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彭元遜:六丑·楊花

彭元遜:六丑·楊花

  《六丑·楊花

  彭元遜

  似東風老大,
  那復有當時風氣。
  有情不收,
  江山身是寄,
  浩蕩何世?
  但憶臨官道,
  暫來不住,
  便出門千里。
  癡心指望回風墜,
  扇底相逢,
  釵頭微綴。
  他家萬條千縷,
  解遮亭障驛,
  不隔江水。

  瓜洲曾艤,
  等行人歲歲,
  日下長秋,
  城烏夜起。
  帳廬好在春睡,
  共飛歸湖上,
  草青無地。
  愔愔雨,
  春心如膩。
  欲待化、豐樂樓前帳飲,
  青門都廢。
  何人念流落無幾。
  點點摶作雪綿松潤,
  為君裛淚。

  賞析

  本詞詠楊花。楊花有情但世道無情,絲絲裊裊隨風飄零天涯,故楊花深得身世坎坷的詞人共鳴。上片寫楊花有情而癡心。“似東風”八句寫暮春時東風仿佛已經衰老,楊花有情卻誰也不收,江山遼闊,身世飄零如寄,飄蕩蕩不知時變世易。“癡心”六句承上之“有情”,辭意轉進寫楊花雖飄蕩無依,仍眷戀美人之輕扇和釵頭。下片寫楊花終生不渝的春心,“瓜洲”七句承上片“江山身是寄”,具體描述了楊花或依舟于瓜洲渡口,或飄下于長秋宮殿,或春睡于帳廬,或流離于湖上,展現了楊花孤身羈旅飄零空闊江山的情狀。“愔愔雨”三句推進一步,寫楊花之“欲待化”,即將要消亡化去之際,雖濕粘不飛,不能赴豐樂樓餞別行人,不能去青門伴隨高士隱居,卻依然“春心如膩”,依然有著至死不渝的柔膩纏綿,執著堅韌的“春心”,婉曲地傳達出詞人對故國江山和羈旅行人的深情摯意。最后“何人念”三句感嘆無人憐念楊花一生流落,生命短暫,以“為君裛淚”向楊花深致傷悼,實為詞人為自身命運之傷悼。本詞并沒有固守詞家所謂不粘不滯的行規,而是直抒其情,隨意任性,洋洋灑灑,如漫天飛舞無可依歸的落絮游絲,倒也清新別致。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