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李玉:賀新郎

李玉:賀新郎

  《賀新郎

  李玉

  篆縷消金鼎。
  醉沉沉、庭陰轉午,
  畫堂人靜。
  芳草王孫知何處?
  惟有楊花糝徑。
  漸玉枕、騰騰春醒,
  簾外殘紅春已透,
  鎮無聊、殢酒厭厭病。
  云鬢亂,
  未忺整。

  江南舊事休重省,
  遍天涯尋消問息,
  斷鴻難倩。
  月滿西樓憑闌久,
  依舊歸期未定。
  又只恐瓶沉金井。
  嘶騎不來銀燭暗,
  枉教人立盡梧桐影。
  誰伴我,
  對鸞鏡。

  賞析

  此詞為春閨寂寞、思婦懷人之作。上片寫思婦畫堂春睡午醒之狀。“篆縷”三句寫銅爐里的香煙裊裊上升,盤旋繚繞似篆文,這時已經消散,庭院里樹木的陰影轉過了正午的位置,這是深鎖閨房“醉沉沉”的人之所見。“芳草”二句以自言自語方式隱吐沉醉慵眠之原因和對戀人渴盼,卻唯見柳絮飄散,添人怨緒。“漸玉枕”五句始點明病酒懨眠,朦朧春醒,終日無聊之情狀,以“殘紅春透”襯映她芳華虛度,乃至云鬢蓬亂,無心梳妝,“為伊消得人憔悴”而不悔也。下片寫思婦企盼戀人回來。一個“遍”字傳達出思婦恨不得插翅飛向天涯追尋戀人的熱切情懷。“月滿”數句寫思婦獨自登上西樓,望著銀白的月光灑滿大地,癡癡地想著,“依舊歸期未定”——他現在大概正想著回來,只是日子還沒有確定,所以鴻雁還沒有傳來書信吧。“依舊”、“又恐”、“不來”層層轉進,層層深化地寫出思婦相思入骨的希望、憂恐與幻滅。最后“誰伴我”,乃無人伴我也,晨起梳妝依舊是獨對鸞鏡,流露出對昔日與戀人雙映鸞鏡,畫眉描容,燕婉歡愛的眷戀和今日獨對鸞鏡的悲愴。這位女主人公自始至終,沒有一言一語埋怨對方,她和婉淳雅,在思婦的形象中獨樹一幟。

平特心水报图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双人 深海捕鱼大师 保安中彩票 五子棋大师技巧 股票涨跌行情中心 pk10开奖结果导出 足彩胜负彩开奖查询 必赢真人龙虎斗开户平台 今日安徽25选5开奖视频 上海时时乐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