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張炎:八聲甘州

張炎:八聲甘州

  《八聲甘州

  張炎

  辛卯歲,
  沈堯道同余北歸,
  各處杭、越。
  逾歲,
  堯道來問寂寞,
  語笑數日,
  又復別去,
  賦此曲,
  并寄趙學舟。

  記玉關踏雪事清游,
  寒氣脆貂裘。
  傍枯林古道,
  長河飲馬,
  此意悠悠。
  短夢依然江表,
  老淚灑西州。
  一字無題處,
  落葉都愁。

  載取白云歸去,
  問誰留楚佩,
  弄影中洲?
  折蘆花贈遠,
  零落一身秋。
  向尋常野橋流水,
  待招來不是舊沙鷗。
  空懷感,
  有斜陽處,
  卻怕登樓。

  賞析

  本詞為追念北游,寄懷老友之作。全篇一氣旋轉,哀緒紛來,聲調激越,情感卻又纏綿悱惻。詞寫北游歸來的失意惆悵,和獨處別友的離愁,反映遺民對故國淪喪的隱痛。篇首為我們展開了一幅蒼蒼茫茫的北地長卷,正冰封雪飄之時,兩位老友卻冒雪出游,飲馬長河。由“記”字領起五句,追憶北行情景和心態。踏雪冒寒,匹馬勞頓,嚴寒凍裂貂裘,心神恍惚不定。見出北行心懷惴惴,迫不得已。“短夢”四句,轉為歸來情懷的陳述。燕都寫經,儼然噩夢一場,身歸江南,淚灑故土。欲傾苦恨,觸目牢愁,無從下筆。足見遺民失國,北去南來,俱無佳致。下片寫獨處念舊懷友之情。友人來訪,又復歸臥白云。“問誰”二句,化用《九歌》捐玦、遺佩掌故,寫惜別情。“折蘆”點化“折梅寄遠”故實,寓留別意。一就行者言,一就居者說。向野橋招沙鷗,喻知己難得,反襯一筆,愈見故交情深。末以“怕登樓”收結,無限失國隱恨、思鄉懷友之情,曲折宣出,最耐體味。本詞將摯友聚散之情與家國興亡之痛一并打入,詞情起落有致,令人悲慨不盡。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