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張元幹:蘭陵王

張元幹:蘭陵王

  《蘭陵王

  張元幹

  卷珠箔,
  朝雨輕陰乍閣。
  闌干外、煙柳弄晴,
  芳草侵階映紅藥。
  東風妒花惡,
  吹落梢頭嫩萼。
  屏山掩、沉水倦熏,
  中酒心情怯杯勺。

  尋思舊京洛,
  正年少疏狂,
  歌笑迷著。
  障泥油壁催梳掠。
  曾馳道同載,
  上林攜手,
  燈夜初過早共約,
  又爭言飄泊?

  寂寞念行樂。
  甚粉淡衣襟,
  音斷弦索,
  瓊枝璧月春如昨。
  悵別后華表,
  那回雙鶴。
  相思除是,
  向醉里、暫忘卻。

  賞析

  此詞為觸景傷春,悵望京都之作。上片寫病酒傷春。“卷珠箔”四句由遠及近,從上到下,層層展開地寫詞人病酒樓閣所見春景:輕霧蒸騰,柳條隨風輕拂,仿佛在歡喜新晴;俯首又見芳草與紅芍藥相映成趣。“東風”二句以擬人化手法,寫暮春的東風挾著妒忌和嫌惡的情緒摧花落蕊。中片懷思京都。詞人經歷了靖康國難,又遭秦檜打擊而棄置江南,對“舊京洛”,即北宋故都的懷念情緒更加強烈。“正年少”六句追憶早年汴京的浪漫生活:縱情歡樂狂放盡興,曾迷戀于歌舞名妓:催促美人快些打扮,攜手在上林苑里并肩而行;元宵剛過,又早早約定再次重逢。“又爭信”一句頓折,以“飄泊”二字暗寓了詞人羈旅漂泊的悲慘遭際。下片寫別后的寂寞與相思。以“寂寞”二字總上挽下,逐層展開。“相思”二句點明眷戀故國的相思之深,別恨之重,除非醉里才能忘卻,而從“中酒”添愁,怯于杯勺,更知詞人思深恨重,求醉不得的隱痛。這首抒發愛國意念的詞作,寫得情韻兼勝,寓別恨之情于清曠的境界之中,使蘊藉的詞境顯得既沉郁又婉麗。

平特心水报图