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姜夔:慶宮春

姜夔:慶宮春

  《慶宮春

  姜夔

  紹熙辛亥除夕,余別石湖歸吳興,
  雪后夜過垂虹,嘗賦詩云:
  “笠澤茫茫雁影微,玉峰重疊護云衣;
  長橋寂寞春寒夜,只有詩人一舸歸。”
  后五年冬,復與俞商卿、張平甫、
  铦樸翁自封禺同載,
  諸梁溪。
  道經吳松,山寒天迥,
  云浪四合,中夕相呼步垂虹,
  星斗下垂,錯雜漁火,
  朔吹凜凜,卮酒不能支。
  樸翁以衾自纏,猶相與行吟,
  因賦此闋,
  蓋過旬,涂稿乃定。
  樸翁咎余無益,然意所耽,
  不能自已也。
  平甫、商卿、樸翁皆工于詩,
  所出奇詭;
  余亦強追逐之,
  此行既歸,
  各得五十余解。

  雙槳莼波,一蓑松雨,
  暮愁漸滿空闊。
  呼我盟鷗,翩翩欲下,
  背人還過木末。
  那回歸去,蕩云雪孤舟夜發。
  傷心重見,依約眉山,黛痕低壓。
  采香徑里春寒,
  老子婆娑,自歌誰答?
  垂虹西望,飄然引去,
  此興平生難遏。
  酒醒波遠,正凝想明珰素襪。
  如今安在?
  惟有闌干,伴人一霎。

  賞析

  本詞寫境空闊清遠,寫情超曠秀逸。“暮愁”句,暮靄生愁、漸漸充滿空闊的天地;需要輕靈的天使,故有“呼我”句,呼喚鷗鳥愿與它結盟隱逸,它翩翩飛舞似欲降下,卻又背人轉身掠過樹梢遠去;需要時間的延伸,故有“那回”二句,那次歸返吳興,蕩開云霧寒雪,乘著孤舟連夜啟程。然而種種掙扎皆歸為虛無。過片以“傷心”三句作收束,傷心往事今又重見,依稀隱約的是秀眉一樣連綿的山峰,像青色黛痕低壓著雙眸脈脈含情。“低壓”二字即是對現況的凝練概括,自此引出下片。采香徑里正是早春寒冷,老子我婆娑起舞,獨自放歌誰來回應?在垂虹橋頭向西遙望,孤舟御風引領我飄然遠行,這真是平生難以遏止的豪情逸興!待“我”酒醒順波舟行已漸遠,我正凝神思念,她耳戴明珠閃閃,足裹素襪纖纖,如今美人何在?詞人不僅有“暮愁”,便呼“盟鷗”,“春寒”亦能“自歌”的灑脫超逸情懷,而且更有“重見”時的“傷心”、“酒醒”后的“凝想”,這種時代賦予他的憂郁感,雖然深刻而又持久,卻正在其一張一弛、一儒一道的天才筆法中得到了緩沖和稀釋。

平特心水报图 山西11选5专家推荐 贵州快3开结果查询 广东福彩中心 广西快乐10分网址注册 浙江风采网南粤36选7走势图 辽宁11选5几点开始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晚上号码查询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码 金沙棋牌游戏下载大全 今日足彩半全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