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黃孝邁:湘春夜月

黃孝邁:湘春夜月

  《湘春夜月

  黃孝邁

  近清明,
  翠禽枝上消魂。
  可惜一片清歌,
  都付與黃昏。
  欲共柳花低訴。
  怕柳花輕薄,
  不解傷春。
  念楚鄉旅宿,
  柔情別緒,
  誰與溫存?

  空尊夜泣,
  青山不語,
  殘照當門。
  翠玉樓前,
  惟是有一陂湘水,
  搖蕩湘云。
  天長夢短,
  問甚時重見桃根?
  者次第算人間沒個并刀,
  剪斷心上愁痕。

  賞析

  此詞為羈旅江南楚湘,傷春恨別之作。上片“近清明”七句寫清明節已然臨近,然而翠鳥棲息落梅枝梢,卻是一幅凄苦斷魂的情態,借翠鳥睹梅花凋謝而極度傷神,曲寫了詞人傷春之凄愴,奠定了全詞基調。“可惜”二句寫清歌令人愉悅,黃昏令人憂郁,悅耳之鳥鳴湮滅于昏沉暮色之中,流露出詞人的惋惜和悲痛。欲與“柳花低訴”衷情,卻又怕柳花輕浮、淺薄,不懂傷春之意,喑寓了知音難覓的憂慮。“念楚鄉”由物及人,轉寫詞人羈旅江南楚湘,無知音柔情溫存自己的相思別恨的失落感。下片承“誰與溫存”寫長夜孤寂、冷落的痛苦。“空樽”六句描繪出沉默不語之青山,殘缺冷瑟之夜月,浩浩無際之湘水、飄浮蕩漾之湘云,組成一幅空闊,凄涼的環境氛圍,充分顯現出詞人以真情之心對無情之物的孤寂感。“天長”二句感嘆天長地闊,道阻且長,欲會無期。“者次第”二句深感人間竟找不出鋒利的剪刀,能將自己的“心上愁痕”剪斷,沉摯率直地傾訴了詞人對情侶深長的相思。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