、梟:博戲術語。成梟棋則可取得棋局上的魚,得二籌。牟:取。
  132、五白:五顆骰子組成的特彩。得此可勝。
  133、犀比:犀角制的帶鉤,用作賭勝負的彩注。一說用犀角制成的賭具。
  134、白日:指一天時光。
  135、鏗:象聲詞。簴:鐘架。
  136、揳:撫。梓瑟:梓木所制之瑟。
  137、錯:錯落安置。
  138、結撰:構思。至思:盡心思考。
  139、極:極至,此當指極度快樂。
  140、先故:先祖與故舊。
  141、亂:亂辭,尾聲。
  142、獻:進。
  143、汩:形容匆匆而行。
  144、菉:通“綠”。蘋:一種水草。
  145、白芷:一種香草。
  146、貫:通。廬江:洪興祖《楚辭補注》云:“廬江出陵陽東南,北入江。”譚其驤以為當指今襄陽、宜城界之潼水。春秋時,地為廬戎之國,因有此稱。
  147、長薄:雜草叢生的林子。
  148、倚:沿。畦:水田。瀛:大水。
  149、博:曠野之地。
  150、青驪:青黑色的馬。駟:駕一乘車的四匹馬。
  151、懸火:焚林驅獸的火把。
  152、玄顏:黑里透紅。指天色。烝:上升。
  153、步:步行的隨從。驟處:乘車的隨從停下。驟,馳;處,止。
  154、誘:導。打獵時的向導。
  155、抑:勒馬不前。騖:奔馳。若:順,指進退自如。
  156、夢:指云夢澤。這一帶是楚國的大獵場,地跨大江南北。
  157、課:比試。
  158、憚青兕:怕射中青兕。兕,犀牛一類的野獸。楚人傳說獵得青兕者,三月必死。
  159、朱明:指太陽。
  160、淹:留。
  161、皋:水邊高地。
  162、漸:遮沒。
  163、湛湛:水深的樣子。
  164、菅:一種野草,細葉綠花褐果。

