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黃公紹:青玉案

黃公紹:青玉案

  《青玉案

  黃公紹

  年年社日停針線,
  怎忍見雙飛燕?
  今日江城春已半,
  一身猶在,
  亂山深處,
  寂寞溪橋畔。

  春衫著破誰針線?
  點點行行淚痕滿。
  落日解鞍芳草岸,
  花無人戴,
  酒無人勸,
  醉也無人管。

  賞析

  此詞為游子羈旅江城感春傷懷之作。這首詞的特點,是將游子與思婦混合起來寫,卻又天衣無縫。年年社日,婦女們按慣例停了針線,無事可做,覺得無聊;看著那雙飛雙棲的燕子,那樣親密,自己卻獨守空閨,心中更加寂寞惆悵。想到春日已過半,這樣美好的時光白白辜負了,心中就更加痛苦了。以上幾句是寫思婦的心理活動。“一身猶在”以下三句,是寫游子。他孤零零一個人,正在亂山深處,在小溪橋畔,寂寞發呆哩。下片數句,是雙方混寫,已經分不出或沒有必要分出哪句是寫誰的了。“春衫著破”是寫游子,“誰針線”是寫思婦。“點點行行”是雙關,既是寫針線,也是寫雙方的眼淚——縫時流淚,此時衣衫已破,免不了又會流淚。“落日解鞍”是寫游子下馬歇息。此時兩人分居兩處,各自孤獨,“花無人戴,酒無人勸,醉也無人管”,大家彼此,兩地相思,卻不能為對方戴花,不能相互舉杯,更不能相互照應。這三個“無人”,寫盡了孤獨的景況。正如前人所評:“語淡而情濃,事淺而言深(駕裳《皺水軒詞筌》)。”

平特心水报图 798游戏龙王捕鱼 足彩进球彩推荐 博远棋牌大厅 足球指数是什么 麻将上分模式软件 大庆冠通棋牌官方下载 平特肖高手论坛 顺丰中通快递员哪个赚钱 天涯中彩票 巴西对玻利维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