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劉辰翁:摸魚兒·酒邊留同年徐云屋

劉辰翁:摸魚兒·酒邊留同年徐云屋

  《摸魚兒·酒邊留同年徐云屋

  劉辰翁

  怎知他春歸何處?
  相逢且盡尊酒。
  少年裊裊天涯恨,
  長結西湖煙柳。
  休回首,
  但細雨斷橋,
  憔悴人歸后。
  東風似舊,
  向前度桃花,
  劉郎能記,
  花復認郎否?

  君且住,
  草草留君剪韭,
  前宵正恁時候。
  深杯欲共歌聲滑,
  翻濕春衫半袖。
  空眉皺,
  看白發尊前,
  已似人人有。
  臨分把手,
  嘆一笑論文,
  清狂顧曲,
  此會幾時又?

  賞析

  此詞寫于臨安淪陷后,描寫作者重游故都與同年徐云屋相逢和客中送別的情景。本詞雖寫別情,同時也融進了作者的身世之慨。上片傷春。“怎知”四句寫暮春故友相逢,追憶往昔。“休回首”七句辭意頓折,東風、細雨、斷橋依舊,而重歸臨安之人卻已憔悴衰弱,流露出今昔盛衰之感和故國興亡之恨。下片送別。“君且住”八句寫“剪韭”話別,“且住”者,挽留殷切;“草草”句寫出朋友情感的隨意親切。“前宵”三句插補出前晚“且盡尊酒”的深杯縱飲,在極樂的外表下隱藏著深沉的悲苦。“空皺眉”三句又折回“剪韭”宴別,寫朋友尊前訣別,“白發”相對,而“人人有”三字則將朋友雙方時世飄淪之感,推廣開來,概括了南宋亡后眾多士人的時代性心態。“臨分”四句以“嘆”勾連今昔,懷念昔日談笑論文,清狂賞曲,今日卻憔悴悲歌,遂發出“此會何時又”的期盼,而從這種期盼中卻隱然透露出“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贈衛八處士》)的悲涼與失落。通觀全篇,可謂三問三致意。本詞不同于劉辰翁前幾首詞作,寫得疏快遒勁,詞鋒所至,力透紙背。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