  譯文

  我年幼時秉賦清廉的德行,
  獻身于道義而不稍微減輕。
  具有如此盛大的美德,
  被世俗牽累橫加穢名。
  君王不考察這盛大的美德,
  長期受難而愁苦不盡。
  上帝告訴巫陽說:
  “有人在下界,
  我想要幫助他。
  但他的魂魄已經離散,
  你占卦將靈魂還給他。”
  巫陽回答說:
  “占卦要靠掌夢之官,
  上帝的命令其實難以遵從。”
  “你一定占卦讓魂魄還給他,
  恐怕遲了他已謝世,
  再把魂招來也沒有用。”
  巫陽于是降至人間招魂說:
  “魂啊回來吧!
  何必離開你的軀體,
  往四方亂走亂跑?
  舍棄你安樂的住處,
  遇上兇險實在很糟。
  ”魂啊回來吧!
  東方不可以寄居停頓。
  那里長人身高千丈,
  只等著搜你的魂。
  十個太陽輪番照射,
  金屬石頭都熔化變形。
  他們都已經習慣,
  而你的魂一去必定消解無存。
  回來吧,
  那里不能夠寄居停頓。
  “魂啊回來吧!
  南方不可以棲止。
  野人額上刻花紋長著黑牙齒,
  掠得人肉作為祭祀,
  還把他們的骨頭磨成漿滓。
  那里毒蛇如草一樣叢集,
  大狐貍千里內到處都是。
  雄虺蛇長著九個腦袋,
  來來往往飄忽迅捷,
  為求補心把人類吞食。
  回來吧,
  那里不能夠長久留滯。
  ”魂啊歸來吧!
  西方的大災害,
  是那流沙千里平鋪。
  被流沙卷進雷淵,
  糜爛潰散哪能止住。
  僥幸擺脫出來,
  四外又是空曠死寂之域。
  紅螞蟻大得像巨象,
  黑蜂兒大得像葫蘆。
  那里五谷不能好好生長,
  只有叢叢茅草可充食物。
  沙土能把人烤爛,
  想要喝水卻點滴皆無。
  榜徨悵惘沒有依靠,
  廣漠荒涼沒有終極之處。
  回來吧。
  恐怕自身遭受荼毒!
  “魂啊回來吧!
  北方不可以停留。
  那里層層冰封高如山峰,
  大雪飄飛千里密密稠稠。
  回來吧,
  不能夠耽擱得太久!
  ”魂啊歸來吧!
  你不要徑自上天。
  九重天的關門都守著虎豹,
  咬傷下界的人嘗鮮。
  另有個一身九頭的妖怪,
  能連根拔起大樹九千。
  還有眼睛直長的豺狼,
  來來往往群奔爭先。
  把人甩來甩去作游戲,
  最后扔他到不見底的深淵。
  再向上帝報告完畢,
  然后你才會斷氣閉眼。
  回來吧,
  上天去恐怕也身遭危險!
  “魂啊回來吧!
  你不要下到幽冥王國。
  那里有扭成九曲的土伯,
  它頭上長著尖角銳如刀鑿。
  脊背肥厚拇指沾血,
  追起人來飛奔如梭。
  還有三只眼睛的虎頭怪,
  身體像牛一樣壯碩。
  這些怪物都喜歡吃人,
  回來吧!
  恐怕自己要遭受災禍。
  ”魂啊回來吧!
  快進入楚國郢都的修門。
  招魂的巫師引導君王,
  背向前方倒退著一路先行。
  秦國的篝籠齊國的絲帶,
  還有作蓋頭的鄭國絲綿織品。
  招魂的器具已經齊備,
  快發出長長的呼叫聲。
  魂啊回來吧!
  返回故居不再離鄉背井。
  “天地上下四面八方,
  多有殘害人的奸佞。
  仿照你原先布置的居室,
  舒適恬靜十分安寧。
  高高的大堂深深的屋宇,
  欄桿圍護著軒廊幾層。
  層層亭臺重重樓榭,
  面臨著崇山峻嶺。
  大門鏤花涂上紅色,
  刻著方格圖案相連緊。
  冬天有溫暖的深宮,
  夏天有涼爽的內廳。
  山谷中路徑曲折,
  溪流發出動聽的聲音。
  陽光中微風搖動蕙草,
  叢叢香蘭播散芳馨。
  穿過大堂進入內屋,
  上有紅磚承塵下有竹席鋪陳。
  光滑的石室裝飾翠羽,
  墻頭掛著玉鉤屈曲晶瑩。
  翡翠珠寶鑲嵌被褥,
  燦爛生輝艷麗動人。
  細軟的絲綢懸垂壁間,
  羅紗帳子張設在中庭。
  四種不同的絲帶色彩繽紛,
  系結著塊塊美玉多么純凈。”
  宮室中那些陳設景觀,
  豐富的珍寶奇形怪狀。
  香脂制燭光焰通明,
  把美人花容月貌都照亮。
  二八十六位侍女來陪宿,
  倦了便互相替代輪流上。
  列國諸侯的淑美女子,
  人數眾多真不同凡響。
  發式秀美有各種各樣,
  充滿后宮熙熙攘攘。
  容顏姿態姣好互相比并,
  真是風華絕代蓋世無雙。
  嬌柔的面貌健康的身體,
  流露出纏綿情意令人心蕩。
