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劉辰翁:寶鼎現

劉辰翁:寶鼎現

  《寶鼎現

  劉辰翁

  紅妝春騎,
  踏月影竿旗穿市。
  望不盡、樓臺歌舞,
  習習香塵蓮步底。
  簫聲斷、約彩鸞歸去,
  未怕金吾呵醉。
  甚輦路、喧闐且止,
  聽得念奴歌起。

  父老猶記宣和事,
  抱銅仙清淚如水。
  還轉盼沙河多麗。
  滉漾明光連邸第,
  簾影凍散紅光成綺。
  月浸葡萄十里,
  看往來,
  神仙才子,
  肯把菱花撲碎。

  腸斷竹馬兒童,
  空見說、三千樂指。
  等多時春不歸來,
  到春時欲睡。
  又說向燈前擁髻,
  暗滴鮫珠墜。
  便當日親見《霓裳》,
  天上人間夢里。

  賞析

  此詞為元夕感懷舊事,悼念故國之作。全詞三片分寫北宋、南宋及宋亡后三段不同時空的元宵情景,于對比中生發故國之思。上片寫北宋宣和年間元宵盛況。中片以“父老猶記”交待上片所寫乃“宣和事”,過渡到對南宋元宵的描寫。下片以“斷腸”二字總上挽下,寫出詞人對大宋覆滅,兒童竹馬嬉戲不解亡國之痛的極度悲傷;“春不歸來”指大宋故國之春一去不返,因而元宵之春到來,也頗感無味,竟在昏然欲睡中度過,流露出詞人一腔國破家亡的蕭條與凄哀。“又說”四句以擁髻生哀,暗滴珠淚寫出宋亡后元宵之斷腸與悵恨,年少者空聞“三千樂指”之盛世,自嘆生不逢辰,年老者縱然親見霓裳樂舞之繁華又當如何?都不過是“天上人間”如一夢而已,夢里繁華、夢破凄涼,傳達出詞人深巨而無奈的社稷淪亡之痛。全詞以麗詞寫哀,“煉金錯采,絢爛極矣;而一二今昔之感處,尤覺韻味深長”(陳廷焯《白雨齋詞話》)。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