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李清照:鳳凰臺上憶吹簫

李清照:鳳凰臺上憶吹簫

  《鳳凰臺上憶吹簫

  李清照

  香冷金猊,
  被翻紅浪,
  起來慵自梳頭。
  任寶奩塵滿,
  日上簾鉤。
  生怕離懷別苦,
  多少事、欲說還休。
  新來瘦,
  非干病酒,
  不是悲秋。

  休休,
  者回去也,
  千萬遍《陽關》,
  也則難留。
  念武陵人遠,
  煙鎖秦樓。
  惟有樓前流水,
  應念我終日凝眸。
  凝眸處,
  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注釋

  1、金猊(ni泥):獅形銅香爐。
  2、紅浪:紅色被鋪亂攤在床上,有如波浪。
  3、寶奩(lian連):華貴的梳妝鏡匣。
  4、者:通這。
  5、陽關:語出《陽關三疊》,是唐宋時的送別曲。王維《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懷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后據此詩譜成《陽關三疊》,為送別之曲。此處泛指離歌。
  6、武陵人遠:引用陶淵明《桃花源記》中,武陵漁人誤入桃花源,離開后再去便找不到路徑了。陶淵明《桃花源記》云武陵(今湖南常德)漁人入桃花源,后路徑迷失,無人尋見。此處借指愛人去的遠方。韓琦《點絳唇》詞:“武陵凝睇,人遠波空翠。”
  7、煙鎖秦樓:總謂獨居妝樓。秦樓,即鳳臺,相傳春秋時秦穆公女弄玉與其夫簫史乘風飛升之前的住所。馮延巳《南鄉子》詞“煙鎖秦樓無限事。”
  8、眸(móu):指瞳神。《說文》:“目童(瞳)子也。”詳見瞳神條。指眼珠。《景岳全書》卷二十七引龍木禪師語曰:“……人有雙眸,如天之有兩曜,乃一身之至寶,聚五臟之精華。”

  翻譯

  鑄有狻猊提鈕的銅爐里,
  熏香已經冷透,
  紅色的錦被亂堆床頭,
  如同波浪一般,我也無心去收。
  早晨起來,懶洋洋不想梳頭。
  任憑華貴的梳妝匣落滿灰塵,
  任憑朝陽的日光照上簾鉤。
  我生怕想起離別的痛苦,
  有多少話要向他傾訴,
  可剛要說又不忍開口。
  新近漸漸消瘦起來,
  不是因為喝多了酒,
  也不是因為秋天的影響。

  算了罷,算了罷,
  這次他必須要走,
  即使唱上一萬遍《陽關》離別曲,
  也無法將他挽留。
  想到心上人就要遠去,
  剩下我獨守空樓了,
  只有那樓前的流水,
  應顧念著我,
  映照著我整天注目凝眸。
  就在凝眸遠眺的時候,
  從今而后,
  又平添一段日日盼歸的新愁。

  賞析

  本詞調見于李清照詞,是從《列女傳》中弄玉和蕭史故事取名。這首詞當作于作者早期與趙明誠小別后。詞人與丈夫趙明誠,感情甚篤、志趣投契,然仕路播遷,常造成兩人分別。本篇是詞人寫別情的名篇,抒發了離別后思念的深情與獨居的幽怨。起筆五句,借居處環境、器物透露自我心境。“冷”、“翻”、“慵”、“任”,貫注著主觀情緒色彩。“生怕”句,約略一點,“新來瘦”之故,偏不說破,而以排除法予以暗示。下片承上意脈,直傾胸臆,千萬遍陽關難留,見惜別情深。“念”字以下設想別后孤寂,“武陵”、“秦樓”兩面著筆。流水作證,專寫己方懷思之深。“又添”回應“新來瘦”,且表示承受離愁,已非一次。全詞按生活的邏輯自然展開,情意又隨敘事脈脈流淌;敘事抒情曲折跌宕,表現了女主人公豐富而復雜的內心世界。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