  俏麗的容顏美妙的體態,
  在洞房中不斷地來來往往。
  纖秀的彎眉下明眸轉動,
  顧盼之間雙目秋波流光。
  肌膚細膩如脂如玉,
  留下動人一瞥意味深長。
  離宮別館有修長的大幕,
  消閑解悶她們侍奉君王。
  “張掛起翡翠色的帷帳,
  裝飾那高高的殿堂。
  紅漆髹墻壁丹砂涂護版,
  還有黑玉一般的大屋粱。
  抬頭看那雕刻的方椽,
  畫的是龍與蛇的形象。
  坐在堂上倚著欄干,
  面對著彎彎曲曲的池塘。
  荷花才開始綻放花朵,
  中間夾雜著荷葉肥壯。
  紫莖的荇菜鋪滿水面,
  風起水紋生于綠波之上。
  身著文彩奇異的豹皮服飾,
  侍衛們守在山丘坡崗。
  有篷有窗的安車已到。
  步騎隨從分列兩旁。
  叢叢蘭草種在門邊,
  株株玉樹權當做籬笆護墻。
  魂啊回來吧!
  為什么還要滯留遠方?
  ”家族聚會人都到齊,
  食品豐富多種多樣。
  有大米小米也有新麥,
  還摻雜香美的黃粱。
  大苦與咸的酸的有滋有味,
  辣的甜的也都用上。
  肥牛的蹄筋是佳肴,
  燉得酥酥爛撲鼻香。
  調和好酸味和苦味,
  端上來有名的吳國羹湯。
  清燉甲魚火烤羊羔,
  再蘸上新鮮的甘蔗糖漿。
  醋溜天鵝肉煲煮野鴨塊,
  另有滾油煎炸的大雁小鴿。
  鹵雞配上大龜熬的肉羹,
  味道濃烈而又脾胃不傷。
  甜面餅和蜜米糕作點心,
  還加上很多麥芽糖。
  晶瑩如玉的美酒摻和蜂蜜,
  斟滿酒杯供人品嘗。
  酒糟中榨出清酒再冰凍,
  飲來醇香可口遍體清涼。
  豪華的宴席已經擺好,
  有酒都是玉液瓊漿。
  歸來吧返回故居,
  禮敬有加保證無妨。
  “豐盛的酒席還未撤去,
  舞女和樂隊就羅列登場。
  安放好編鐘設置好大鼓,
  把新作的樂歌演奏演唱。
  唱罷《涉江》再唱《采菱》,
  更有《陽阿》一曲歌聲揚。
  美人已經喝得微醉,
  紅潤的面龐更添紅光。
  目光撩人脈脈注視,
  眼中秋波流轉水汪汪。
  披著刺繡的輕柔羅衣,
  色彩華麗卻非異服奇裝。
  長長的黑發高高的云鬢,
  五光十色艷麗非常。
  二八分列的舞女一樣妝飾,
  跳著鄭國的舞蹈上場。
  擺動衣襟像竹枝搖曳交叉,
  彎下身子拍手按掌。
  吹竽鼓瑟狂熱地合奏,
  猛烈敲擊鼓聲咚咚響。
  宮殿院庭都震動受驚,
  唱出的《激楚》歌聲高昂。
  獻上吳國蔡國的俗曲,
  奏著大呂調配合聲腔。
  男女紛雜交錯著坐下,
  位子散亂不分方向。
  解開綬帶帽纓放一邊,
  色彩斑斕繽紛鮮亮。
  鄭國衛國的妖嬈女子,
  紛至沓來排列堂上。
  唱到《激楚》之歌的結尾,
  特別優美出色一時無兩。”
  賭具有飾玉籌碼象牙棋,
  用來玩六簙棋游戲。
  分成兩方對弈各自進子,
  著著強勁緊緊相逼。
  擲彩成梟就取魚得籌,
  大呼五白求勝心急。
  贏得了晉國制的犀帶鉤,
  一天光陰耗盡不在意。
  鏗鏘打鐘鐘架齊搖晃,
  撫弦再把梓瑟彈奏起。
  飲酒娛樂不肯停歇,
  沉湎其中日夜相繼。
  帶蘭香的明燭多燦爛,
  華美的燈盞錯落高低。
  精心構思撰寫文章,
  文采絢麗借得幽蘭香氣。
  人們高高興興快樂已極,
  一起賦詩表達共同的心意。
  酣飲香醇美酒盡情歡笑,
  也讓先祖故舊心曠神怡。
  魂啊回來吧!
  快快返回故里。
  尾聲:
  新年開始春天到來,
  我匆匆忙忙向南行。
  綠蘋長齊了片片新葉,
  白芷萌生又吐芳馨。
  道路貫通穿越廬江,
  左岸上是連綿的叢林。
  沿著澤沼水田往前走,
  遠遠眺望曠野無垠。
  四匹青驪駕起一乘車,
  千乘獵車并駕前行。
  點起火把蔓延燃燒,
  夜空黑里透紅火光騰。
  步行的趕到乘車的停留,
  狩獵的向導又當先馳騁。
  勒馬縱馬進退自如,
  又引車向右掉轉車身。
  與君王一起馳向云夢澤,
  賽一賽誰先誰后顯本領。
  君王親手發箭射獵物,
  卻怕射中青兕有禍生。
  黑夜之后紅日放光明,
  時光迅速流逝不肯停。
  水邊高地蘭草長滿路,
  這條道已遮沒不可尋。
  清澈的江水潺潺流,
  岸上有成片的楓樹林。
  縱目望盡千里之地,
  春色多么引人傷心。
  魂啊回來吧,
  江南堪哀難以忘情!

