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張炎:渡江云

張炎:渡江云

  《渡江云

  張炎

  久客山陰,
  一再逢春,
  回憶西杭,
  渺然愁思。

  山空天入海,
  倚樓望極,
  風急暮潮初。
  一簾鳩外雨,
  幾處閑田,
  隔水動春鋤。
  新煙禁柳,
  想如今綠到西湖。
  猶記得當年深隱,
  門掩兩三株。

  愁余,
  荒洲古溆,
  斷梗疏萍,
  更漂流何處?
  空自覺圍羞帶減,
  影怯煙孤。
  長疑即見桃花面,
  甚近來翻致無書。
  書縱遠,
  如何夢也都無。

  賞析

  此詞為客居紹興,懷思故都杭州之作,寫于南宋覆亡之后。上片觸景傷情。“山空”三句以遼闊、宏壯的筆勢,描繪出詞人倚樓遙望,遠山隨著空闊的長天沒入大海,海天空闊渺遠,暮色風急潮涌的壯觀景象。下片以“愁余”總上挽下,層層展衍其故國淪亡后孤旅漂泊之愁。“荒洲”三句描述其遠離杭州后,猶如斷折的枝梗,離散的浮萍,漂泊于沙洲水灣,詞人借梗萍隱喻自己亡國浪跡的命運和處境,感嘆茫然無所歸宿。“空自”二句由托物轉為寫己,卻不直說,借圍帶、影燈側襯曲致,寫自己深感故國淪喪之痛而形容憔悴,腰圍瘦損,以“影怯燈孤”映襯出詞人自覺悲涼,怯懼而無人關情的空虛和孤寂。“長疑”四句從作者所愛西湖佳人抒寫離愁,從“即見”、“無書”等語可知詞人與她雙方書信往返,情篤意深,以“長疑”之否定語意表達肯定性推測,自以為即見其桃花美艷之面容,“翻致”二字頓折生變,不見書信,會面落空。“書縱遠”傾訴詞人內心活動:縱然路遠無書,如何夢魂都不見?因是癡人癡想,卻是詞人渴盼知心伴侶的真情流露。借“桃花面”渺遠和無書、無夢的空虛,寫出雙方淪落的悲楚。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