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張炎:高陽臺·西湖春感

張炎:高陽臺·西湖春感

  《高陽臺·西湖春感

  張炎

  接葉巢鶯,
  平波卷絮,
  斷橋斜日歸船。
  能幾番游?
  看花又是明年。
  東風且伴薔薇住,
  到薔薇春已堪憐。
  更凄然,
  萬綠西泠,
  一抹荒煙。

  當年燕子如何處?
  但苔深韋曲,
  草暗斜川。
  見說新愁,
  如今也到鷗邊。
  無心再續笙歌夢,
  掩重門淺醉閑眠。
  莫開簾,
  怕見飛花,
  怕聽啼鵑。

  賞析

  亡國之音哀以思,本詞即是一首眷念故國的哀歌,借西湖感春抒發自己的亡國哀痛。本詞為南宋亡國后詞人重游西湖感懷而作。上片起拍寫實景,景密意淡。“巢鶯”、“卷絮”、“斜日”,平緩寫景,已暗藏日暮春晚氣氛。下文發問,雖語意陡轉,亦順理成章。今年花事已晚,故呼喚東風伴隨薔薇稍住。但薔薇花開,春事將盡,故曰“可憐”。末寫西泠繁華景點,已滿目荒涼。“一抹”,筆墨如畫。下片承上片意脈,以問句振起詞氣。梁燕改投門戶,繁華地、人文景,一派凄冷。白鷗也愁,人何以堪,翻進一層,轉寫自我心緒。飛花、啼鵑,發人哀思,著兩“怕”字,寫盡江山易主、人事全非,目不忍睹、耳不忍聞之痛。陳廷焯贊此詞“凄涼幽怨,郁之至,厚之至(《白雨齋詞話》),是很恰當的。全章清虛騷雅,融情入景,賦物以情,情摯辭婉,結構嚴謹,靈動流轉,極凄愴纏綿之致。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