  賞析

  在《楚辭》中,《招魂》是一篇獨具特色的作品。它是模仿民間招魂的習俗寫成的。其中卻又包含了作者的思想感情。

  關于《招魂》的作者,歷來存在著爭論。東漢王逸《楚辭章句》稱《招魂》作者是宋玉,因哀憐屈原“魂魄放佚”,因作以招其生魂。但西漢中,司馬遷作《史記》,在《屈原賈生列傳》中,將《招魂》與《離騷》、《天問》、《哀郢》并列,并說讀了這些作品,而“悲其志”,明顯將《招魂》定為屈原作品。后世讀《楚辭》,多用王逸注,故注本、詩詞中每從其說。近世以來,研究者重視司馬遷的提示,多主張《招魂》為屈原所作。但又分別有招楚懷王魂和屈原自招兩種說法。同樣主張屈原招懷王魂的,又有招生魂或死魂的兩說。說法如此分歧,所舉證據也很紛繁。簡而言之,我贊成屈原招楚懷王死魂一說。理由如下:第一,篇中所寫奢侈享受,非楚王莫屬。尤其像“九侯淑女,多迅眾些”,娶一國之女,其他諸侯送女作媵妾從嫁,這必是像楚王這樣的身份,才能擁有。第二,文獻所載,上天所輔必是帝、王,而非臣民。“有人在下,我欲輔之”必是指楚王。第三,亂曰之后寫打獵,既提到“汩吾南征”,又提到“與王趨夢”、“君王親發”,明是作者回憶與楚王狩獵情形。最后并深情呼喚“魂兮歸來,哀江南”,這只可能是屈原來招楚懷王之魂。

  《招魂》的形式主要來自民間。古人迷信,以為人有會離開軀體的靈魂,人生病或死亡,靈魂離開了,就要舉行招魂儀式,呼喚靈魂歸來。在許多民族殘留的原始歌謠中,都有招魂歌謠。內容一般都是告誡靈魂不要到上下四方去,而應趕快回到家里來。為此目的,自然要講講上下四方的可怖,家中的安樂。后來規范為禮儀。如《禮記·禮運》所載“及其死也,升屋而號,告曰‘皋某復’”,其儀式是由小臣舉死者衣,登上屋頂,向上下四方呼號,招喚靈魂。作為禮儀,已非原始信仰,而是“盡愛之道也,有禱祠之心焉”。古老的迷信演變為一種風俗。杜甫《彭衙行》云“暖湯濯我足,剪紙招我魂”。遠方來客,歷經艱險,剪紙為其壓驚、招魂。這倒是頗具人情味的風俗。民間一直流傳有叫魂的迷信,曹禺《原野》中,曾借用來營造黑松林中的凄厲氣氛,這也是古代招魂儀式的遺存。屈原寫作《招魂》,就是模仿民間的創作,“外陳四方之惡,內崇楚國之美”,呼喚楚懷王的靈魂回到楚國來。

  《招魂》當作于公元前296年,即頃襄王三年。三年前楚懷王受秦欺騙,入武關而被拘于秦,逃跑不成,怨憤而死。頃襄王三年,秦欲與楚修好,歸懷王喪,“楚人皆憐之,如悲親戚”,楚人同情懷王這個昏君,除敵愾之心外,還因懷王囚秦時,不肯割地屈服,總算有些骨氣。對比只想茍安的頃襄王,自易引起人們的懷念。屈原曾受懷王信用,后來被讒見疏,但總希望懷王有所覺悟。懷王一死,楚國又面臨親秦、拒秦的斗爭。屈原寫作《招魂》,即認同楚人“如悲親戚”之情,其中自然就包含了對秦的敵愾之心。

  《招魂》的結構是:一、序引,二、招魂辭,三、亂辭,總共三個部分。招魂辭中又分為“外陳四方之惡”與“內崇楚國之美”兩大部分。一般招魂辭是沒有序引和亂辭的。而且招魂辭每句結束都有“些”字,據舊注讀蘇賀切,其音與今湘南民歌尾音“啰”相近。而序引、亂辭語氣詞都用“兮”字,與《離騷》、《九章》等篇相同。由此可見,托為巫陽的招魂辭,主要遵從招魂的習俗要求,而序引和亂辭,則更顯示出屈原的主體色彩。以下即依《招魂》的結構,略作鑒賞性介紹。

  序引一開頭,便有作者出現,自“朕幼清以廉潔兮”至“長離殃而愁苦”,當是屈原自敘。屈原從來是以清廉、服義自許的。只是因楚王受到蒙蔽,不能“考此盛德”,而使他遭受不幸而憂愁痛苦。在這幾句之后,忽然說到“帝告巫陽日:‘有人在下……’”,這就使人容易錯會為上帝令巫陽為之招魂的,就是這位“長離殃而愁苦”之人,也就是屈原自己。于是主張“招懷王魂說”者,一般也將前四句解為稱說懷王之詞。然而既有“朕”字自稱,形容又不相當。這確是一個難題。聞一多曾懷疑,開頭四句,本非《招魂》所有,是錯簡于此。我想,如果說其下有脫簡,也未始不可能。假設加上“上往而不返兮,朕冤結將誰訴”之類的句子,就自然過渡到招魂的事了。“帝告巫陽曰”以下幾句是對話形式,表示出招魂的迫切性。實已暗示懷王已死,靈魂招來也不能復用。這幾句有多種斷句法,但大意都是:帝命巫陽下招——巫陽推辭——巫陽受命下招。這三層意思是大家公認的。

  作為《招魂》主干的是巫陽的招辭。招辭的第一部分寫東、南、西、北、天上、地下的可畏可怖。這里取用了許多神話材料,寫得詭異莫測。神話的瑰奇本是具有現實基礎的,聯系這種基礎,可知想像的合理性;神話又是經過幻想加工改造的,賦予了令人眩目的奇幻色彩,更能激發起人們的審美興味。《招魂》正是如此,如寫到東方,東方是太陽升起的地方,而古代神話有十日并出烤焦大地的故事,作者用來形容東方的危險,便十分巧妙。又如寫到西方,沙漠無邊,不生五谷,無水可飲,又有赤蟻、玄蜂等毒蟲,使人無法生存。這種種描寫相當準確,使人驚嘆作者具有相當豐富的地理知識,夸張的描寫并未脫離現實基礎。又如寫到天上、地下,都有殘忍無比的怪物據守著。保存了原始神話中的神秘性和原始性的特點。

  招魂辭的第二部分,是寫郢都修門之內的豪華生活。作為前一部分的強烈對照,這一部分基本寫實。從近年許多楚墓的發掘,完全可以證實其寫實性。這一部分展示了故居的宮室、美女、飲食、歌舞、游戲之盛,描寫了那種無日無夜的享樂生活。作者的描寫是具體生動的。如寫宮室園圃,既總寫了建筑的外觀、布局,池苑風物,又詳寫室內的裝飾、布置,以及處于其間的人的活動——主要是美女的活動。又如寫飲食,多種多樣的主食、菜肴、飲料一一列舉,且加形容:“臑若芳”、“酎清涼”、“厲而不爽”,讓人感到的確是美味佳肴。文章中時時點染以人的活動、感受,更為傳神。如寫飲食、歌舞之余,“士女雜坐,亂而不分些。放陳組纓,班其相紛些”;寫賭博的場面“分曹并進,遒相迫些。成梟而牟,呼五白些”。將那種不顧禮儀、忘乎所以的情形,那種捋袖揎拳,呼五喝六的神態,窮形盡相地描繪了出來。寫得最精彩的,要數對美人和風物的刻畫。如寫美女說:“美人既醉,朱顏酡些。嬉光眇視,目曾波些。”寫人著力寫眼睛,是《詩經》已開始了,《碩人》便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之句,而這里則發展為寫挑逗的目光,流動的眼波,更為巧妙生動。整個的美人醉態,猶之一副“貴妃醉酒”圖。又如寫到苑中之景,說:“川谷徑復,流潺湲些。光風轉蕙,泛崇蘭些。”溪流蜿蜒,汩汩有聲,微風挾著陽光,搖動著香草,泛起陣陣清香。“光風”二字語簡義豐,形容極為準確。這兩句確實是當之無愧的名句。

  客觀敘述,一般不著作者主觀色彩。然其中所寫醉酒后的種種失態,客觀上是有批評性的。那些描寫多切合楚王身份。“歸來反故室,敬而無妨些”一句,強調歸來仍受尊敬而無妨害,應是針對楚懷王可能具有的愧悔心情的。

  《招魂》的最后部分“亂曰”一段,是全篇的結束語。“亂曰”主要寫打獵。在《招魂》影響下的漢大賦,打獵是描寫的主要內容。這里卻歸入了亂辭,原因是這與巫陽招魂辭無關,而是作者自身的活動。這里屈原又以第一人稱出現,敘其在南征途中,回憶起參加懷王狩獵的情況。云夢一帶是楚國著名的獵場,面積極廣,漢賦對云夢之獵有很精彩的描寫。而這里并未多寫狩獵過程,只寫了開始時的壯麗場景,“青驪結駟兮,齊千乘。懸火延起兮,玄顏烝”。實際狩獵只有“君王親發兮,憚青兕”這一句。《呂氏春秋·至忠篇》載有楚王射中隨兕的故事:據楚國《故記》說,殺隨兕者不到三月必死,楚王射中隨兕,申公子培出于忠心,奪歸己有,果然代王而死。有這種傳說作為依據,“君王親發兮憚青兕”其實表現了屈原曾經對楚懷王的安危十分關心,也就是“系心懷王,不忘欲反”的意思。然而懷王終于“客死于秦”不得歸楚了。詩人最后以“湛湛江水兮,上有楓。目極千里兮,傷春心。魂兮歸來,哀江南!”這樣極其凄婉的詩句,結束了這一篇千古絕唱。而這結尾幾句,堪稱《楚辭》中最著名的情景交融片段之一,絕不亞于《九歌·湘夫人》開頭“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等名句。它對后世的影響甚大,如果說宋玉《九辯》的“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憭栗兮若在遠行,登山臨水送將歸”數語是中國古典文學悲秋傳統的濫觴,那么不妨說《招魂》末尾的這幾句是中國古典文學傷春傳統的濫觴。后世如北朝庾信的《哀江南賦》,題目即取自“魂兮歸來哀江南”句,感傷時事,眷懷故國,精神亦與楚辭屈賦相仿佛,其深受《招魂》影響固不待言;即如唐司空曙《送鄭明府貶嶺南》“青楓江色晚,楚客獨傷春”二句,雖所感限于身世之悲,其意象又何嘗不是脫胎于《招魂》的亂辭。

分頁:123

平特心水报图 49彩票群 456棋牌电玩城app下载 排三排五开奖金额 竞彩足球比分彩客网 快乐10分模拟投注 丰禾棋牌博客来官方网站 秒速飞艇开奖视频 梭哈棋牌游戏平台 51678金蟾捕鱼 官网 河南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